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 篇作品累積創作 56816 
JV

地铁上的安全员

很久没有在北京搭乘地铁了,今天因为临时有事,吃过午饭便急匆匆出门,搭了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午后的时段刚好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印象中拥挤的站台和车厢都很空旷,乘客们散落的坐在车厢里,有的在闭眼瞌睡,有的在听耳机,更多的乘客还是...

JV

港版国安法生效后,matters还安全吗?

首先声明一下,这不是一篇文章,只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记得半年前@IrisChen 就曾提起过,只是彼时所有人可能都未有料到「揽炒」真的就来得如此之快,所以也未感到这个问题真正的迫切性。最近几日连续看到不断有香港的前政治人物、政治团体,宣布或是退出政坛、或是解散组织,不免越发感到情形之紧迫。

JV

在疫情中许个愿吧

随着北京疫情的再度爆发,社区的防疫级别又恢复到二级响应了。原本以为送水的师傅又不能进小区了,我试着问了一下物业,回复说可以,于是打电话给送水公司,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说送水师傅被隔离了,我顿时脑子空白,失语哑口,迅速闪过几个疑问,「送水师傅为感染病人送过水?

JV

五月底的文化巷

五月底的昆明,淅淅沥沥的雨水浸透了城市的所有角落,为这座被称为春城,却又干涸了快半年的城市,披上了一件清爽畅快的外衣。气温一下降到了十四度,令许多挑理儿的当地人措手不及,裹紧厚实的外套,皱起眉头连声惊叹「被昆明的夏天冻死了!

JV

#明珠隕落 光輝止此#歷史不堪 無法重來#就算失望 不能絕望#

昨晚凌晨看到蓬培奧發表推文時,突然覺得自由世界也許真的到了不得不放棄香港的時候了,儘管有那麼多人是多麼的不願看到這一幕,但自去年6月至今 ,這一路的坎坷以來,可能一切都無法避免了。

JV

我的矩阵中国

如果不是看到梁启智老师发起的话题,我还真把摸索脑海中关于中国印象的这件事忘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话题,让我有机会终于想起这件一直想做的事,重新对脑海中缠绕不清的中国概念,做一次三十多年以来最彻底的梳理。

JV

四月的胡思乱想,五月的偏执狂想

扭曲的民族自豪感风靡中国不足三年的瑞幸咖啡,在其伪造22亿销售额的丑闻曝光之后,在网络上居然有人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将其奉为「民族之光」的圭臬,理由竟是因为瑞幸在美国上市,纵使其业绩造假属于金融欺骗,但却导致股价大跌,造成美国股民的经济损失,割的是美帝的韭菜云云,因此为中国出了恶气。

JV

我們的世界大戰

如果記憶稍好的朋友,可能會記得2005年曾有過一部名為《War of the world》(中國大陸譯為《世界大戰》)的好萊塢電影,影片講述的內容,大抵是平靜如常的世界遭受到潛藏與地層之下的外星人突然攻擊的故事。

8
JV

我平常都看什麼書 | 我對讀書的理解

看到Matters上發起的“#我平常都看什麼書”的話題,我沒有顧及太多,本著不至推己及人的想法,說點自己對讀書的理解。我一直以為,讀書是獲取「知識」最本真的一個方法,但精讀可求真解惑,泛讀卻未必能探知求解,正如一代美學...

JV

保持彼此的連接,尋回遺失的安全感

2020年的開年之際,所有的中國人都經歷了一個最沒有「安全感」的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將往年此時應有的合家歡慶氣氛一掃而淨,人們都陷於一種「自閉於家門、自絕於塵世」的狀態,被動的切斷了與其他人的現實連接,原本美好的現實被撞得七零八落,正常的人際交流處於停滯,取而代之的是——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