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10 偵探乙

小九與父親閒聊著……

   寇嚴見 白蘭走向了大門,便對著 小九說 “小九啊~妳坐一會兒,我拿個資料”說罷便起身走向 十三的房間


此時大門金屬轉動的誆啷聲響起,不久之後 白蘭領著一位穿著奇特的中年人進門,小九好奇的看了一眼。


只見此中年男子,合身的黑色西裝,妨韓式的風格,略顯得有些緊身,整體看起來清爽舒服,一米八的身高,生的是英俊挺拔,可惜卻因為頭帶著鴨舌冒,臉上帶著口罩的關係,只能夠隱隱約約大致猜到其輪廓,而臉上唯一能見著的是其深邃有神的眼矇,總之整體看起來給人一種奇妙的神秘感。


中年男子進了門,跟在 白蘭的後頭,兩人很快的也到了客廳,小九看了一眼後,中年男子給自己的第一直覺,有些說不出的親且感,心下想著,父親都稱呼其小乙,從剛剛父親在電話中的對話,也覺得兩人的關係因該不陌生,便對其微微點了個頭報以淺淺的微笑,算是打了個招呼。


中年男子見小九看向了自己,也是微微的點了個頭, 卻是沒有說話。


“唉呀~小乙啊,動作真快,才過去多長時間,你就來了”寇嚴剛從 十三房間走出來,便對著中年男子開心的說道


“老闆”中年男子也像寇嚴點了個頭,壓低著嗓子說道


“來來來~坐下來,還站著幹嘛……白蘭快招呼 小乙坐”


於是 白蘭便招呼那中年男子坐下,中年男子則是先對著 白蘭禮貌的說了聲

“謝謝”


然後將手中提的兩樣東西放在桌上,對著 寇嚴恭敬的說道

“老闆,您要的東西都在這裡,只是那個……”中年男子說到最後還不經意的看了 小九一眼,彷彿在對 寇嚴示意著什麼事情


小九也察覺到了一絲絲奇怪的氣氛,便開口說道“我……是不是需要迴避一下”小九輕聲的說道


寇嚴與中年男子互相看了一眼,便笑著道

“沒事~小乙啊~你真是的 小九又不是外人,先坐著別那麼緊張,喔對了,還沒給妳們介紹介紹呢”說罷又對著中年男子介紹 小九說道

“這我女兒 寇小九,你就叫她 小九吧,也是你 十三……因該是要叫伯母對吧,最疼愛的女兒,現在在那個那個……什麼來著的教會做傳道師,專門教人改邪歸正~你可要當心了啊”


小九聞言便對著中年男子點頭微笑道

“你好,叫我 小九就行了,是爺亨教會的傳道師,別聽爸爸胡說”


寇嚴不好意思的道

“對對~是爺亨教會,妳看爸爸這記性,老是記不住”寇嚴笑著又對 小九介紹著中年男子道

“小九啊~這是爸爸一個老朋友的兒子,目前自己在做私家偵探,是爸爸御用的私家偵探,妳可以相信他,他姓林叫做……”

“咳咳……就叫我 偵探乙就行了”寇嚴正要報其姓名的時候,中年男子便出聲打斷的道

“喔~對對~偵探乙……我又忘了,現在是個偵探,保密保密,小九妳就叫他 小乙哥就可以了,畢竟他年紀長妳許多”


“不用客氣,可以直接稱呼我 小乙沒關係”

“嗯……好的 小乙哥”


寇嚴笑著笑著就轉頭看了桌上的東西,便先將自己拿出來的牛皮信封與 偵探乙拿來的放置一邊,反而先動手將咖啡分給眾人

“拿鐵是 白蘭的,小九跟我是美式,嗯~不愧是女兒,這點倒是像我……咦這杯是……小乙的”寇嚴拿起了 偵探乙的咖啡還刻意聞了一下


“喔~真的是咖啡的味道,我還以為裡面裝的是啊達~你小子轉性了啊”寇嚴將 偵探乙的咖啡遞給了他


偵探乙點頭說道

“老闆,我開車呢”

“喔~也是……酒駕最近抓得嚴,你小子還算機警”寇嚴打趣的道


寇嚴拿起了咖啡,聞了聞味道,露出享受的表情後,便喝了一口說道

“對了~這次樓下警衛沒有攔你了啊”


“沒有~他們讓我簽個訪客單,就直接放我上來”

“哦~我還以為會跟前幾回一樣,來個以武會友呢”

“這倒是沒有”偵探乙也喝了一口咖啡,回答道

“上次啊~真是精彩,你一手……變速的太極拳,打的一干警衛毫無還手的餘地,我光是看錄像回放,就覺得熱血沸騰……小乙你

真行”寇嚴雙手比畫著太極圓說道


“我那只能算是粗淺功夫,算不了什麼,比起公園裡打太極的爺爺們,我這只是些花拳繡腿罷了”

“喔~何時也教一教你寇伯伯啊~”

“老闆你身體不適合我這一路子,我這都是實戰技巧,怕老闆您身體吃不消,但是若是為了強身健體的話……我可以幫你介紹一些師父,等您身體調理過來,就可以跟公園的阿姨們學學土風舞,到時身體因該會強健起來”

“喔~這樣啊~一言為定,我跟你 歆姨一起學哈哈”


寇嚴與 偵探乙一時之間聊了開,果然男人間的話題,永遠離不開那些聽了,會讓人熱血沸騰或臉紅心跳的事,比如說武術、技術、酒精或是女人,好在 小九與 白蘭這兩位女士在場,兩位男人才沒有因著一時的興起,將話題帶偏。


兩位男人正聊著一些瑣事之際,一旁的 白蘭首先以準備中餐為由,起身離去,而 小九的雙眼則是默默的看著一旁的公事包,一邊品嚐著咖啡一邊壓抑著內心的好奇。


白蘭離開後不久,寇嚴與 偵探乙聊著聊著,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各自喝了一口咖啡後,將咖啡放置於桌上,寇嚴輕咳了幾聲,清了清嗓子,才拿起其中的牛皮信封袋,將裡面的文件拿出來,放在 小九的面前說道

“小九啊~這是你媽媽生前就留給妳的,是她的遺囑,當然繼承文件爸爸都弄好了,而且早在妳滿二十歲的時候就生效了,現在妳看一看,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有空去走一走,交接一下,那裡還有妳媽媽留給妳的禮物”


“這是……”小九看了看文件,又抬起頭眼神充滿疑惑的看著父親

“妳沒看錯,這是一家公司的經營權,妳是唯一的繼承人,這可是妳媽媽的心血,妳可別搞砸了”


小九看著文件上頭寫著 湖中月文化社,上頭的經營者的名字竟大大的寫著 寇小九三個字,這讓 小九相當的疑惑,翻開一看裡面記載著 湖中月文化社的各樣事蹟,滿滿的文字與數字,一時之間讓一直以來數學就不太行的 小九感到一陣暈眩,趕忙將文件收好,推至 寇嚴面前說道

“爸爸我現在是傳道人,只想專心傳講 主的道,這些事情我實在是一竅不通,還是交給你經營吧”。


寇嚴聞言卻是扳起了臉孔嚴肅的道

“不行……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但唯獨這件事情,絕對不行,妳必須接手,不然將來我拿什麼顏面去見妳死去的母親,妳又如何對得其妳的母親,這是她耗盡一切為妳而預備的,怎麼可以說不要就不要,我不管妳有什麼理由,這事情妳必須接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09 父、女與 白蘭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