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12. 勞動檢查

正剛往上走了幾層,忽然無線電響了起來「注意注意,勞檢來了、勞檢來了,叫各工班有外勞的,全部先去避一避,勞檢現在在大門,叫那些外勞從後門離開、從後門離開,收到回答,完畢。」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連結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近幾年工地的台灣工越來越少,越來越多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參雜在鋼筋、模板、泥作等等工班裡,主要原因也是發包單價的關係,就像那句常見的標語,萬物齊漲,唯獨薪水不漲,為了壓低單價,就必須使用較便宜的勞動力,所以才會在這些工班裡常常看到移工。雖然政府倡導我們對外來新住民要有些尊重,稱呼他們為「移工」,但真正這樣稱呼的老闆跟主任們少之又少,反正他們賺到錢就回國了也不會久待,便對他們也不怎麼尊重。

「火哥,勞檢來了,趕快叫你們師傅去躲起來,留幾個台灣師傅在這邊就好。」正剛氣喘吁吁地跑到頂版上面來,今天正好是鋼筋綁紮跟模板兩個工項在施作。

「到幾樓了?」火哥問。

「他媽的你管到幾樓了,」正剛扶著柱筋再喘一口氣,「趕快叫他們去躲啦,你是要等他們到樓下才要去躲是不是。」正剛有點火大,到時候逃逸外勞被抓雇主也要被罰錢,再怎麼罰營造廠也不會幫下包出這個錢,這麼吊兒郎當是錢太多是嘛?

「喂小江、阿漢,趕快帶你們同鄉去躲起來,來抓人了。」火哥開始大聲吆喝,移工們站起身來,魚貫地走到樓梯前一個一個下去,「不要坐電梯,等一下在一樓開門全部被抓走,走樓梯。」火哥又補了這麼一句話。

「老班,沒有那麼笨啦。」小江回著略帶東南亞腔調的話,帶領著一群同伴笑著走下去了。

正剛繼續走到樓下去找模板工班,大部分都在樓下拆模,還沒拆的鐵支柱跟地上的模板殘骸讓正剛寸步難行,政剛圈起兩隻手做出一個喇叭的形狀大喊:「阿緣,你在哪邊?」,阿緣是模板老闆,滿年輕的,三十幾歲而已,卻願意帶著一群年輕人來工地打拼,剛起步什麼事情都很認真,做口碑。正剛沿著一根根的鐵支柱向裡走去,右邊傳來踢到木板的框啷聲,正剛轉頭看去只看到一排潔白的牙齒飄在半空中,差點沒被嚇死,原來是阿緣的員工歐歐,聽阿緣說他是從非洲來台灣念書的,沒課的時候就在這邊打工,中文還不太好,難怪剛剛沒回話。第一次來工地每個人問他名字的時候他都講了一串超級長也不知道是英文還非洲哪國語言的話,所幸後來大家也都叫他毆歐(黑黑的台語),誰記得那一長串的英文到底講的是什麼。

「歐歐,你老闆呢?」正剛走近歐歐身邊,他就是個標準會被抓走的範例,來台灣拿的絕對不是工作簽,不能在工地工作。看歐歐歪著頭好像聽不太懂,正剛換用英語:「Where is your boss?」。

歐歐瞬間明白了,揮揮兩隻手回答:「boss is not here.」

「Somebody goes here to take you away,go hiding now.」正剛用也不知道文法對不對的英文跟歐歐溝通,反正就是叫他趕快躲起來,由於不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歐歐也立即明白,框框鐺鐺的往樓梯走去。

正剛拿起電話,「喂,你趕快叫你的外勞去躲起來,勞檢來了。」沒有回應,不知道有沒有聽到。

沉默了幾秒,電話裡伴隨著沙沙聲傳來:「蛤你說什麼,聽不清楚。」手機訊號似乎不太好。

「我說,叫.你.外.勞.去.躲.起.來,有沒有聽到。」正剛實在很擔心在這邊大聲嚷嚷會被那些勞檢的政府官員聽到,但沒辦法工地常常手機收訊不好。

「勞……檢,」又沒聲音,「來了喔?」後面三個字突然清楚了起來。

「不然我沒事叫你們玩躲貓貓喔?」正剛沒好氣地回答,「我又不是吃飽太閒。」

「好啦好啦我趕快聯絡。」說完阿緣掛上電話,正剛碎念一句:「卻,虧我平常對你印象哪麼好。」

聯絡完之後正剛在Line上回報「鋼筋、模板聯絡完成。」水電沒有外勞,樓下泥作跟輕隔間裝修都是台灣的老師傅不需要躲,安全護具穿好就好。師傅們手藝很好,跟王董做這麼久了也沒什麼跟他漲過價,不過漲了大概也不會在這邊了吧,正剛心想。

順著樓梯繞下去正剛看到緩緩上升的施工電梯坐著一大票人,當然也包含帽子上寫著「北區勞檢所」的檢查人員,吳主任跟連主任陪著他們,狼狽為奸完的兩個人,是時候做點事情了。

來到一樓,移工們急急忙忙地又往裡面跑,正剛伸手攔住小江,問:「怎麼一回事,不是叫你們從後門出去嗎?跑回來幹嘛?」

「後門也有人出不去,我們快到門口的時候遇到許主任把我們趕回來叫我們去躲起來。」小江指著後門講述剛剛的狀況,看來暫時是出不去了。

「好,我去前門看看有沒有人。」不等正剛走去前門,就聽到沈主任跟勞檢人員講話的聲音,看來往前的路也被堵住了,兩邊都不能走,只能在工地躲了。

「跟我走,前面也有人,我們去地下室。」一行人匆匆忙忙從樓梯往下走,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這麼多人來查,最近一定有發生什麼事情,發生事情之後的一小段時間是他們最勤勞的時候。正剛一時半刻也想不出要帶這麼一群人躲去哪裡,只聽到無線電傳來「目前分兩批人馬,一批往上一批往下,over。」眼看情況越來越危及,正剛突然想到有個地方可以躲———筏基坑———

「小江你跟他們說躲到地下四樓那個筏基坑裡面去,這幾天剛清好,進去之後往裡面靠不要出聲也不要開燈,知道了嗎?」正剛邊交代邊瞻前顧後,生怕勞檢長官來撞見這麼一大群人。

「好,主任。」說完小江領著大隊人馬往地下四樓走去,正剛殿後確定勞檢還沒到。

人員疏散完後,正剛回到一樓碰到小許,詢問現在狀況,前門後門各一隊人馬檔在那邊,樓上樓下也各一隊,真的是大隊人馬,小許搖搖頭說「不知道哪個廠商得罪人還怎樣被檢舉,不然你平常能看到這麼多人出現在一個工地嗎?」

「不會是那個油漆老闆借不到錢跑來檢舉我們吧。」小許自言自語說。

「你說上禮拜那件事喔?」正剛恍然大悟。

「阿洲說他被欠兩個月薪水,不跟他直接自己新開一家來接我們的工作了。」

「我知道,」正剛回想起上禮拜的事,「我跟你去找他的。」

「他跟錯的人借錢怎麼可能借他阿,又不是不知道王董出了名的摳,況且他也沒多配合,師傅有一天沒一天的,都不知道會不會做。」小許想想去年還在為了油漆出工數不穩定趕不上交屋時間的事情覺得賭爛,差點沒被殺頭,還好最後公司那邊有發現是廠商的問題,才沒被檢討。

「反正猜歸猜,也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

「就看下去吧。」

 

 

未完待續……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我是工程先生,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如果對文章內容有任何問題,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 此篇有幫你解答的話,請幫我拍手拍五下。

原文連結Mr. Engineer 工程先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