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31. 上梁典禮

風風雨雨也過了一陣子,轉眼見就要上梁了,每天風吹日晒雨淋的日子好不容易要結束。

「明天要拜拜的供品跟棚架我請阿成幫忙準備,明天良辰吉時要早點來,還有些東西當天才擺,不然全部風吹走我們會被臭罵一頓,知道了嗎?」吳所長交待。

「知道了。」工務所的各位異口同聲的回答。

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工程先生的臉書專頁↓↓↓

 

 

早上六點多,工務所所有人已經陸陸續續來到工地,紅地毯、紅白相間的棚架、上面印著金色字樣的上樑典禮紅布條,還有最重要的,噴金漆的鋼筋,陸陸續續的就定位,等老闆到就可以開始了。

「咦,老闆千金跟稽核經理後面那兩個穿西裝的人是誰啊?」正剛看到生面孔,向一旁的八卦許問起。

「聽說是公司新請的律師,要組個法務團隊的樣子。」小許果然是八卦通。

「法務團隊,怎麼沒聽說。」

「阿就上次阿信的事件阿,王董應該是處理的滿好的,但二代經營的想法就跟一代不一樣,所以他們才會想說要組個法務團隊吧。」

「要踩這麼硬就對了,到時候我們會不會被用法律條款清算出門阿?」正剛開玩笑地說。

「難說喔,老闆怎麼對下包商,有一天就會對員工做一樣的事。」小許幽幽的說。

「好啦趕快去幫忙,不要再八卦了。」

所有人員集合到供桌前,隨著司儀的指令動作,最後在吵得要命的鞭炮聲中圓滿的,進入下一步動作,把噴金漆的鋼筋綁到屋頂版去,典禮就圓滿的結束了,再來就是一整天的灌漿行程。

幾天後,阿緣出現在工務所會議桌上,跟吳所長吵得不可開交。

「我現在該幫你趕的都趕完了,之前跟你們討論該補貼的要補貼給我吧,我也不是說你不補給我我就不做,上梁都好了,結構體都蓋完了,只差最後幾層模沒拆而已,阿講好的補貼呢?」阿緣越講越激動,就差沒有拍桌子而已。

「老闆那邊就一直沒有簽下來阿,不是我不補給你,你也知道,這種追加的事情要老闆同意,不是我說好就好,他不簽我有什麼辦法,而且你這個價格真的太高老闆不同意,能不能減一點啦。」吳所長說。

「你那些貼的工,全部都是我給別人的錢,我一毛也沒有賺,你自己工地沒安排好導致我要多出工,為什麼是我吸收,況且你一開始要我配合趕工,我有跟你含扣嗎,我已經做完算是把籌碼讓給你,結果你們這個錢還是愛給不給,我跟你講啦,整個工程好幾十億,你省我這個幾百萬不會變的比較有錢啦。」

「 不是阿,你開多少錢,四百一十萬,怎麼樣也不會做這麼多吧。」

「你要我趕給你,夜間加班的加班費,鋼筋趕不上,我要分多次做,重工的點工費,你們一開始簽約要求我能不能降價,我說可以,拆模時間配合我,我翻模的速度快我就可以少算一點,結果你們特助千金來講什麼,該幾天就幾天,不可以提早拆,這之前開會不是有講,你們說厚厚厚,厚哩己摳覽啦。」阿緣這下真的激動到拍桌子,繼續說:「你是覺得我們做工的不會寫字是不是,我一條一條的列出來給你了,你是有看還沒看,哪一條不合理你告訴我,你去外面找的到比我便宜的,我給你減,隨便你。」

吳所長啞口無言,他確實沒有一條一條好好分析就送上去了,老闆是看結果的人,你沒跟他解釋為什麼要這些錢,自然是不會簽准,只會覺得貴而已,苛刻廠商的結果就是會找不到廠商,相信所有蓋房子的人都知道。

「你給是不給,不給法院見。」阿緣落下狠話,站起來把椅子摔了,瀟灑地走出大門。

「欸不是。」吳所長回過神來想說點什麼,但已經來不及。


「黃律師,這個案子,你有什麼看法。」特助問新聘請的法務團隊首席律師。

「把過去的會議紀錄全部拿出來,逐條比對,我們會處理。」黃律師回答。

「我們目的是要壓低追加金額,其他的給你們處理。」特助說。

「這我們知道。」

特助走出辦公室,吳所長在門外等的惴惴不安,特助一看到他破口大罵:「這種事情都處理不了要送回公司,我們花錢養你要做什麼,四百多萬,你年薪多少,你要付阿,蛤,你付好不好,賣身五年給公司,如何?」

「不是特助,我有老小要養,不能沒薪水阿。」吳所長低聲下氣地說。

「那你該砍布砍,弄到廠商要來告公司,不就還好我有組織法務,不然律師給你當。」

「不是特助,王董公司開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這樣的問題,我們都是以和為貴阿。」

「你知道上次那個油漆工花了多少錢擺平嗎?2000萬,真的2000萬從公司的帳上打出去,我就問王董怎麼那麼好心,他只說一句妳還年輕妳慢慢會懂,我只知道我不會乖乖把錢付出去,這就是我的解決辦法。」

「王董他的確是很好的一個人。」吳所長囁嚅的說。

「好,好能當飯吃嗎?」特助開始大吼大叫,「你人那麼好你怎麼不把這份工作當慈善事業做,幹嘛收錢,你不是跟我爸跟很久了。」特助完全不留情面,吳所長的頭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是,是,我會注意。」

「注意有什麼用,回去做你該做的事。」


吳所長悻悻然地回到工務所,累癱的坐在他的高級辦公椅上,正所謂被罵被念,薪水帶在裡面,自從二代慢慢接班之後,一切以數字為重,大概是去國外念個企業管理碩士的關係,不太能忍受對公司有所虧損的事情,這在王董的時代是不會發生的,最近王董的身體也不太好,越來越多事情下放給千金去管,看來往後日子會不太好過囉。

吳所長打開電腦,點開公司表單,打開離職單,心想還是打一打吧。

to be continu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