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6. 粉飾太平

「喂,我是皇家稽核部經理,敝姓林。」電話另一頭傳來沒聽過的聲音,阿信很少接觸到公司內部,也不清楚他是誰。

「什麼事?」阿信冷冷的回應。

「想請你來公司一趟,談有關於理賠的事情。」林經理簡短說明。

「什麼時候?」

「現在。」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建設公司總部雖然不是客戶會到訪的地方,但門面總是要顧著,訪巴洛克式的石材雕刻門柱,輔以金碧輝煌的石材地坪、石材牆面,相對於磁磚裝修都要多花不少錢,梯廳那隻金蟾蜍高一米五,做生意的人多多少少都會信一點風水,金黃色調的設計雍容華貴,彷彿古代皇帝,但用多了,不免有一分俗氣。

阿信向門口警衛打了聲招呼,說明林經理找,警衛馬上放行,公司位於三樓,門一打開,總機小姐在門口接待,請阿信進了一旁的會議室等候。

「請問要喝點什麼嗎?」總機小姐探頭進來親切的問候。

「不用,謝謝。」阿信禮貌地回答。

會議室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雜誌,商業週刊、現代營建、建築學人、報紙等等,看來這除了是會議室,也是員工閱讀的地方,桌上還有油漆色卡,阿信頗熟悉的翻了翻,不是最便宜也不是最貴的牌子,但也不是現在這個案子用的油漆,看來已經在規劃下一期了。

「林先生,幸會。」開門走進一位高瘦的男子,看起來有點像老夫子,應該說,他就是老夫子的翻版,只是多頂著個馬桶蓋的髮型而已,這古怪又滑稽的組合讓阿信要花點力氣憋笑,才不失文明人的禮貌。

「林經理嗎?就是你聯絡我的吧?」阿信問。

「是的,是我聯絡你的。」林經理有禮貌地回答。

「所以我開出來的條件,貴公司接受了?」

「王董不是一個會苛刻廠商的人,尤其是阿洲也做很久了,王董不是不認識他,否則也不會跟他簽約,他的努力我們都有看到,可以用一種經濟實惠的價錢做出如此高的品質,是身為油漆師傅的驕傲,我們對這件事情也深感遺憾,當然,我們也希望可以繼續跟您合作,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們公司可以跟您簽下未來五個案子,至少十年的合約,只要您願意的話,但是這個價錢,我們不能接受。」林經理講完這麼一大串大氣也不喘一下,可見平常這種對談經驗十足。

「我明白跟你講,我哥過世之後,我也沒打算繼續接他的事業,就算你想跟我簽未來五個案子的合約我也不想簽,我哥就是在工地過世的,公司負責人就是你們王董,沒別人了,你們出來做建商,不要騙我都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你可以不賠,我們法院見。」阿信講得斬釘截鐵,完全沒有退讓的意思。

「以我們公司的法務資源,跟我們打官司相信對您沒有好處。」林經理只簡短了講了這麼一句,便安靜地看著阿信,等阿信接話。

建設公司通常會設有常備法務,當消費者跟建商發生糾紛的時候,他們的工作就來了,這種工地意外自然不在話下,處理起來是相當熟稔。

阿信身體往後靠,不管室內是否禁菸,照點,迎上林經理的目光緩緩地說:「不知道你們那棟房子是凶宅的事情傳得有多快,還有住戶要是知道牆壁因為配管錯誤被打的體無完膚的照片,會不會改觀什麼事情,你們皇家不是常常在講品質至上,那個門板明明就刮傷成那樣還要叫我用美容的,客戶知道了,你們的品牌形象還會再嗎?還要我在講講看有什麼事可以上報的嗎?」

「林先生,我們法務除了可以跟你談錢,還可以告你毀謗。」

「別鬧了,你們要真有法務,就是法務出來跟我談,怎麼會是你稽核部經理跟我談。」

講完林經理臉色鐵青,阿信講的一點都沒錯,皇家是有法務,但不是常備法務,是以外聘僱問的形式聘請的,王董為了省成本也不是請什麼大律師,就是一般的商業律師而已,根本沒有專門處理這種案子的律師。

「退一萬步講,你們公司打算出多少錢?」阿信兩眼銳利的盯著林經理,這場談判誰高誰下,實不是以年紀區分。

「最多五百,還有往後五個案場的合約。」

「單價?」阿信問的是重點,光簽約沒用。

「還沒開案我沒辦法給你答覆。」

「不砍我價做不做得到?」

「你剛剛不是說不做了嗎?現在又問這些要做什麼?」林經理有點惱羞成怒。

「我剛剛都講了,退一萬步講,意思就是今天這場談判我在讓步給你,你的弱點我都已經講出來了,還退給你是給你面子,你如果真要上法院見,那就上法院見,我們也沒什麼好談的,你可以以你們王董代理人的腳色繼續囂張,我看你事情處理不好,是你先丟飯碗還是我先接不到案子,你要不要考慮看看我的條件?」

「這我沒辦法決定,我要去跟董事長請示。」說完林經理起身,合上椅子,禮貌性地點個投說:「您稍等一下。」

總機小姐背後的大門,不是公司員工是進不去的,自然也就看不到裡面長什麼樣子,不管任何廠商來都一樣,即便是媒體才訪,都是去樓上的會客室,神秘兮兮地似乎藏了很多秘密。林經理推開大門後是一道走廊,從大門可以看到最底有一扇雕花大門,那是董事長辦公室,左右兩側分別隔了幾道玻璃牆,是各部門辦公室,王董為了看到每個員工上班有沒有偷懶全部用透明玻璃隔間,唯獨自己的辦公室,用的是霧化玻璃磚。

林經理走回自己右邊第二間辦公室,董事長秘書跟著走了進來,問到:「還行嗎?」

「跟當初預計得差不多,他多開了一條不議價的條件,那不難解決,不要把所以數量給他就好了,反正這件事先壓下來,當務之急是先讓案子可以繼續做下去,不然繼續拖下去一天的利息錢可不只他要的那些錢,就讓他先坐在外面一會當作我們有認真考慮這件事就好了,半小時後再出去吧。」

「OK,你處理好就好,反正王董已經全權交給你處理了,我只是稍微關心一下狀況,找個時間再回報他就行了。」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你跟你爸吃飯的時候再講就好。」

「吃飯不談公事。」特助白眼了林經理,董事長祕書最討厭的就是跟他老爸公私不分。

過了半小時之後,林經理推開會議室,發現裡面空無一人……

to be continu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