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唯一官方帳號

錢永祥教授講座視頻及提問整理:自由主義的危機與希望

錢永祥教授講座視頻

錢永祥教授在4月11日的沙龍《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中,講到自由主義這個政治價值所遭受到的巨大考驗,如今我們再來討論自由主義在今天的命運,到底還有沒有希望?本場講座持續1個半小時,Zoom聽眾近850人全程在線。我們收到40多個高質量的提問,一併整理在此,我們沒有統一提問的繁簡文字,希望保留問題的來源,思考各自關注的方向是什麼。歡迎大家繼續在評論區討論。

zoom直播截圖
  1. 【提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约翰格雷前几天写了一篇《新冠危机为何是历史的转折点?》里面提到:更加严格的边境控制将成为全球格局的持久特征。同时,他认为国际合作能解决疫情危机的信念是异想天开,民族国家才是推动大规模抗疫行动的最强大力量。同时,他指出自由主义的弱点,认为自由主义系统性否定了人类对安全感和归属感的追求。请问钱老师对这些观点怎么看?是不是因为危机还不够大,所以不足以促成国际合作?抗疫时政府的权力是否合理到底该如何审视?
  2. 【提问】危机过后可以有什么有效力量与办法迫使国家政府放掉已经获得的特权?自由主义现在的行动空间是什么?在专制主义意识抬头和西方自由主义国家无法很好保障民生的今天,我们还怎麼,或者,還有什么理由捍卫自由主义呢?
  3. 【提問】: 當自由政體面對專制政體,應該堅持自由多於價值觀嗎?自由和容忍的邊界在哪兒?必要的時候,是否需要通過武力來捍衛自由?
  4. 【提问】“容忍”的品质有其自由民主制度的前提和底线。罗尔斯讨论多元社会之下的政治正义原则时提出的政治自由主义理论,有一个前提就是所谓“合理多元主义的事实”,换言之各个社会群体的多元不能到了反对宪政国家基本价值的地步,或者甚至是国家本身就不尊重这些价值的时候,就不适用于容忍或宽容(tolerance)了。
  5. 提問:在中国大陆的语境下,使用民粹主义这个概念是否合适?个人认为,民粹主义的概念只有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有意义;在非民主的语境下,例如老师提到了中世纪的欧洲或者当代的中国大陆,民意本身持续受到国家权力的塑造和操纵,这种情况下该指责的是民粹主义划分敌我的思维方式,还是制造敌我的国家权力呢?
  6. 【提問】近年來民粹主義的興起,究竟是因為民眾獲得了更多的自下而上的權力(比如社交媒體的賦權),還是因為一批政客的自上而下的操縱?這是不是同樣也彰顯了,我們過去所實踐出的民主政治,是一種因為技術局限性而有邊界的民主?我想這個問題會關系到我們究竟應該如何應對這種民粹主義的浪潮。
  7. 【提问】钱老师如何看待militant democracy,战斗的民主。再面对多元社会各种异见和敌对性宣传,民主(尤其是台湾这样的新生民主)如何能保卫自身而又不摧毁自身的根本价值?尤其是在紧急状态甚至面临国际上意识形态的敌对和破坏。
  8. 【提问】:民粹主義帶來敵我政治觀,鼓動敵意、歧視與仇恨,但民粹主義不是本質化的,民粹主義的興起,與民主制度遇到的危機,似乎有其共同的歷史背景?在傳播與技術進一步打開了民眾自下而上的權力時,這是不是同樣也彰顯了,我們過去所實踐出的民主政治,是一種因為技術限制而有邊界的民主?在民眾的話語權事實上已經超出這一邊界時,過去的民主政治必然面臨危機?想問問錢老師如何理解這一共同背景。
  9. 【提問】: 自由政體面對專制整體,應該簡直自由多遠價值觀嗎?自由和容忍的邊界在哪兒?必要的時候,是否需要通過武力來捍衛自由?
  10. 【提問】民主的底線是什麽?有沒有一些不支持存在的?完全的多元主義會陷入無力或虛無的陷阱嗎?如果所有都可以,那豈不是也要容忍他人的不容忍、他人的不多元
  11. 【提問】民粹主義本身能否被容忍?
  12. 【提问】自由主义现在的行动空间是什么?
  13. 【提問】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界線在哪裡呢?
  14. 【提问】民粹主义在大陆的表现和西方社会有何不同?
  15. [提問」為什麼尊重價值不曾在民主或民粹主義中被提及?如果尊重價值能否可能容入民粹主義中?
  16. 【提問】對壓迫性的理念(比如反自由主義、極度保守的宗教等),是否應該以堅持價值多元化的理由容忍對方?

  17. 【提問】大陆的一些情况可以叫做民粹主义吗?不认为是为了民权在斗争。
  18. 【提問】在危機之後,大政府怎樣才會轉變為小政府呢?
  19. 【提问】区分敌我的线会画到什么地方为止呢?譬如说,中国其他省市的人,把湖北人当作敌人。而世界范围内,中国人/华人/亚裔,又被当作敌人。
  20. 【提问】媒体(尤其是”官媒“)在塑造民粹主义的敌我观念方面起了什么作用?”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合理吗?
  21. 【提问】在专制主义意识抬头和西方自由主义国家无法很好保障民生的今天,我们还怎么捍卫自由主义呢?或者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捍卫自由主义呢?
  22. 【提問】請問老師,無論自由好還是民主好,是否要包容,討論的前提都是文明制度之下,文明社會,有些國家不包容有些國家的前提是認為他們不是文明的國家,而是野蠻社會吧,這不是民粹問題吧
  23. 【提问】自由主义是否需要预设一些公共德性?譬如说,中国大陆的舆论是:为了保护生命而不惜一切代价(当然包括自由的代价)。而目前看来,大陆地区防疫效果确实显著,以至于给官媒提供了大量「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素材。如果我们接受「生命最高」的价值观,是否在面对灾难时,专制就容易获胜?
  24. 【提问】政府在危機時刻擴張的權力在什麼情況下(或者説有可能)會在危機過去後收回嗎?
  25. 【提问】 每次危机都会加大政府的权力,是不是也暗示了小政府治理的弊端
  26. 【提问】危机下的民粹化和繁荣期的民主化,两者是否构成了社会历史发展期的螺旋循环?
  27. 【提问】每次危机都会加大政府的权力,是不是也暗示了小政府治理的弊端。如果的确如此,那么大小之间,什么程度比较良善呢?
  28. 【提问】如果说“武汉肺炎”是一个描述性名称而不去故意强加歧视性行为的话,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去包容这种名称,而不应该臆测它可能的“污名化”(当然也有可能不会)来限制它呢?
  29. 【提问】特朗普在演讲中提到美国有一个deep state,请问台湾式的民主是不是也存在一个deep state? 如果存在,请问这个deep state是什么? 如果不是,为什么美国式的民主会存在,而台湾式的民主不会存在?
  30. 【提問】:大政府與小政府間,是否能夠更加有彈性,應該要怎麼做比較好?例如:平常就可以設想疫情或是戰爭的出現,而不是直到事情發生之後,再來想出緊急措施
  31. 【提问】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在中国大陆这个非自由秩序中,如何实践自由呢?
  32. 【提问】在国际社会依然存在民族国家竞争的现实情况下,民族国家内部需要团结国民,提高凝聚力,如果国内是各种不同的声音共存,如何保障国内的凝聚力呢?
  33. 【提问】想请问老师,为什么左翼自由主义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失去劳工阶层的支持,劳工阶层越来越导向右翼甚至极右翼,而左翼政党的支持者则集中在大城市
  34. 【提问】近年来,台湾岛内的中国议题和两岸关系也撕裂了社会,请问老师怎么看待台湾的变化、可以提供的经验和教训?
  35. 【提问】1.民主制度是多元主义存在的基础吗?那么多元主义向民粹主义的转向,是民主制度失效的表现吗?2多元主义下的矛盾能否通过制度途径有效化解?个人的宽容如何促成一种有效的制度保障?3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如何引入一种公平的协调机制
  36. 【提问】中国大陆为什么走到了今天的这种政治体制?这种原因是什么?未来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37. 【提问】针对民主的学习是需要成本和试错的,想问下钱老师认为这种学习的成本在两岸是否不同,可能付出的代价是否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民主学习的推进?
  38. 【提问】假设汽车行驶在路上,向左打会撞到、向右打也会撞到,所以中国走的是中道,老师怎么理解这种观点?
  39. 【提问】台湾目前最大的假想敌是中国大陆,民主是不是台湾最大的防护河?
  40. 【提问】怎样使特权接受多元主义呢
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41. 【提问】身处大陆,周围的人之中(不包括网友)只有自己信奉自由主义,身边绝大多数同龄人根本不在意民主自由、有些长辈甚至让你闭嘴的情况下,个人应该怎么做?
講座現場提問嘉賓——請猜她是哪位?


Matters &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線上講座:錢永祥——艱困時刻思考自由主義:我的悲觀與樂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