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 Matters沙龍@香港】AI技術革命會造成社會摺疊嗎

今天(6月29日)下午4點在Matters香港辦公室,Matters線下沙龍討論“AI技術革命會造成社會摺疊嗎”

(活動詳情請點擊這裏:【Matters香港活動】AI科技革命,社會平等與民主革新:從楊安澤競選美國總統談起

我們將在Matters站內進行文字直播:

30分鐘後,大家可以在這篇文章下方的評論區,看到滾動更新的現場討論。

也很歡迎未能去到現場的matties在評論區留下你們的問題或想法,它們將被實時投影在討論現場的螢幕上。希望我們能以這樣的方式克服時空的侷限、延伸這次對話。


【沙龍討論主題是什麼?】

美國時間6月26日、27日是美國民主黨2020總統初選首次辯論的日子。亞裔候選人楊安澤是大選中的一匹黑馬,拉斯維加斯的賠率一度把他看作是特朗普和拜登的第三熱門。

雖然楊安澤利用亞裔刻板印象來提高自己的辨析度,說「在2020年擊敗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將會是一個數學很好的亞裔男」,但讓他獲得更多關注和支持的是他提出美國工人階級失業問題的根本原因不是移民或貿易,而是過去數十年來的自動化趨勢與AI技術革新減少了對人力的需求。他提出以一套通過全民每人每月發1000美元的政綱,解決科技發展帶來的失業問題,得到不少媒體的光環和眾多保守派白人底層工人的支持。

本次在Matters 香港辦公室舉辦的線下討論,我們將從 Andrew Yang 的競選談開,涉及AI科技革命,社會平等與民主革新。邀請到以下兩位學者與大家討論:

即將履新密歇根大學社會學系,現任嶺南大學社會學與社會政策系助理教授  @徐曉宏

他將談這一輪科技飛越,特別是人工智能對於社會結構的影響,進一步來說,它對當代新自由主義政經結構危機的深化;民主的自救和UBI的可能性;從科技與美國族群,中美關係的角度來看 Andrew Yang 參選的政治意涵

香港城市大學計算機系博士生 陳揚斌  

他將以具體案例來介紹一條 AI 產業鏈,從數據收集,數據標註,算法設計及實現到產品開發。同時,他對科技進步造成失業潮持審慎的態度,會將在討論中具體考證自己的觀點。

  • 延伸閱讀:

楊安澤(Andrew Yang):「擊敗特朗普,必須數學好」背後的人工智能取代舊職業、亞裔政治參與、和后真相时代的美国大选

專訪尤瓦爾·赫拉利:「人類最大的作用是將彼此從痛苦中解救出來,AI 對此無能為力」

科技進步的副作用(二):價值的扁平化,讓我們更容易被取代


Matters的每一場線下討論會,都是一場人數不多、大家圍坐在一起的主題聚會,我們希望來到現場的每一位都能參與到對話中。此處先@一下已報名成功參與這場小聚的matties,接下來的直播中很可能會出現他們的名字喔:

@松子煮茶 @小草 @藏锋 @antraby @大紅帽 @王东 @kelvinwong @蔡倩愉 @Ziquan @ShirleyLaw @EugeniaLo @djw @莱拉快跑 @艾瑞斯 @Echo Yang @敢为 @fiona @Ching @djw @EugeniaLo @Taylor Lau @stjimmy @Shen Alan @chenchen @ fish @思聰 

謝謝大家來玩,我們一會見😊。

2 篇關聯作品
人工智能9社會68美國政治 3
11
11

回應33

只看衍生作品
  • 讨论的点太凌乱、太多了,想参与,也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 @徐曉宏徐老师好,会后交流的时候您提了一下podcast,可以推荐几款您认为不错的podcast吗?

    • 这个恐怕要看你的兴趣了。杨本人一炮而红的joe rogan experiences就是一个很好的podcast。

    • 谢谢推荐,我应该说一下范围,是否有比较关注中国研究的podcast,比如little red podcast?

  • @徐曉宏徐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今天的分享。关于这次讨论,我还有一些疑问。您在分享的过程中提到,UBI在中国也是一个蛮受关注的话题,但似乎因为时间原因没有展开来讲。可不可以在这里具体说一下呢?第二个问题是,您提到Yang的一个论点,UBI的1000美元最终将回流到经济体系中,因此也可以促进美国经济增长。但是回流的形式会不会受到消费主义的影响呢?期待您的回复!

    • 我目前还不知道在中国有人谈论UBI,目前的环境或许也没有土壤激发这种思考,相反社会折叠的可能性更高。第二,trickle up economics肯定是以全民消费刺激为基础的,因为穷人有钱会通过消费花掉的几率肯定比富人高,这种消费,恐怕跟中上阶级符号化的消费主义不是一回事。有兴趣可以看看他的经济顾问写的这篇:https://medium.com/basic-income/trickle-down-economics-must-die-long-live-grow-up-economics-5b8334a0db76

    • 谢谢徐老师的解答!!读了这篇文章,对他提出这个想法背后的逻辑稍微清晰了一点。文章的意思是说中上阶级的消费对他们所拥有的财富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他们的金库依旧是纹丝不动。而1000美元则可以满足穷人日常必须的消费,同时增加velosity of money。日常必需的消费和符号化的消费的确是不一样的。1000美元应该也无法满足符号化的消费。

  • 多謝@徐曉宏 老師同埋陳揚斌老師,@東易武,學到好多嘢~也都多謝Matters組織,辛苦嗮!

  • 【現場討論直播】

    Q:我認為AI被討論了那麼多年,但AI實際應用領域似乎只有部分產業,其餘的真正能落地的還是少之又少,這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呢?


    陳揚斌@東易武 :現在主要是因為提的願景比較高,拿著如此高的願景去吸引資本。但其實這種願景離我們的技術還比較遠,很多人拿著這些願景去找投資人,才會出現現在這種投資過熱的現象。

    比如無人機方面,技術方面的問題還比較成熟。

  • 【現場討論直播】

    Q :如果沒法實際落地,這些公司為何還存在?我覺得現在很多技術都掌握在政府手裡,政府決定了公司的存亡。比如最近美國打擊中國海康威視。中國政府不給錢的話,美國公司也不願意來。

    陳揚斌@東易武 :AI在安防這方案都是不能外放的,因為這塊是很大的蛋糕,比如AI監控,人臉識別等等,是比較先進的一塊技術區。

  • 【現場討論直播】

    Q:楊安澤的故事能否借鑑南洋華裔文化氛圍中亞裔故事呢?他能吸引亞裔“散戶”嗎?

    @徐曉宏 :關鍵在於如何在美國把中國故事講好。重建美國對自己制度的自信。我覺得他的特點,有點像當年川普的困境,作為一個“散戶”,除了黨內建制派之外,他沒有很固定的基礎,那他如何獲取支持呢?

    他現在拒絕回答族裔的問題,但是他現在可以吸引很多非亞裔的“散戶”,主要是他的語言非常活絡,很有美國的感覺,並且不是以亞裔身份出來競選的。

    他現在的問題是,他認為族裔政治並不是贏得選舉的關鍵,得罪了很多建制派媒體。

    他覺得現在應該回到窮人的問題,面對基本的社會現實。因為他的成長環境是高度白人化了,所以他骨子裡是比一般少數族裔白很多。而亞裔在美國的尷尬處境:在美國保守派裡已經算白人了,但又不是那麼“白”。在民主黨裡,他的尷尬又在於,沒有像黑人一樣有歷史上的創傷而更加能被認同。所以他以民主黨身分來參選非常有意思,因為他有錢,他支持墮胎的權利,認為可以通過結構解決很多事情,比較實用。

    在族裔政治中,男性亞裔其實處於鄙視鏈的底端。

  • 【現場討論直播】

    @徐曉宏楊安澤覺得自己的出身不重要,但今天不適合細講。因為在美國的政治選舉中他顯得太理性,不像其他候選人一樣灌雞湯。他作為一個台灣移民,是有一個很好的故事性在其中。如果他講得好,他可以說,我們今天的經濟模式在某種意義上會煥發新模式,而不是像川普一味地打雞血。被問到中國,他問題比較模糊,會顯得對中國比較軟弱。但我認為如果他能講好中國故事,這對於他的選舉會是一個巨大的優勢。誰也不知道未來,畢竟當年奧巴馬就是因為打族裔牌打得比較好,於是一舉成名成為總統。

  • 【現場討論直播】

    @徐曉宏我覺得所謂的終極問題,就回到了馬克思主義。馬克思說在高度富足的社會,人類可以不再為基本需求憂愁,去發揮自己的創造性。

    如果要開腦洞,AI可以做一些事情,這是一個比較理想的狀態。

    我同意肯定有新的工作,只是新的工作崗位的出現不能靠個體去解決,需要讓政府去做培訓。楊安澤的意思是要相信個人清楚自己想要做什麼。

     傳統左翼認為,政府給你一筆錢讓你去學習,讓你可以享受自由。因為物質的稀缺性思維會導致我們智商降低,如果你每天擔心明天沒飯吃,智商就會下降,人一旦變得不理性,就很難開腦洞、做創造性的工作。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社會學的東西,去開放這樣一個富足性的思維方式。

  • 【現場討論直播】

    下面是QA環節,AI時代人類為什麼要存在?大家可以一起聊一聊。

  • 【現場討論直播】

    #人工智能與就業#

    陳揚斌@東易武我查一些數據的時候有做一些研究,美國社會有多少行業是極大可能被機器取代的?可能性最大的三種行業的服務業、銷售、和office這種support,它們有很大可能性被機器取代。

    以下三點是我從學術論文中提取出來的:

    1. 各種技能職位隨技術革新數據的欠缺
    2. 技術對市場,工作等影響的不確定性
    3. 技術在不同地域的發展和影響力差異

    還有另外一個,我個人的觀點,“技術的進步帶來了整個就業格局的重構”。

    如何去適應?人的力量是很強大的。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危機感,對行業的危機感可以促使我們身處變化中也去尋找新的機會,這就是人自身的力量。

  • 【現場討論直播】

    #人工智能與就業#

    陳揚斌@東易武第三個環節就是一批做科研,比如現在微信語音轉文字,可以用了,包括機器人,電子設備的東西。這幾個環節其實都算是有新的行業產生了吧。前兩個部分收集和標註,對數據其實現在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去接這種項目。比如美國Amazon Mechanical Turk 這家公司,最開始有一個众包平台,美國和第三世界國家的poor whites有什麼區別,他們願不願意來做標住員的工作?中國有很多三四線城市,尤其是貴州,自從貴州有了大數據,有了很多數據標記公司,於是很多職業學校就特地建在旁邊,於是公司招了很多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中國有10萬全職標註員,100萬兼職的標註員,但市場對高質量數據的需求還是很大的。採標市場規模130--400億元人民幣。

  • 【現場討論直播】

    #人工智能與就業#

    陳揚斌@東易武數據標註——主要有三種類型的標註。比如Siri,手機如何識別我們在說什麼呢?它會在前期搜集不同年齡、性別、口音的人說“Hey Siri”的聲音,然後進行標註。因此需要經常有專門的人坐在電腦前人工識別“Hey Siri”的各種語音。

  • 【現場討論直播】

    #人工智能與就業#

    陳揚斌@東易武數據收集——做算法的人,前期需要搜集大量數據,比如要生產一個智能機器人每天晚上陪小孩聊天,那你就需要識別小孩子的聲音和語言,搜集大量小孩子的語音數據。有這些數據,公司才能訓練自己的AI。

    還有自動化收集,我們可以從YouTube等平台上搜集各種語音數據,從一些電影裡的兒童對話數據,機器人可以輸入語音識別。這些數據,有職業道德的公司只會供內部使用,但也有洩露的風險。像英語識別翻譯器,可以請一些英語系的學生專門來錄材料,這樣該公司就可以面向全世界的平台,來做這些服務。

  • 【現場討論直播】

    #人工智能與就業#

    @藏锋 :剛才那個數據標註的環節,我看過一些報導,這種工作職業來分,相當於是用完就放棄的性質,做完對產品沒有後續價值了?

    陳揚斌@東易武 :標註公司其實現在有很多報道,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這個行業,如果我做到比較高質量的工作,即便這一次做完就拋棄了,但是現在有源源不斷的單子會來找標記公司,標完了這一家還有下一家,越來越細分來。加入假如有人要做機器人給小孩講故事、陪老人聊天,這些任務目標都截然不同。在目前算法的環境之下,對數據量的要求是越高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