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三月,陽气動,靁電振,民農時也。物皆生,凡辰之屬皆从辰。

人格战——香港风波在大陆

發布於

刚刚发了噩梦,梦到我家后面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大宅子,突然没了声音,我越墙进去看,是满地的尸体,我本以为是人与人相残,结果才发现是一些兽类,本来卑微无魂魄的,却撑大了身体,像是恶犬一般大的老鼠,和狮子一般大的恶犬,都生出血红血红的眼睛,对屠戮垂涎三尺。在梦里我报了警,很快被当作第一嫌疑人,戴上了手铐。

我从来没有戴过手铐,在梦里却那么真实,手铐冰凉,沉甸甸的,确实怪吓人的。

不想再睡了,想写点东西。内地已成流言的狂欢,这与香港有共通的结构,香港打压抗议者,却纵容白衣人的暴力。内地打压说真话的人,却纵容造谣污蔑香港的言论。历史总是相似,短视的统治者总想与暴力和谎言为伍,最终依赖暴力和谎言做他们统治的保障。

我不想说 “这样的统治就快到头了”,我不敢这么想。我当然曾经这样安慰自己过,如果我们真的诚实面对,就知道这是安慰自己的话,“一个人人互相举报的社会,就要到头了”,“一个依赖暴力与谎言的社会,就要到头了”。这还是因为我们迫切的想让他结束,就像是从一场噩梦中突然醒来一般。

但谁能保证他会结束,而非在暴力和谎言中壮大呢?真正的战场在我们的人格,突然我有点理解文化大革命时代。中共擅长(或是社会主义政权擅长)以意识形态冲突和挑拨人民间矛盾实现其统治。文革中,同样是斗争与抹黑,谣言和标语,只是一个是涂抹在墙上,一个是发表在网上。当追求真相的人成为少数,整个社会成为一场人格的较量。

我对共产党行将就木没有信心,却对这场人格较量充满希望。

这几日在豆瓣发言,评论中总是涌入越来越多的小粉红爱国者,在下面谩骂讽刺,拿出真理在握的姿态。这确是挑战之所在,在最近的舆论环境中,他们确实 “真理在握”,权力拥戴他们的言论,在所有网络公共环境中,他们都尽占上风,他们掌握举报的权力,却可以免于被删贴的厄运,我看他们不仅 “真理在握”,他们还 “大获全胜” 了。

那我希望何来呢?我反过来点进这些 “爱国者” 们的豆瓣帐号,发现他们也类似的,爱看网文,关注综艺,沉湎娱乐。那些慷慨激昂的爱国陈词,和杀气腾腾的斗争宣言,间或的夹杂在对综艺节目的评头论足,和对网文的赞扬享受中。变得和那些东西一样虚假速朽。这政权能延续多久我不知道,但我对香港问题的关注将远比红小将们持存,这是我确定的。

之前到香港,最让我感动的,是被称为 “后雨伞” 的氛围。一件历史性的抗争最后失败,无功而返,人们退回平凡的生活。大陆这边早没了对这件事的关注,连造谣生事和讽刺揶揄的都没了。但港人还记着,在心里发酵咀嚼,终于成为今年盛大的时代洪流。真的与假的,在一时难分胜败,甚至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那假的无所顾忌,显得胜券在握,那真的反而压抑沉寂。

这是每个人自己人格的作战,香港人赢了 “后伞运” 的这场人格战,没有忘记,没有沉沦,没有滑向权力,那边是看上去被保障的胜利,是安全,是威风凛凛,言语里都是民族大义,历史浩荡。而属于人格的,是艰险长路,是做好准备,这个依赖暴力和谎言的政权,真的可能长存,而你终其一生,将在他的阴影下生活抗争,面对风险,你会做一辈子的少数派,在谣言和愚昧的夹缝中书写,在摄像头与安检的注视下行走。

交出人格,生活将立即变成坦途,而怀抱这颗滚烫的人格,他灼伤你的手,令你夜不能寐。最终伤口生出了茧,你才习惯捧着他,安然入睡。经历后伞运又再次奋起的年轻人,保住了他们的人格。而我们已经一败再败,历经延安的整风,文化大革命,八九的风波,历史一再带来类似的伤害,这个国家似乎没有从这些伤害中学到什么。文革的受害者,成为今天的加害者,文革中被斗倒的黑五类,今天已然年老,但依旧笨拙地在微薄转发辱港的消息。

在这一切都看上去毫不值得的时候,就真是人格的考验了。不在今日,也许在一年后,可能这场风波已然平缓。那时,大陆人还能怀着他最大的真诚,活在 “后反送中舆论” 的风波里,发酵咀嚼着今日所有的正义人共担的屈辱和失败,维持着那颗滚烫的心,以他的温度继续活下去吗?

我们的人格,也就在那温度之中。一时胜利可以靠卑鄙铺就,一个政权确可靠无数卑鄙的一时胜利得以延续。但人的历史,只活在人的人格中,真正持存的,是我们用自己的人格打出的话,行出的路,越多人怀抱人格勇敢且持续的言说,历史就在其中缓慢成长。

这就是我对这场人格较量的希望,我们一败再败。而这次,也许是我们赢的一次了。

從豐縣到香港,我們在抗爭什麼?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