小FUNG

我是小FUNG,是90後的香港人,先天性失聰,全職程式編寫員,也是業餘足球員。開設了個人網站,包括攝影作品,寫跟電腦相關文章。 攝影作品集︰https://tk17studiohk.wixsite.com/home WordPress網站︰https://siufungzone.com/

這是我最後給你的溫柔...

發布於
作者在新球季跟朋友們分開,面對分離,作者在這幾個月活得很累,也想把話跟你說...

CC︰

你再一次不理不回我的訊息兩個月了,雖然你間中會看我的社交媒體,卻不跟我談話。我再一次陷入被動狀態,現在覺得自己被忽略了,不知道是什麼狀況。

你曾經在七月跟我說:「我沒信心繼續下去」,我看出你對這段關係感到悲觀,不知道你在恐懼什麼,我想說:「我們不能預知未來的事,珍惜現在就好」


的確,我們新球季不在同一支球隊,沒有機會再一起踢球,沒有共同的生活圈。只有Whatsapp,IG聯絡,這兩個月我不知道我發過去的訊息你有沒有看,仿佛寄出去的信都石沉大海


我的主動,換取不了你的關注。
我不知道我在你心裡的地位,或許你的朋友重要過我。


內情是教練不想我進凱景,你和一眾舊隊友們也知道啊,我也沒辦法,他執著季尾事件,這是他的問題。最終標準流浪收了我,轉換新環境,換上新隊友。

班底以上季車路士足球學校(香港)的球員為主(上季附加賽都對碰過了),加上我曾經是車校球員,當中有五位隊友在兩年前在車校合作過,我相信很快融入新環境或建立默契。你早前透過「女子足球天地」IG看到標準流浪隊相,相信你已經知道了。


可是我在七月至九月期間,每天心裡承受著起起落落的情緒,在人面前表現出開心的表情,在人後會獨自消化負面情緒。

我也有跟朋友們傾訴我的情況,他們都知道了,叫我給自己時間去整理。後來我不敢再麻煩他們,到後期就讓自己獨自面對&消化

我以為自己能藏得好,結果在九月底5人港隊練球前,跟那位隊友乘搭巴士去屯門,想起了之前我們一起搭巴士的畫面,情緒一下子湧了上來,接著嚇壞了身旁的隊友。接著用了10分鐘整理好情緒,然後去練球,沒有人察覺到我有狀況。事後我有跟隊友說回我的狀況,她說:「你是要時間去整理的,很快會過去了」。

各隊都有IG帳號,我都有留意凱景的IG,你們很勤力更新近況,透過照片見到你們很開心踢球,感到很高興。只有我現在不是跟你們一起踢球,有點失落。


現在十月,悲傷、焦慮的情緒漸漸減少了,我不知道我自己是否走出了這個負面情緒。最近我看了一些心理學的書,也看了相關的文章,反思自己有沒有地方做得不對的,我也給空間你。

面對分離,確實有很多負面情緒,隨著時間的過去,慢慢轉正面了。很感恩我在外面認識了很多球圈朋友,能傾談不同的話題,分散注意力。

我現在嘗試轉換注意力,把自己需求放到第一位,能做的事就去做,被動的事就隨它,時間到了它或許會有答案了。


這兩年謝謝你了,跟你在同一支球隊踢球是很開心,還製造了很多快樂的回憶。在我失落的時候,你會擁抱我,讓我感受到溫暖。說真的,我很少聽到你的話、你的感受,或許你不會主動分享這些事給我吧?

只要你想說,我隨時會聽,你不想說,我不會逼你,這是你的權利。


人生很長,活在當下。


這是我最後給你的溫柔,希望你以後日日都開心,有緣再聚。


對了,聯賽被分到同組,出了賽程,頭四輪未對到,或許下半季會對到凱景吧,到時球場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