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宇軒~獨立記者、攝影

曾任職主流媒體、獨立媒體、 NGO 與國會助理,目前回歸校園進修,並與媒體合作從事新聞採訪,包括文字與攝影。| FB:https://www.facebook.com/hoyuhsuantw/ |IG: https://www.instagram.com/hoyuhsuantw/

【壹週刊】領不到薪水 國民黨工求大老:多扛些責任

發布於
(文、圖/何宇軒,本文原刊登於2016/12/29壹週刊)為了將國民黨的不當財產收歸國有,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與國民黨展開大鬥法,基層員工成了夾心餅乾。為了抗議薪水沒著落,由20多位年輕黨工發起的國民黨黨工自救會,就在黨產會所在的辦公室大樓門外搭起帳棚長期抗議。但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強調,國民黨明明就可以來向黨產會申請動用發薪水的款項,但國民黨「一次都沒有來申請」!
國民黨黨工自救會到監察院前陳情。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簡稱黨產會)的門口,搭著幾頂掛滿標語的棚子,標語寫著「還我薪水,我要過冬」、「黨產會不倒,司法不會好」,幾位抗議民眾坐在棚子裡,他們沒有慷慨激昂表達訴求,但臉上的表情卻訴盡了他們的無奈。他們是已經好久沒有準時領到薪水的國民黨黨工。

黨工哀怨 沒錢難過年

黨工自救會發起人、國民黨新媒體部主任周柏吟說:「由於國民黨的資產被黨產會凍結,我們九月的薪水是拖到跟十月一起發、十一月只領半薪,十二月也預計是領半薪。」三十五歲的周無奈地說:「過年快到了,很多人到年底,要繳保險費、貸款,金錢壓力很大,而很多黨工都有小家庭要照顧,對情況感到很悲觀」。

黨工孫小姐說,自己進來國民黨不到一年,覺得自己還算幸運,因為沒有家庭要養,來這邊是為了全台灣所有的國民黨黨工還有全國勞工發聲。另一名黨工許先生則強調:「我進來國民黨半年左右,會來這裡長期抗議,就是要讓民進黨跟社會大眾知道,這不是轉型正義,而是扼殺勞工的權益;今天發生在國民黨黨工身上,明天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勞工身上」。

就在本月二十一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會議中,也有多位國民黨立委以勞工權益出發,質詢顧立雄,質疑黨產會欺負勞工。然而,國民黨黨工領不到薪水,真的是黨產會害的嗎?

國黨立委 批欺負勞工

國民黨立委王育敏認為,依據《勞動基準法》,國民黨應該給付黨工薪資,所以薪資當然是法定義務,黨產會不應該加以凍結,「黨產會凍結國民黨資產導致發不出薪資,已經違反了《勞基法》的精神」。藍委認為,根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如果該項支出屬法定義務,黨產會就不該凍結。

但這個想法,卻完全不被黨產會接受。

顧立雄向本刊表示,國民黨若要付薪水,就要提出申請,詳細說明有多少人、每人薪水多少等等,顧立雄表示,「但到目前為止,國民黨始終沒有提出申請」。

顧立雄強調,黨產會原本由永豐銀行來認定是不是屬於「法定義務支出」,但後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北高行)裁定,不可以交給私人機關,而是要由黨產會認定,重點是國民黨要提出申請。顧立雄也質疑,國民黨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委邱大展,之前也承認國民黨有八千多萬政治獻金(屬於合法收入,不會被凍結),那為什麼不先用來付薪水?

國民黨為何不申請薪水?依據邱大展的說法,國民黨的考量是,要堅持「黨工薪水是法定義務支出」的法律見解,所以認為沒必要向黨產會申請許可。

藍綠鬥法 黨工無人問

國民黨和黨產會各說各話,夾在中間的國民黨基層黨工怎麼想?是否會希望國民黨應該先解決勞工需求,跟黨產會妥協、進行申請?

黨工周柏吟說:「這的確是很困難的問題,我同意主張薪資是法定義務的見解,讓這些資產都可以處分、發薪水,才是真正保障黨工,要不然就算現在去申請,只是一時拿到幾個月的薪水,應該要從源頭解決問題。」二十四歲的黨工游先生則堅持:「沒有所謂妥協,因為黨產會本身就沒有公平正義可言,民進黨這樣抄家滅黨,遇到李登輝、劉泰英就轉彎,根本不是轉型正義。」

周柏吟也認為,雖然感謝很多大老都有來現場關心他們,但面對社會對國民黨整體的質疑,這些大老們更應該積極捍衛國民黨的名聲、還原歷史真相,不應該閃躲逃避黨產或轉型正義議題,「例如二二八,應該積極勇敢把事情查出來,該國民黨認的就要認、不該認的就不可以認」,否則即使今天國民黨沒有黨產了,民眾依然還是認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無法從根本擺脫罵名。

由於台面上各大老對接下來的黨主席選舉動作頻頻,周柏吟也呼籲,要角逐黨主席的人,拜託肩膀要硬一點、承擔要多一點,更努力介入這些事情、再扛多一點責任!

黨產會與國民黨對於法律見解不一,雙方各執己見僵持不下,似乎沒有妥協的可能,基層黨工夾在中間,依然領不到薪水,依然是這次轉型正義中,完全被遺忘的一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