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鲍毓明案的一些随想--如何面对新闻黑洞

Xia

我也不愿再转发。

位高权重者的滥权和纵欲固然可恶,个人的犯罪也难以提前预防,但社会共同体的存在,本就是要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后,给予足够的帮助。但烟台警方的做法,并不是在抑制个别的恶,反而是加入肉食者残害弱势者的合唱。

我们大可以猜想,不只是烟台警方会这样,全国的警方可能都类似。如同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后的政府无能表现,并不特殊,武汉甚至高于平均水平。

14亿人的国家,每天无数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仅仅靠个别记者的努力,聚焦亿万人的注意力来解决一个孤例,并不会改变什么。甚至,在中央督查到位,地方政府背锅之后,反而为体制的正当性,至少是党中央的正当性提供了证明。

如果无法回归到针对体制的批判,无法有组织地回应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我宁愿保持沉默的愤怒。

华文化的现代性?

Xia

秦晖有一些文章挖掘了儒家内在的民主共和式的思想,比如《从黄宗羲到谭嗣同》

现在回头看,清末民初的思想相当激进,我们能生活在一个所谓的「共和国」其实挺怪的

「例外状态常态化」vs 「自然现象的社会化」

瘟疫下重新考虑言论自由

Xia

生命权可以从自由里推导出来的。保障了自由之后,想要追求生命的人自然可以追求生命。

为什么温和的行动仍然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