篷内人

江湖女子

陪伴感

發布於

我在想,食物有时给人的只是一种陪伴感。不是味蕾有多刺激,仅仅是它陪着你度过了腹无食,浑身发抖的某个零碎时光而已。
   天有凉风降,草场一叶秋。西门一碗锅巴饭,七八块肥鸡五六把洋芋头丝两三把卤豆条一个茶叶蛋,还有一喋喋油绿的包菜丝儿。好得很!你不能想象一个人在肚子叫饥,空空荡荡,哪怕放一本要紧的书在眼前脑子里都是肉的感觉。于是它滑到胃里的那一瞬间,啊,天地失色!各种绿的、卤的、酥的、嫩的,全都饱满、欢快地盛在你的勺子里。我觉着就那几秒,你可能盛起了一整个节日,这是我们自己的节日啊!一年十二旬,二十四季,我唯一珍之重之的就是冬至。它摆动在冬吟白雪诗的肃寒里,却徐徐依依热热腾腾地唤起五洲四海之客的归心。是思归之心么?是的,然此归非故园,而是那不着边际的、点苍岁月里的一时停留。此刻谁陪着你,谁在你的身边?亲人爱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哥儿姐们还是陌生人?或许都不是,当你在远方流浪的时候,可能只是街头一碗葱油拌面或者像冻豆腐的鸭血粉丝谈陪着你。不是么?
所以,或许跟了很多别人安利的,好吃的也罢、好看的也罢、网红的也罢、犄角旮旯里的也罢,我始终没有吃到很感动的味道。什么是感动,你们知道吗?咱们还记得感动不?在我碗里,它是冒着热气的五丈原黄焖鸡锅巴饭;还有某个628公里的夜晚,你从我这里夹走的一块猪脑——那团对我来说又糯又可爱的髓子,对你来说却是充斥着腥膻的暗黑料理。中华上下多少年,小女子敬你一筹,敬猪脑一筹,敬我那无声无息无风无波便被香帅偷走的心。你可知道,同食一碗的波澜不惊,胜若君绾青丝,细描眉毛,偕白手。然吾亦爱自由如风。
    多年前看过一本甜点小言,我想它冥冥中吸引我的一处在于,作者知道,食物是可以表达人的心情的。当时仅感受到此而已,过了这么久我才发现,原来食物除了表达ddesigner的心情,还能给饱腹者以陪伴。这种陪伴或许不是那么畅快的,然而它却真实地感动过你。
   我想做出 有陪伴感的食物。谢谢冬天。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