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mnsin

渴望真理,保持冷静。 Matters 早期种子用户

人民公敌不能上网

發布於

新闻报道了解到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领导人巴格达迪(英文:Baghdadi。阿拉伯文:إبراهيم عواد。)时隔五年再次发视频抛头露面。我不禁好奇:像他这么全球通缉的人,是如何在互联网上发布内容,一方面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又能得到广泛宣传的呢?

无论是英语世界还是中文世界都广泛报道了这个新闻。引述的消息多称:ISIS的官方媒体Al-furqan 放出了视频。然而,无论是通过 Google 还是 Duckduckgo 搜索英文内容,都无法找到原始的视频链接(只有一个同名的 Al-furqan 学术机构)。ISIS在西方主流的网络媒体(Youtube、Twitter、Facebook)上好像都没有官方账号,可能是被封杀了——在墙外都没有生存空间,在这一点上,其处境简直比中国的民运分子还要可怜……因此,基本不可能在英文互联网当中找到视频的原始出处;而中文世界的报道多转述自英文世界,因此也无能为力;我不知道阿拉伯世界是否有除了 Google 这种西方互联网公司以外的自有互联网生态圈(类似于中国的百度和新浪微博之类的生态位),加之完全不懂阿拉伯文,因此无法深入查证。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我在 Quora 上看到了这个询问 ISIS 官网的问题,虽然没找到真正的官网,但是找到了这个专门转发圣战组织消息的英文博客(名义上是学术研究,自称不支持任何圣战行为。站长貌似有哥伦比亚大学的背景。)。在这个博客里,根据新闻报道的日期(2019年4月29日)找到了巴格达迪视频的出处。和我想象中的相似,该视频的 Source 出自 Telegram。视频内容必须要注册才能观看,而我并不感兴趣,而且听不懂阿拉伯文,因此就到此作罢了。

由以上事实我们能观察到以下这些现象:

一、如果是从事(被定义为)反人类的活动,那么在自由的英语互联网世界也是没有生存空间的。不论是西方互联网自媒体封杀了 ISIS 的官方账号,还是说 ISIS 处于安全考量不敢搭建基于 HTTP 的网站,都说明该组织在宣传战上是被动到完全被压着打。有人说 ISIS 在 deep web 有官网,但是我作为一个技术小白,是找不到的,因此该网站(假使存在)可以说对于全世界绝大部分人来说都不存在。

二、对于非英语世界的信息,如果想进入中文世界,其实是要经过英文世界的一轮思想和言论审查的。加之中文世界的二轮审查,最终看到的消息距离消息的源头已经很远了

三、虽然 Telegram 需要绑定手机号,但是因为有 ISIS 的使用,足可以说明其安全性在实用层次是无虞的。总而言之,巴格达迪需要匿名上网,并且用的就是 Telegram

四、只要组织的影响力足够大,就算是只在 Telegram 封闭的应用中发布消息,还是会有好事的学者盯着消息,转载到他的学术博客上,然后还会有好事的媒体(比方说半岛电视台、纽约时报)写成新闻发出来,消息最终还是会让全世界都知道

五、消息被报道出来后,人们却并不会关心消息的原始出处,话语权是完全掌握在媒体手上的。以巴格达迪这个视频为例,他在长达18分钟的视频(新闻里面都说是18分钟,我就信了吧)里究竟想要传达什么信息,我们这些接收二手、三手信息的吃瓜群众并不能详细了解。结果,全世界最终所了解到的,反而是主流媒体的舆论宣导,而不会是极端组织所宣传的思想

所以,从结果上来看,ISIS 的首领巴格达迪作为一名西方世界认定的「人民公敌」,是没有能力真正在互联网上宣传自己的思想的。为了优先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他选择了隐秘的宣传方式,然后任由媒体断章取义二次、三次报道,最终把相反的思想传达到观众面前。人民公敌不能上网,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世界,世殊事异,其致一也……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