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13. 離鄉背井的人

外面的天色還是暗的,路上一台車都沒有,在路燈照射下的道路顯得寧靜而孤寂,每天的這個時候,睡眼惺忪,若不是身旁同伴吵雜的準備聲響,根本連爬都不想爬起來,但現在辛苦的一切,都是為了將來回鄉蓋房子給家人住,想想也不算什麼了。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連結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小江看一看錶,六點五十分,氣溫還不算太高正好適合工作,今天又是該死的萬里無雲,不用等到十二點皮膚就像快要燒起來一樣,鋼筋前幾天就已經吊到頂版上面,現在一行人只要負責走上去就好,主任們都還沒來,這段時間是最不會有人在旁邊囉哩囉嗦的時候,趕快上去吧。

「小江,今天來幾個人。」門口警衛大山每天的工作就是統計進場人數,非常盡責。

「九個,後面還有一台車,六個。」

「你們那台Wish塞九個人,很可怕,不要載這麼多人啦。」

「老班很摳,沒有車。」這些移工很多人塞在一台車子裡面是常態了,說實在也不合法,完全超載,老闆也不一定會多配車或叫車給他們坐,畢竟成本考量,這是每個老闆都會說的話。

早晨的施工電梯還不能坐,那低沉的答答聲只會在八點之後才響起,工務所那邊曾經跟廠商洽談七點讓電梯操作手上班,但他們不願意,小江一行人搬著礦泉水、飲料、還有那裝著五顏六色的水果汁的冰桶一步一步往上爬,根本就不用開始工作體力就已經被消耗光了,小江心裡忍不住嘀咕「那該死的懶惰台灣人。」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太陽緩緩上移,北緯23.5度的氣候雖不及越南的緯度低,但毒辣的太陽是不分你我的,從熱慢慢轉成燙,黝黑的皮膚早已不知道脫皮脫了幾次,淬煉成百毒不侵。

「主任又上來了,不知道要幹嘛。」小江用越南話跟夥伴們講,盡量不要跟正剛有眼神接觸,不然又會被叫過去了。

「做我們的就好,有問題再說。」

「我覺得我做的都很好,但每次都有問題。」

小江停下手上的動作,擺開手無奈的表示

「不然我拿一罐啤酒去請主任好了。」

「不是請主任啤酒,是請他喝西瓜汁。」

說完一群人笑了起來,入境隨俗。

小江打開冰桶拿了一顆鹹蛋跟一罐「西瓜汁」,小心翼翼地踏著腳下間距很大的樓板鋼筋,這間距20公分的版筋雖然比成人的腳掌還短,但一不小心就會踏空跌倒,工地真不是一個適合人們活動的地方。

「主任,喝飲料阿。」小江吆和著。

「你知道我們不能喝啤酒,你還拿。」

正剛轉過頭來,揮揮手表示他不要。

「我們喝酒被發現要被罰的,就叫你們不要喝,你是要我罰你是不是。」

「沒有啦主任,西瓜汁阿。」小江不懷好意的壞笑,誰不知道西瓜汁是什麼呢?

「最好是西瓜汁,少喝一點,你拿回去吧。」

鹹蛋這種東西,單吃絕對難以下嚥,配水吃也不行,都鹹得要命,但配啤酒就是絕配,喝一口啤酒再吃一口鹹蛋,鹹蛋竟然不鹹了,而且還有股淡淡的甜味,到底為什麼小江也不知道,反正之前師傅這麼傳授給他,他就這麼把這個零食介紹給自己同鄉,配鴨仔蛋也行,但那是下班後的事,帶鴨仔蛋來工地太嚇人,會被老闆罵。

夏天這個季節,正中午在烈日底下綁鋼筋是絕對要不得的事情,而且不只有12點的太陽毒的要命,11點的太陽就已經要人命了,所以11點到1點這段時間是休息的。之前有主任為了趕下午灌漿拼命催,結果12點真的有人中暑送醫,這種事情真開不得玩笑,好在老闆學乖了,不管哪個主任來拜託不通融就是不通融,這是老闆還不錯的一個優點。

「吃飯了,休息休息。」鋼筋老闆陳聖火在塔吊下大聲吆喝,便當都是用塔吊釣上來的。

吊上來的不只鋼筋的便當,還有模板的、水電的,全部一起上來了。

「來這一袋拿給阿緣、這三個給小戴。」火哥吩咐著,接便當這種事情,誰先看到就誰接,這是工班之間的默契。

「老班,有沒有湯。」小江翻來翻去,便當袋子裡面沒有湯,那是電解質的補充糧食,沒有很容易抽筋。

「袋子裡面沒有嗎,看看其他袋有沒有。」

「老班,都沒有。」

「厚厚厚(台語),我打電話去問。」

說完拿起手機,小小一台樸素的零元手機。

「阿卿季阿(台語),阿黑便當裡面那無湯。」

「喔黑便當喪來ㄟ時袋阿破破去,我叫便當店拿新的來了,哩但幾雷。」

「厚厚厚,無湯我塞呼做不下去,一定要有湯。」

「災拉,巄做瓦故阿(台語)。」說完掛斷電話。

「你還有要吊東西嗎?沒有我要下去了。」塔吊司機大胖從上面大喊,下午大概沒什麼物料需要吊運,所以準備休息了。

「還有湯,沒關係我再下去拿就好。」火哥中氣十足的回答,來工地要練就的第一項武藝:獅吼功。

大胖也是個很奇妙的塔吊司機,照理來說每天爬上爬下這麼多層應該運動量非常足夠才對,怎知他身材實在不像每天在垂直移動的人該有的樣子,套句電視節目上常常聽到的那個名詞「靈活的胖子」應該是非常適合形容大胖這個人。

不過大胖這個狀態仔細想來也是情有可緣,每天就上去這麼一趟,待到下班再下來,中間沒事就一直待在裡面,想吃東西叫福利社阿姨從一樓吊上來,一切都很方便,似乎也就不難想像為什麼會這樣了。

午後,一群人聚在角落悉悉簌簌的,來台灣之後沒學到什麼好習慣,壞習慣卻多了不少,打黑粒仔是入境隨俗的習慣,運氣好的時候今天的工資就變三倍,運氣不好今天賺的錢就這麼吐了回去,「老班真聰明,還會這樣省薪水。」小江心想。

「今天有賺,加菜加菜,今天晚上啤酒喝到飽。」結算時小江說。

「你不要明天起不來,明天沒來扣你兩倍薪水。」

「老班不要,你不可以輸錢就這樣啊。」

大夥兒一起哄堂大笑,出外打拼的日常,是如此的樸實無華。

下午熱辣的太陽更甚早上,小江一行人打著赤膊在太陽底下搬著鋼筋,用我們一般人的防曬概念來看待他們是不對的,因為伴隨著陽光不斷打在他們皮膚上隨之而來的是汗水,汗水伴著衣服乾了又濕,濕了又乾,過不久就會長汗斑,這些汗斑像個小蟲子一般的不斷咬蝕著皮膚,不抓癢,抓了更癢,所以除了女性,大部分的人都是打赤膊做事的。

「小江,快點去躲起來。」背後傳來了主任的聲音。

未完待續……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我是工程先生,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如果對文章內容有任何問題,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 此篇有幫你解答的話,請幫我拍手拍五下。

原文連結Mr. Engineer 工程先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