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步

喜歡故事,目前想要的頭銜是在名字後面加上『作家』 小說或是詩,得看大腦靈感 非專科出身,請多多包涵,或是扭頭就走。 『點燃火柴的剎那,一聲輕響,便透著整個世界的浮華』

#4 連結

拉住的那隻手緩緩的放鬆下來,沒了那股緊繃的力道,我也鬆開一隻手,改只用右手輕輕牽著

 


她就讓我這樣牽著,依舊沒有說話,眉毛也不皺了,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盯著房門,看起來似乎好點了,但我知道她這是在自己在生悶氣來著,她知道我不可能撒這種謊,她知道如果我要騙她的話,有無數種看起來更好的辦法,當然騙不騙的過與騙過後被發現是什麼下場,是另外一回事了,但不會是這種,不會是聽起來這麼離譜的藉口,因為代表那是真的,所以她才只能生悶氣。


 

就這樣誰都不講話的,過了一下子,可能是氣到一個段落了,她轉過頭來看了我

 


『這次解釋我勉強接受』梓心語氣雖然平靜,但聽得出來還是在生氣,恩..不是聽得出來,也感覺得出來,右手開始傳來炒豆子的聲音了,沒事沒事不痛不痛

 


『不准再有下次,什麼事都不准瞞著我!』那是沒有討教還價的眼神

 

我苦笑點頭

 

哼了一聲,梓心甩開我的手,說了一句『睡覺!』就大步往臥室走過去,我邊揉著自己的手邊跟著

 


那之後的幾天,還是憋著一口氣的她,不死心的的來來去去的調查,但過了三天後就算是她也不得不承認,真的是什麼也找不到,憑空消失,真的,就像夢一場,而事情也就這樣告一段落。

 

我盡量不想起這件事,當然也只是盡量而已,其實還是會下意識的調查一些有的沒的,但老樣子,什麼都找不到,直到三個禮拜後,一個將夢延續下去的機會自己按響了門鈴。

 



喝了口咖啡,打完文件裡面的最後一個句點之後,吳子峰長長的往後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就這麼順著癱躺在沙發上,雖然有點難產,但還是在死線之前成功的生了出來,不然就又要接到責編的奪命連環call了,瞄了一眼手機裡的通訊錄,算了,不急,等一下再打電話說就行了,隨手將手機塞進口袋。


死裡逃生令人心情大好,一口氣喝光杯裡的咖啡,吳子峰邊走邊晃的準備走到廚房去,腦袋開始回想今天自己到底是怎麼過的,但除了word文件的介面,還真的沒有什麼印象了,更不用提今天到底吃了什麼,為了趕稿熬夜是家常便飯,一整天三餐不正常更是老毛病了,今天只吃了什麼來著?吐司?

 

將杯子放到碗槽裡,接著熟練的打開櫃子,裡面是滿滿的泡麵,左邊炸醬麵右邊肉燥麵,兩者徑渭分明,中間則用冬粉隔開,吳子峰直接拿了包肉燥麵就關上櫃子,左邊的肉燥麵看都不看,哪怕聰明如他,依舊不懂怎麼會有人不喜歡吃肉燥麵,只喜歡吃炸醬麵,每次說到這個還要別人承認是肉燥麵比較好吃,不說就打人,而打又打不過…吳子峰撇了撇嘴,當然也就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他才敢稍微說一點正義之言,炸醬麵黨…呵,至於冬粉也就是他們兩個,偶爾都想想換換口味的調劑品而已。

 

盛了些水,煮開,打了兩顆蛋與丟入一塊備料,那是他們兩個為了方便想出來的方法,只要先切好再冷凍起來,需要的時候丟個一塊就有料了,最後再灑上點蔥花,大功告成!

 


小心翼翼的端到客廳,聞著香氣,吳子峰覺得整個人的心情都愉悅了起來,哪怕整天下來唯一像樣的一餐是泡麵,但看起來依舊是人間美食!站起來又走回廚房,又走回客廳時除了筷子又多了一個水杯,那算是他的小習慣,在吃飽之後喜歡用無味的水漱漱口,哪怕吃那餐有湯也是一樣,他不喜歡讓嘴巴有味道。

 

剛走進客廳,還沒能坐下,電鈴卻突然響了起來

 

『是誰?』沒有傳來回應,而是又按了聲門鈴

 

看了眼距離門與沙發的距離,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也沒有放下手上的東西,就這樣走去開門

 

『誰阿?』疑惑的打開門,事後回想起來,確實是大意了點,也許先透過貓眼看一眼後面,就可以少掉許多麻煩了,但也許只是事後諸葛亮而已。

 

打開門,門外站著三名身穿黑衣的男人,一個站姿靠後仔細注意著周遭動靜,一個在前按著電鈴

 

『請問你們是..?』我疑問道

 

『初次見面,很開心見到你,吳先生,我們需要你跟我們走一趟』居中的男人,微笑,慢慢的取下臉上的墨鏡,一雙清澈蔚藍的眼睛,隱隱發光

#1 連結

#2 連結

#3 連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