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19. 秦觀2

「X妳娘老X歪。」這天阿洲在磨天花板,那機器的聲音大到除非你站到他面前,否則不會注意到有人,但阿洲停了下來。

「X妳娘老X歪。」幹譙聲又出現一次,「你最近是不是跟Lily走得特別近。」秦觀大聲嚷嚷。

「沒有阿,我都是跟你去酒店才會見到他,哪裡走得特別近。」阿洲回答。

「騙肖ㄟ,都一起出去吃宵夜了還沒有走得特別近,是要去開房間才走得特別近是不是。」秦觀越講越激動,怒髮衝冠為紅顏,他大概就是現代最好的翻版。

阿洲把砂輪機打開,頭往秦觀的方向擺,說道:「老闆……。」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秦觀嚇的往後退一步,「你想幹嘛!我只不過念幾句,你想幹嘛?」

「老闆,我要繼續工作了。」阿洲平淡的說。

嚇阻人最有效的方法從來就不是大聲叫囂,尤其是向阿洲這種執行力這麼強的員工,真要對秦觀怎樣秦觀也跑不掉,簡單一句話,秦觀也只能摸摸鼻子,默默轉身離開。

秦觀走後阿洲也感到好奇,前天明明就是把秦觀送回家之後才去跟Lily吃宵夜的,為什麼秦觀會知道?

「喂,睡醒沒。」阿洲撥電話給Lily。

「還沒阿,我還在夢裡跟你吃宵夜。」就算還沒睡醒也本能的撩了一下。

「少來,秦觀怎麼會知道我跟你吃宵夜的事?」

「媽媽桑跟他講的吧,怎麼突然這樣問。」

「他因為我跟你吃宵夜的事情跑來找我算帳,搞得好像我搶他的女人一樣,XX娘老X歪,我是跟你在一起了就對了。」剛剛沒發洩出來的怒氣現在漸漸發洩出來了。

「呵呵呵,你現在是在跟我告白嗎?我可以喔。」Lily不知道是宿醉未醒還是怎樣,越講越曖昧。

突然間一拳打在阿洲臉上,電話被甩在地上,螢幕上顯示著王小莉,秦觀又開始大吼大叫:「林老師咧還說你沒有跟她走很近,我一走馬上就在講電話,你打給誰,你打給誰,王小莉,你沒有走很近,騙肖ㄟ,真正騙肖ㄟ,幹,枉費林北對你這麼好,你跟林北搶女人,真正是養老鼠咬布袋(台語),幹。」

阿洲沒有撿起電話,直接把砂輪機甩向秦觀,沒有開,秦觀頂著那個啤酒肚也跑不快,碰一聲正中他的肚子。

「嘔……」秦觀抱著肚子痛苦的蹲下來,講不出半句話來,只是在那邊呻吟。

阿洲撿起旁邊的磚頭,往秦觀旁邊的地上丟去,磚頭碎了滿地,秦觀嚇得一手抱頭一手抱肚子,支支吾吾的說:「麥……麥……麥……安捏。」話才講完,這次砸到秦觀頭上的是手機,體積是小了點,不過阿洲力氣大,手機碎了滿地,秦觀的血也一滴一滴地散落在地上。

「我腦袋沒有記她電話,我就這麼一支手機,現在砸在你身上,壞了,沒有她的聯絡方式了,這樣你高興了吧。」阿洲邊說邊用兩隻手握起砂輪機,打開開關,準備等秦觀回話。

「好……好……好……好兄弟。」秦觀也講不出什麼話了,也不敢多講什麼,下一次在被攻擊,可能就沒辦法講話了。

「滾吧。」阿洲關掉砂輪機之後講出這兩個字,「這個月工資明天拿來給我,結算到今天。」說完阿洲便轉身收工具,留下秦觀在那邊呻吟。


阿信說著這一段往事,正剛跟沈主任聽得頗為入神,比八點檔還精彩,所以依照目前情報看來,秦觀的犯案機率非常大。

「不是阿,發生這麼大的事,阿洲怎麼還跟著秦觀工作?」正剛不解地問。

「秦觀沒人啊,還有我哥那個時候要養我們全家,爸、媽,還要供我讀書,他不能不工作。那件事情發生之後,秦觀來找我哥,說他拿多少單價,就給他多少錢,不抽成了,我哥才留在他那邊工作的。除此之外,可能也跟他久了,多少有點道義的成分在吧。」阿信解釋到。

「不抽成,真的假的?」沈主任真心覺得不可能。

「這我哥跟老闆的事情,我不知道,不過這幾年我們家也沒有餓到,應該是真的吧。」

「不管怎麼樣,阿洲要趕快好起來才是真的。」正剛默默地補了一句。

「其實洲ㄟ……」林太太欲言又止,不知道該不該講的樣子。

「洲ㄟ怎麼樣?」沈主任柔聲地問,如果他不在工地上班,應該是孔劉那種腳色吧,正剛心想。

「洲ㄟ他有去找你們王董,」然後又是一陣五秒的沉默,實在太吊人胃口。

「嫂子妳不要擔心,不管妳講什麼,我們都會幫阿洲的。」沈主任說。

林太太輕輕的點了點頭,慢慢的說:「其實,洲ㄟ在秦觀破產之後,有去找你們王董,跟他說:『不要借錢給秦觀。』反正現在工地裡面的師傅,都是洲ㄟ去找進來的,等他破產之後,發給洲ㄟ就好,王董也已經答應他了,我本來想說這件事,只有我們幾個知道而已,不知道為什麼,秦觀好像知道了,結果就…….」說完嫂子又哭了起來。

「嫂子別擔心,阿洲一定會康復起來的,現在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休息,不要擔心,我們一定挺阿洲到底。」

「好,好,謝謝。」嫂子啜泣著回答。

「那,時間也晚了,嫂子你們好好休息,我們就先離開了。」說完沈主任拍拍阿信的肩膀,跟正剛就離開病房了。

「阿洲這個兔崽子心機這麼重,還去找王董講,了不起。」一出房門,正剛激動地說到。

「年輕人,你做的好人家自然會來找你,小動作多了,就是自找麻煩,阿洲是很優秀,但這種事情,你還是不要學他比較好。」沈主任以前輩的腳色勸告正剛,畢竟發生了這麼多事。

「可是秦觀真的是個渣阿。」正剛憤憤不平的說。

「其實阿洲吼,他去外面接別的案子也接的到,但就是太習慣接以前接過的,我是覺得他應該踏出自己的舒適圈,直接離開老闆,連老闆的工作都不要搶,這樣才真的是明哲保身的作法,可惜,可能之前發生太多事了,多少帶有一點報仇的成分吧。」沈主任有點感嘆地說。

「恩。」正剛也不知道要回什麼,只希望阿洲趕快好起來。

 

未完待續……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