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台灣山東人

來自台灣中央山脈之東 現住美國 基督徒

Harper's Letter 關於公義與公開辯論的一封信

原文在此: https://harpers.org/a-letter-on-justice-and-open-debate/

關於公義與公開辯論的一封信

2020年7月7日

底下這封信將會發表於十月份雜誌的書信區中。我們歡迎您將您的回應寄到[email protected]

我們所處文化的制度正面臨一個需要被審視的時機。一方面,關心種族與社會正義的抗議者充滿力量的行動,已經引燃了遲到的警政改革的導火線,並且喚起人們注意到我們整個社會中,不僅僅是在高等教育、媒體,人道、及藝術等領域,都需要更多的平等、更多的包容。但是另一方面,在這個覺醒的呼聲中,也強化了一種新的道德態度與政治決心。這個態度與決心往往會弱化我們原有的開放辯論與兼容差異的常態,取而代之的是對於符合某種意識形態的要求。我們樂於見到第一方面的進步,但是我們也要針對另一方面的方展表達我們不同意的聲音。不自由主義(illiberalism)的力量已經在世界各地逐漸加強,危害民主體制的美國川普總統就是最其最有力的幫手。我們在抗拒川普的過程中也必須謹慎,不要犯了與右翼民粹獨裁支持者所犯的同樣錯誤,落入了另一種的絕對教條或是威力脅迫的危險。只有我們齊聲反對當前的這種各方都堅持不寬容的氛圍,我們所冀求的民主式的兼容並蓄的理想才真正有達到的可能。

在當前的政治與文化氛圍中,應該是自由社會基本條件的自由分享資訊與想法,已經慢慢被緊縮。我們對於激進的右翼人士這樣做並不訝異,但是我們的文化中對於思想的審查已經不只僅存於某些人的現象。社會中充斥著;對於反對觀點的絲毫不容,公開羞辱對手的熱潮、將對方趕逐出社會的手段,將複雜的政策議題化解成盲目道德信仰的傾向。對於所有嚴謹的或甚至尖酸的反駁言論,我們都支持其價值。但是,我們現在常常看到的是,對於所認定為冒犯或是不合意的言論或思想,馬上引發群起圍攻要求儘速並且極嚴苛的報復發言者。尤有甚者,一些機構的領導人往往出於公關或危機控管的理由,馬上就採取急率及不符合比例原則的懲罰性處置,而並非仔細思考下的改革手段。因為在報章上發表了有爭議的文章,編輯就必須下台。因為有人指控真實性的問題,書籍就必須下架。媒體從業者不敢書寫某些被視為禁忌的題材。因為在課堂上參用了某些文學作品,引發教授被調查。因為將學術性的文章流傳讓同業評論,研究人員就被迫離職。有時候因為一些笨拙的錯誤,有些機構的領導者就必須下台。在這些例子裡面都有各種的理由,但是整體的效果就是,對於我們言論能夠不引發報復的邊界正在一步一步的收窄。我們已經開始社會已經付出代價,對於一些危險的題材,寫作者、藝術家或媒體人員已經不願意碰觸。他們擔心若是他們的作品離開了社會的共識,或甚至只是對於主流意見沒有熱烈的贊同,他們就要付出喪失生計的代價。

這樣令人窒息的氛圍發展下去,最後將會傷害我們這個時代所珍惜的價值。對於辯論空間的緊縮,不管是出於高壓的政府統治,或是出於不容異己的社會,都會傷害缺乏權力的弱勢者,並讓所有人的民主參與能力受到限制。如果我們想要反對錯誤的想法,最好的方法是公開檢驗、公開辯論、彼此說服,而非試圖讓對方禁聲或消失。我們不相信對於公義與自由,我們必須要做虛假的取捨。公義與自由,必須彼此互補才能存在。作為一個寫作者,我們需要一個文化氛圍讓我們有空間嘗試、挑戰危險、甚至是犯錯。我們必須要保留善意的不同意的可能,而不需要害怕對於自己專業的可能後果。如果我們不挺身捍衛我們的創作空間,我們就不能期望公眾或國家來為我們挺身而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