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非

這裡是我重新出發跟文字再次連結的「情感觀測站」。年少時的我唯一持之以恆的興趣就是寫,不斷的書寫讓我的人生更有意義與價值。如今步入中年,我還是無法放下自己心中那愛寫的狂熱因子,如果可以,我會一直寫到我死的那天為止。

小說|《紅塵若夢》第四章。之四.情比紙薄

發布於
《紅塵若夢》by覺非

請先閱讀

第一章:引言+楔子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第二章: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第三章: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第四章:之一之二之三


       第四章。之四.情比紙薄


方瑞和吃了個啞巴虧,也不惱怒蝴蝶,只怪自己還沒擄獲她的心,現在他滿腦子想的都是該如何「更進一步」;他並不滿足於偶一為之的下午茶之約、更加對於去店內捧場有些倦怠,畢竟自己白日的工作也不是很輕鬆能夠處理,若是還得時常夜晚應酬,著實讓他元氣大傷,雖說這些花費不需要自己出資,但總歸不是長久之計。

正在思考如何從中殺出一條一勞永逸的血路時,他的手機響起自己為妻子所設的專屬鈴聲,他不禁煩躁地接起:「怎麼了?我今晚會回去跟妳討論,現在連我白天工作的時間妳都不放過嗎?我又不是不處理,貸款一直都是我在繳的,妳現在不跟我商量就要賣房子,妳不覺得很過分嗎!趙茜安!妳不要太得寸進尺了﹍﹍」

方瑞和跟妻子趙茜安的感情不睦已非短期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方瑞和時不時的出軌早就讓這段婚姻千瘡百孔,加之他們兩夫妻又有金錢糾葛,更加難以切割。

很多時候方瑞和也會回想起當初新婚時的美妙,可是他本身就不是一個有定性的人,尤其在感情方面,特別是他的性需求很大,新婚初期趙茜安還會覺得很甜蜜,但時日一長她就無法負擔,兩人都要工作,她的身體根本吃不消,而且在性需求如此大的方瑞和看來,是不會因為她疲憊就願意收手的,這也讓趙茜安反感,覺得他太自私。

之後接連兩、三年之間她生了兩個孩子,可能因為不再是少女的身形、況且自然分娩也讓女性的彈性不再,方瑞和才不再夜夜求歡。可這也衍生了方瑞和向外發展的弊端,趙茜安不是不知道,畢竟女性的第六感向來很強,可只要不動搖家庭安穩的根本,趙茜安也學會了睜隻眼閉隻眼的自欺欺人,只是後來她實在不想被他傳染什麼髒病,也就長期分房睡了。

最近趙茜安發現方瑞和時常應酬到夜半十分才回家,而且常常在週末假期陪伴孩子時恍神分心,她警覺出他恐怕又有了新的對象,而且還是真的讓他動心的,如果只是肉慾相伴的女人,不會讓他這麼失常,而且有時候發現他居然會在他的房間手淫,這根本不可能,他從來都是一定要真槍實彈的肉搏戰,怎麼可能還需要這樣自我宣洩,除非他還沒得手對方的身體,但他又如此失神,這讓趙茜安心中警鐘大響,難道他真的動心了!?

於是趙茜安最近開始跟他鬧分居,至少要從這段破碎的婚姻當中獲得補償,否則這幾年的時間就真的白白耗費了。她不願意再跟這種自私噁男共處一室,也不想把孩子的監護權讓出去,為了生這兩個孩子,她的身體都搞壞了,而把自己身體搞壞的原因,就是孕期第五個月時他還不肯放過自己,硬是要了自己好幾回,那時候引發了出血,雖然後來去醫院安胎一個多月,但身體卻落下了病根,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就做了節育手術,早已結紮的自己是不可能再生產了,如果孩子給了他,他怕也是不會好好照顧的。

趙茜安常想起當初長輩安排兩人相親時的情景,那時候的他貌似忠良,誰知道竟會是如此這般寡情之人。




葉蝶依約在七點十分步行至距離宿舍五分鐘路程的小公園,這個時間點是店裡小姐們進出大樓最頻繁的時刻,葉蝶可不想成為眾人焦點,畢竟她跟蕭遠的交情還不適合曝光,自己也不想如此高調展示。

蕭遠的車在葉蝶到達定點後五分鐘出現,他體貼的下車替葉蝶開門,葉蝶身著淺灰色連身褲裝搭配同色厚底露趾涼鞋,肩上披了一掛玫紅色針織短罩衫,在這初秋時節委實般配。波浪長髮鬆鬆紮起,慵懶如貓的氣質讓蕭遠看直了眼,隨後見佳人入座便輕關車門,自己返回駕駛座還沒定下心神,就聽葉蝶開口道:「蕭,謝謝你這麼體貼。」

「葉子,妳不用這麼客氣。我已經跟琪琪說好了,妳這一個禮拜就好好休息,不必擔心店裡的事,也不用考慮業績問題,總之,該處理的我都處理了,妳這一個禮拜只要好好安心休養身體,下個禮拜再回去上班,其他都不必多想。」蕭遠從頭到尾都沒提到一個「錢」字,但葉蝶很清楚這一個禮拜的業績都被他給補齊補滿了,否則依琪琪的個性,怎麼會連一通電話都沒有,唉,居然讓這個她不想設計的男人大大破費,她真的不想兩人的交情被金錢污染,可惜他們原本就是在這個環境相識的,又怎麼可能半點不染塵。

「蕭,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又覺得說得多了太過矯情,總之,大恩不言謝,頂多日後我感冒好了多唱幾首歌給你聽了。」葉蝶四兩撥千斤的輕輕揭過,她明白蕭遠的性格,雖說他們認識不久,但不知為何雙方脾性如此貼合,或許,唯有相同羽毛的鳥才能平行共飛。

「妳說的沒錯,不用謝我,只要接受,等妳感冒好了,必定要多唱幾首歌給我欣賞。走,先帶妳去看病,然後再帶妳去吃日料,清淡點又不失營養。晚餐後看會兒夜景妳也差不多該服藥休息了,我再送妳回宿舍,妳得早些就寢安眠。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別操心。」蕭遠娓娓述說他的安排,厚實富有磁性的嗓音讓人安心,言談之間全是對葉蝶的關懷,而且是沒有其他居心的磊落,或許這就是雲霓所有小姐都對他有極高評價的原因。

即便深陷泥淖的殘花,也希望被人尊重憐惜,即便身處社會底層的黑暗角落,也渴望有陽光照拂的溫暖,世間醜惡的薄情之人她們早已看遍,情比紙薄的環境裡,唯有真心誠意之人才入得了她們的火眼金睛。若有鞋子穿,誰願意赤腳行?落在此際遇的女人們,都希望有這般芝蘭玉樹的男子對她們伸出援手,這又何嘗不是世間所有女子的想望。


文by覺非/爾虞我詐、情比紙薄之景況.依舊信仰陽光

  覺非歇後語:人比人氣死人,兩個本性差異如此大的男人放在葉蝶眼前,只要不是眼盲,都知道該如何抉擇,只是葉蝶依舊有執念,她還是想把所有渣男揉碎絞爛,看倌們,「愛」能夠發揮多大力量,讓她願意就此收手?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請支持我、訂閱我↓↓↓
❤️ 用愛餵養我的創作魂 👉https://liker.land/carrielis/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紅塵若夢》引言 ╱ 楔子

小說|《紅塵若夢》第一章。之一.漫漫紅塵路

小說|《紅塵若夢》第一章。之二.滿室春香爭奇鬥妍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