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小鹿的藍色森林(互讚互拍)

互拍互讚,努力回拍,一起拍起來。 個人網站:https://happydeer99.com/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ppydeer99

第七章 小兔子

「連這點都做不到,他算什麼男朋友?」

雖然某些角度來看,M的說法也有些道理,但我仍很直接的覺得M的觀念很奇怪,八成是被洗腦了……又或者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話語。
慶幸的是,M解脫了,那個男人的家庭也解脫了。
至少是安全了。

已經發生外遇狀況的婚姻,或許最好的結局是,在事情還沒曝光以前,悄悄結束。

現在就只等時間慢慢過去,讓一切淡去,無論是情、愛、或是傷。


怎麼可能。


過沒幾天,M的門口來了一隻兔子。
那是一隻以棕色毛為主、夾雜著一些白色毛的小兔子。看體型,還是幼兔。

M是聽到敲門聲才出來看的。
當時的M,經歷了分手、差點跳樓、救回自己,再到成日以淚洗面,最終慢慢平靜,相信是彼此的債還清了、緣盡了,雖然隱隱的心痛還在持續,但相信這個選擇是對的……

然後兩聲熟悉的敲門聲,打破了M好不容易獲得的平靜。

M開門後,望著藍色籠子裡的兔子。
她曾經不止一次跟K提過,想養一隻貓咪或兔子陪伴自己。
畢竟一個人待著的時間太孤寂了。
若是回到家能有一個小生命在等待自己,即使只有自己一個人,家也是暖的。
但因為M從小的觀念—「生命怎麼可以買賣」,加之怕自己照顧不好,以及不願面對與小生命的生離死別,所以一直沒有主動去購買或收養任何的小生命。

「除非是有緣遇到,那另當別論。」M說。

在M的一生中,曾經也養過狗、養過鳥,甚至還撿過蝙蝠、救過在黏鼠板上的老鼠。
但那都是因為這些小生命遇到困境,而M剛好遇到,拉了牠們一把。
有些順利活下來了,有些還是離世了。但即使離世,至少也曾經被愛過。

因為M是一個無法坐視小生命遇到困境而不管的人。
所以即使每次都哭得要命,M還是會試著伸手救援每一個有緣遇到的小生命。

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會成為傷害另一個家庭的人。
我怎麼想都難過。

門外只有兔子,沒人。
M望著兔子看了一陣子,緩緩靠過去蹲在地上,湊近望著兔子。
而籠裡的兔子毫不驚慌失措,也是靜靜的蹲在籠子裡,一雙圓滾滾的黑眼睛睜著,偶爾轉頭望一望周圍。

M起身提起籠子,往外踏一步看向門旁轉角處,K正靜靜站在那,雙手插在口袋裡,望著她,眼神中寫滿了思念,以及。

在那短暫的瞬間,M的思緒轉了又轉,面對這一隻不知道怎麼養的小生命,說不會緊張也是假的。

「進來吧。」M冷著臉說。然後任由門開著,逕自提著籠子走進房裡,將兔籠放在桌上。
K小心翼翼的跟上。

M的面無表情並非刻意裝的,而是出於一種心死,以及哭了好幾天後的心累。
她的眼中沒有K,只有籠子裡的小兔子。
而對著小兔子望著久了,M的眼神裡也多了一絲溫柔。

M很想摸摸那隻小兔子,但又怕被咬,也怕嚇著牠。
K看了,一邊解釋如何跟兔子建立感情,一邊伸手靠近籠子去撫摸兔子。

「我還特別選了最有活力的一隻。」K說。

在K的引導下,M漸漸的敢碰兔子了,也開始嘗試抱兔子。
小兔子也很乖很配合,能靜靜地窩在M的懷裡,甚至在M的懷裡睡著。

這隻來到M生命裡的小兔子,成了M與K之間新的連結,就如同兩人擁有了孩子一般。
雖然K最初是說,希望能有隻小生命,在他跟她分開後,陪伴著M。
但對M來說,她是牠的媽媽,他是牠的爸爸,他帶牠來,他有權可以來看看牠。

K小心翼翼的修復著與M的關係。
藉由幫M布置小兔子的居住環境、幫忙一起想辦法改善小兔子的籠內擺設,K得以漸漸的開始恢復來M這裡的頻率。
兩人的關係不斷在恢復,但M的心裡還是隱隱卡著什麼。

小兔子來到家裡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某個週日的早晨,M在陽光中醒來。
燦爛的陽光照耀下,小兔子一動也不動的倒在籠子裡,半睜著眼睛,身子已經僵硬。

在這之前,M就帶小兔子檢查過身體了。
獸醫說,小兔子過瘦,可能是在寵物店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好好飼養了。
獸醫開了補充營養的草粉給M,M也每天努力的餵食著小兔子。

卻沒想到,還是救不回小兔子的命。

那天是週日。
K固定在周六傍晚加班完後來看M,之後返回老家跟家人同住,直到週一才回來。

M哭著把小兔子離世的消息和照片發給K,並說不知道怎麼處理過世的小兔子。
K收到消息後震驚了一下,安慰安慰了M,並要M先將小兔子裝在盒子裡包好,隔日星期一早上他會過來處理。

M收起了手機,把小兔子抱在懷裡哭了好久好久,眼淚落在小兔子眼裡,彷彿小兔子也在哭泣。
M就這樣一個人呆坐在床上,不斷回想著自己哪裡做得不好、小兔子何時開始有虛弱的徵兆而她沒發現。

偌大的房間裡只有M一個人孤零零的身影。

小兔子走了,她又只剩下一個人了。

直到太陽西下,M仍鬱鬱的窩在床上,思念著她的孩子。
她突然想起兩年前,也是這樣的一個週六,也是如此陽光明媚的日子。
她帶著她的狗狗去散步,狗狗卻在追逐另一隻小狗的過程中,被車撞上,驚恐的跑得無影無蹤。
M慌張地找著狗狗,那隻她從還是幼犬就救回來、從小一直跑醫院、好不容易拉拔成犬的狗狗,她的孩子。
她與K也是因為討論如何照顧這隻狗狗,才開始熟起來的。
K就如同狗狗的爸爸。狗狗對K也是很信任很喜歡,總是搖著尾巴窩在K的身邊,也只聽K的指令。
但當M到處找不著狗狗、傳訊息給K的時候,K也只能簡短的打字安慰M,無法打電話跟M說說話,無法到M的身邊陪伴,也無法來幫忙找他們的毛孩子。

因為週末的時間裡,K都和家人在一起。
那是他家人的時間。

如今也是一樣。

M想起某個突然暴雨的日子,鄰近下班時間,風雨大得像是颱風天。
騎機車的M望著傾盆大雨,無助的想著怎麼回家。

「叫你男朋友來接啊。」M的朋友說。

「他沒辦法。」M面不改色的說。

因為知道他沒辦法來,所以,M也從沒在心中期待或失落過。只是很自然的不去想這個方法。

「連這點都做不到,他算什麼男朋友?」朋友是知道M和K的狀況的,但還是氣憤地這樣說。

「他也是不得已的,不怪他。」M平靜的說著。

但那句話卻烙印在M的心底,總在某些時刻想起,例如現在。

在最需要對方的時候,對方卻無法陪在身邊。

這是多大的難過。


隔天一早,K比往常更早來到M的住所,接走了小兔子,將牠埋葬在他們兩人以前常去走走的河堤邊。

小兔子走了,卻在M與K之間重新連起了線。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小兔子走了,卻在M與K之間重新連起了線

2021.11.23. 16:15

(待續)

原文連結快樂小鹿的藍色森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