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打贏選戰,卻駕駁不了行政系統。

在我看來,廖永來、黃仲生皆是未準備好的縣長。選出缺乏管理能力、駕駁不了行政系統的首長,並非人民之福,首長本身也會「內傷」。

民進黨、國民黨這一陣子如火如荼進行縣市長提名作業。苗栗縣民進黨從未執政過,國民黨確定提名水利系統出身的謝福弘參選,佈局已久的議長鍾東錦說要參選到底;前台中市長林佳龍原本爭取參選台北市長,最後被安排去選新北市長,林佳龍在臉書貼文說是「承擔責任!」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選百里候、當百里候呢?為民服務、自我實現、掌握權力、謀取利益、光宗耀祖?也許這些全部揉合在一起,只是每位政治人物的比例配置多寡有所不同而已。

當記者的跑的第一場縣長選舉在1997年,因為紅黑派相爭不下,國民黨報准徐中雄、郭榮振兩人參選,鷸蚌相爭,讓民進黨廖永來漁翁得利,險勝當選。

新潮流為培養人才,引進一群年輕人入主縣府,目前多數仍活躍於政壇,包括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高雄市副市長史哲、台中市議員謝志忠、導演陳文彬等人,當時,這群年輕人被稱為「紅衛兵」。

打天下容易,治理天下比較難。

教師出身的廖永來沒啥行政經驗,和一群年輕人摸索著如何駕駁行政系統,就碰上九二一地震,執政評價兩極化,地方事雜誌出書用「紅包來」三字批評,使廖永來重傷,連任失利。

梧棲農會總幹事出身的黃仲生打敗廖永來當選,他本來在4年前就佈局好要代表黑派出來參選縣長,卻因參選資格檢覈未通過而無法參選。

掌理農會和治理一縣大不同,黃仲生上任之後,酬庸式讓紅派后里農會總幹事陳茂淵擔任任副縣長,並從國民黨裡找來青年才俊學者張壯熙當副縣長,試圖沖淡農會及派系治縣色彩,但這兩位副縣長他皆不信任,從農會帶來的忠臣只能跑腿,缺乏行政能力,他一樣駕駁不了縣府行政系統,最後竟仰賴從情治系統來的機要秘書。

雖然有人說「大位坐久了就有七分像」,但在我看來,廖永來、黃仲生皆是未準備好的縣長。選出缺乏管理能力、駕駁不了行政系統的首長,並非人民之福,首長本身也會「內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