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儀仔

不敢冒險,才最危險!一隻酷愛自由的人馬座,喜歡藝術、咖啡和韓國的創作人。

喝咖啡都有罪?危害國家安全的咖啡?☕️🥐🇹🇷

發布於
咖啡與牛角包的政治故事

一杯香濃咖啡配上外脆內軟的牛角包,可能是你每天早餐的選擇。可是,你有否想過這組合的背後是隱藏著一個又一個的政治故事呢?

一杯香濃咖啡配上外脆內軟的牛角包,隱藏著一個又一個的政治故事?

惡夢的開始

自 9 世紀開始,波斯名醫就用咖啡來作為一種治療頭痛的藥物。咖啡亦隨著回教(又稱伊斯蘭教)傳開去,信徒為了保持清醒祈禱而開始有喝咖啡的習慣。問題來了,當鄭和下西洋時,以茶作見面禮這行為卻啟發了阿拉伯人:「咖啡是否能與茶一樣,成為平民化的飲品?」於是,阿拉伯人開始阿拉伯式沖咖啡,一家家咖啡店也開始建立起來,想不到這是一場惡夢的開始。

喝咖啡都有罪?

危害國家安全的咖啡

1511年,在回教聖地麥加的一個仲夏之夜,一班信徒圍著火,傳著咖啡喝。可是,剛好被宗教警察發現:「這飲品我們從來未看過,一定是酒!要禁止!」

事實是,當時的宗教領袖認為:「咖啡是宗教專用的飲品,這樣如此平民化怎麼辦?萬一信徒不回聖殿,只去咖啡店,怎麼辦?」而醫生們也表示:「人們都輕易得到咖啡來治病,沒有人來看醫生,怎麼辦?」於是他們聯手宣布:「咖啡有毒!與酒一樣要禁止!」將這罪名放在咖啡身上,雖然「麥加禁咖啡事件」很快結束,但卻成為了咖啡禁令的先河。

1633年,土耳其蘇丹穆拉德四世微服私訪。到訪咖啡店時,發現許多知識分子正在討論帝國制度,並在批評他的施政方式。這一刻,他知道:「咖啡店是危險的地方!嚴重危害帝國安全!要禁止!」於是下令將伊斯坦堡的咖啡店全部夷為平地,喝咖啡的人也要毒打一頓!這也是史上最大型的一次因咖啡而死傷的事件。

最後,直到穆拉德四世死後,咖啡文化才開始逐漸復甦。


嘲笑敵軍的牛角包

在其後的1683年,奧斯曼土耳其集結24萬兵力,由蘇丹親自率領,進攻當時西方世界最大的政治中心——哈布斯堡王室的都城維也納。

在西方世界中,流傳著奧斯曼士兵走路時會發出巨大聲響,眼神如刀劍,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全靠喝一種神秘黑水。對西方人來說,咖啡是一種既神秘又可怕的飲品。

奧斯曼士兵走路時會發出巨大聲響,眼神如刀劍,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全靠喝一種神秘黑水。

當時,奧斯曼土耳其士兵會從地底下挖地道來攻城。在一次試圖從底下炸裂隧道來破壞城牆之時,卻被一個叫彼得(Peter Wender)的麵包師傅發現。他趕緊通知官員,成功阻止了土耳其的攻擊,拯救了國家。因此,他按照土耳其國旗的新月圖案,做了一種「Pfizer」的新月形麵包,讚揚自己的功勞,這就是「牛角包」誕生的故事。

另一方面,維也納人寇爾斯奇(Fanz George Kolschitsky )亦同時越過敵軍,穿越了土耳其的包圍去通知在城外的波蘭援軍,最終,土耳其軍隊大敗,維也納人發現駱駝背上掛著一袋袋的豆子。其他人還以為只是駱駝的飼料,但待過伊斯坦堡的寇爾斯奇卻知道,這就是土耳其最盛行的神秘咖啡。後來論功行賞的時候,寇爾斯奇要求要這些豆子作為獎賞,政府也送了他一棟房子,好讓他開設咖啡店。

寇爾斯奇

一個世紀以後,一名奧地利公主瑪莉安東尼嫁給法王路易十六,堅持要吃到這種新月形麵包。由於法國王后只能吃法國的食物,因此,就將Pfizer改成法文的「新月」,就是我們現在最常見的:Le croissant(牛角包)。原來這不是牛角包,而是月亮包。


咖啡是土耳其傳來的恩物,而牛角包卻是嘲笑土耳其的麵包,從此,成為了史上最諷刺的早餐組合。


緊貼最新咖啡潮流丨咖啡生態

▶ 喜歡咖啡生態嗎? 一鍵支持,請我們喝杯咖啡吧:https://linktr.ee/heycoffeeanimal

▶ 商業合作歡迎來信:heycoffeeanimal@gmail.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咖啡師成長日記】#8 disABILITY

[咖啡師成長日記]#2 討厭自己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