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14. 離鄉背井的人2

工作證,沒有那種東西,要不是那些人力仲介的苛刻,我們也不會出現在一個又一個地工地,現在的老闆雖然也沒多好,至少比在工廠裡工作好多了,工廠的工作,薪水少,福利差,一有什麼事情就把行李丟出來要你滾,在那工作小江甚至覺得自己不是個人,生病不能請假,而且永遠不知道老闆薪水的計算方式,在這至少自己能作主。

(Photo by Josue Isai Ramos Figueroa on Unsplash )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連結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帽子戴著,衣服穿著,工作放下走了。」小江用越南話吆喝著,右手不斷揮舞要同伴們下樓,等大家下樓之後再走,這是當領班的責任。

移工們魚貫而行,未完成的樓梯模板讓他們走得小心翼翼,雖然這是每天必須踏過的路,但現在不一樣,速度得加快才行。

「小江,冰桶帶下去,不要留在這裡。」正剛在後面交代。

「John,去拿冰桶。」小江交代走最後的同伴去做。

「你把這留在這裡是要害我被罰是不是,西瓜汁。」

「沒有啦主任,那就果汁阿。」

「不要跟我喇迪賽,趕快拿走。」

小江嘻皮笑臉的說了一聲「是,主任」,帶著同伴下樓離開了。

不能搭電梯,反正早上來的時候已經是走上來的了,再走下去輕鬆很多,也就無所謂了。但聽到電梯的答答聲不斷接近,小江打個手勢要同伴們停下來暫時不要發出聲音,隨著答答聲漸漸走遠,才繼續加快腳步往下移動。

「從後門出去,右轉右轉。」小江下令。

 


 

頂版這邊,沈主任跟勞檢人員。

「你們今天沒施工,就這幾個人?」勞檢人員問。

頂版剩下幾個台灣工跟水電師傅在綁鋼筋跟配管,有經驗的人一看就知道這不是這個工進該出現的狀況。

「報告長官,現在是收尾階段,不需要那麼多人。」連主任在一旁答腔。

「收尾階段,那邊那台梁筋全部都沒放你跟我說在收尾,是你傻還是我蠢,人呢?」

沈主任瞪一眼連主任,什麼理由不講講這種隨隨便便都會被戳破的,是當勞檢長官沒有常識嗎,所以不等連主任回答,沈主任便說「今天鋼筋老闆那調不出人,剛好衝到我們公司其他案子,所以人先拉過去了。」

「阿他怎麼說在收尾,是不會做工程嗎?」

「不是的,連主任平常負責內裝,上面的事情他可能比較不清楚,剛好沒看到那台梁筋還沒組。」沈主任解釋,但平常負責鋼筋工項的就是連主任,並不像沈主任講的那樣。

「那你不是職安管理員,你怎麼這麼了解。」

「報告長官,我每天都會來巡出工數。」

「哼,學著點,草稿都不會打就不要搶著回答。」不知道為什麼勞檢長官對連主任的鄙視顯露的一覽無疑,即便他們今天第一次見面。

「是,長官說的是。」連主任低下頭說了最後一句,退到後面去。

勞檢長官看頂版都沒人顯然不太開心,拿起電話「喂,全部進來搜,出入口各留一個人就好,全跑了。」

沈主任一聽馬上轉頭對連主任比了個電話的pose,連主任順著被長官電的情勢躲到樓下去電話通知所有人情況危急,交待各移工工班一定要躲好。

 


 

地下室一片烏煙瘴氣,主任交代要躲到最下面筏基去,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抓的這麼緊,上次阿和被抓直接就送回越南去,很久都不能再來,這次不能再發生了。

「分散開來,兩個兩個躲,那些口都還沒封起來,到那下面去。」

現行住宅大樓大部分都是做筏式基礎,除了拿來當基礎外,大部分都還有其他功能,像是消防水箱、雨水水箱、汙水水箱等等,但是在還沒清潔之前,就全部都是垃圾箱,堆滿了螺桿、模板殘骸、飲料罐等等。

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小江催趕著夥伴們趕快去躲好,結果出現在樓梯口的是正剛跟小許。

「不要再晃了,趕快。」正剛催促著。

「主任,下面很髒。」阿強爬到一半跟政綱說。

「你要髒還是被抓走。」

「我要髒,主任。」

「下去。」

等到最後小江也下去之後,正剛跟小許合力把梯子拉起來,藏到電梯機坑裡面去,避免其他人有梯子可以下去,可以說是煞費苦心。

「等等有人問有沒有梯子,就說沒有就好了,不要多話。」小許交待著,畢竟是前輩,還是有幾分前輩該有的樣子。

「好。」

「走吧,去看狀況。」說完兩人往上走去。

一樓大廳沒什麼人,警衛大刀站在警衛亭外看向裡面,一臉驚恐的忍住不要大聲說話「小林小許,出事啦。」雖然他刻意壓低聲音,但遠在五公尺之外的兩人還是聽得很清楚。

「什麼事情,到底怎麼了?」正剛也跟著壓低聲音假鬼假怪。

「歐歐被抓走了。」大刀回答,手在那邊亂揮不知道要表達什麼。

「你說誰?」小許比大刀還驚恐。

「歐歐,那個非洲留學生歐歐。」

「怎麼會這樣?不是叫他躲好嗎?」正剛回想剛剛在樓上發生的雞同鴨講。

「你有碰到他喔,你不是可以跟他簡單用英文對話。」小許問

「我不確定他到底有沒有聽懂我的意思,他雖然會講英語,可他們國家的主要語言是法語阿。」

「真的假的,我沒聽說過這件事。」大刀搶答。

「你只會叫他簽名,你是會跟他聊什麼,而且他不會中文,不然我問你好了,法語的英文怎麼說?」正剛反問。

「不知道。」

「所以就算他跟你講他們國家母語是法文,你也聽不懂啊。」正剛說完他們三個都笑了。

「現在不是講這個的時候,歐毆人呢?阿緣呢?」小許問。

「兩個都再外面。」大刀回答。

「完了完了,非法聘僱移工,要罰款的。」正剛說。

「他簽證應該是來這邊讀書的,不至於被遣散回去, 不過阿緣應該是確定會被罰錢了,說不定我們公司也有份。」兩人討論著,即便有留學簽證可以用打工的形式來賺錢,阿緣也不見得會走正式管道聘請歐歐,方便行事,這就是人性,尤其是在不正當的金錢激勵機制下更是如此。

出來做生意,每個廠商都是為了賺錢的,沒有人是出來做慈善事業,但建商及營造廠永遠是用最低價發包,造就這些包商為了維持自己的利潤,不得已聘請非法外勞的狀況,外加台灣年輕人也不願意踏入這個行業,覺得髒亂薪水也不高,你說今天這個狀況可以怪罪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嗎?我想是不行的,但又能怎麼辦呢?

 

 

未完待續……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我是工程先生,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如果對文章內容有任何問題,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 此篇有幫你解答的話,請幫我拍手拍五下。

原文連結Mr. Engineer 工程先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