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09 父、女與 白蘭

十三真是個傳奇女子……

    父女倆坐在了客廳,還沒等 小九坐穩,寇嚴便向 小九問起了一連串的問題,這些問題由 小九高中畢業後的去向一直到 小九在神學院讀書的情形,然後到就任傳道人、開始牧養教會,諸多問題看似輕描淡寫,但每個問題都讓 小九難以招架,好在一家人畢竟共同生活了至少十八年,對於父親的性格,沒人比 小九更瞭解透徹。


小九在來之前也早在心中模擬著父親會問的問題,這些雜七雜八的問題,也絕對不是表面那樣的膚淺,回答父親的問題必須了解父親為何要這麼問,明白了其本意才能回答出父親真實想知道的答案。


或許是商場爾虞我詐的環境,使得 寇嚴習慣性的武裝自己,好在 十三生前常常在這事上指責自己,才將 寇嚴對於旁人過於武裝的對話模式改變過來,畢竟一家人若是連對話都要那麼憶測對方的心思,這也太糟心了。


小九坐下後,或許是成長的過程中,受母親 十三的影響,耳讀目染之下,站有站像坐有坐姿,雖然沒有上過任何時下最夯的,美姿美儀的課程,不過那些年每晚跟著母親 十三,在電視機面前耗費整晚的時間,學習著電視機裡,那風華絕代佳人的體態,一舉一動一笑一抿,以至於母女倆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說不出來的韻味。


尤其是 十三,簡直是活生生的古人,與 寇嚴出入任何場合的時候,總是會吸引眾人的目光,而相比之下 小九就沒有那麼的古風滿檔,十三恍如生於唐宋般的女子,溫柔婉約俠骨柔情,持家有方胸懷家國,恍如盛唐時期走出來的女子並無二緻。


而 小九就好比晚清民初時期般的女子,溫柔裡總是透出一股剛毅,或許是本身是原住民的關係,微笑中總是藏不住樂觀、熱情與真實,當然也或許是母女倆喜好的戲劇不同罷了,各有各的路線與風格。


小九優雅的將長裙往兩邊繃緊壓至腿下,兩腿併攏著坐著,小腿緊緊靠在一起,雙手交疊著輕靠在右腰處,臉上掛著微笑,不及不徐的回答著,父親所問的問題,小九回答的方式也頗有自己的一套,對於自己方面的問題,能說的便如實以告,不能說的或是不想說的,便一字不露的微笑帶過,而有關於別人的事情,小九則是隻字不提,只一句“別人的事情我不說”來帶過。


這樣的軟回答方式,屬實也讓 寇嚴碰了個一鼻子灰,所謂軟槌子碰著軟釘子,一鎚一個軟再鎚一個扁,三鎚過後卻絲毫未進半分,父女倆聊著聊著,白蘭也忙完廚房的工作,便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跑出來站在一旁,靜靜的聆聽。


見 白蘭站在小九身後,寇嚴便請 白蘭也一起坐著閒聊,白蘭起初也不太願意,畢竟主僕有別,但是面對 寇嚴與 小九雙雙起身相邀之下,便坐在 小九的身旁,也或許是因為 白蘭的在場,寇嚴父女間的對話也就比較自然一些。


白蘭是 十三的閨蜜,她們之間無話不談無話不說,從小一起長大,嫁給 寇嚴之前,吃住睡連洗澡也都在一塊,正因為是母親最親近的人,便也是 小九最為親近的長輩,畢竟與母親生活的短短十年,白蘭可一直都在一旁,簡直是第二個母親一般,而 十三故去之後,白蘭便成為陪伴 小九成長的唯一長者。


以至於 小九在喪母之後,幸虧有了 白蘭的細心陪伴與照顧之下,心性並沒有多大的變化,正因如此 寇嚴感念 十三、小九母女與 白蘭的關係,本欲高價聘請 白蘭來做幫傭,當時出的價碼令 歆之馨都感到高的不可思議,更讓人訝異的是 白蘭竟以願一生無償的陪伴 小九為由,一口回絕了在當時的薪資環境中,算是主管級別的頂天價碼。


寇嚴當時也是一口拒絕,畢竟是 十三生前最親近的人,照顧肯定是要照顧的,只是想換一種方式來照顧,但是要她無償的作白工,自己怎麼也對不起自己的良心,當時家裡沒了個既能煮又能整理家裡還能能顧孩子的人,也實在是沒有了辦法。


雙方僵持一陣最後雙雙各自退了一步,寇嚴交給 白蘭一張裡面存有十萬的銀行卡,每月補足十萬,不問花費去向金額大小,這讓 歆之馨當時默默的埋怨了好久,沒辦法誰叫 二夫人滴水不沾,不食人間煙火,有臉蛋有身材有智慧,就是沒有做家事的本事,所以只能無奈的接受,畢竟當時連自己的兒子 寇勛都向著 白蘭。


好在 白蘭持家有度,卡裡的錢全部都花費在 ,寇家所有一切的用度上,除了自己的瑣碎的電話帳單勞健保等等,竟分文未取分毫未少,這事讓 寇嚴與 歆之馨知道之後都感到無比的汗顏,雖苦勸其可在對自己好一些,但是 白蘭只說一句話便讓 寇嚴感慨不已,歆之馨慚愧無地自容。


所以 寇嚴見到 白蘭,兩人雖然是主僕關係,但心底卻把 白蘭當作家人一樣的對待,雖然 白蘭自己老是以僕人自居,行事為人也真的像是僕人一樣,守分寸知進退說話有度尊卑有序,但是 寇嚴一家卻還是當她是家人一般的對待,尤其是 歆之馨更是將 白蘭當姐姐一樣的對待。


白蘭加入聊天之後,便聊到 小九獨自在山區牧會的境況,小九本來是報以微笑而不答,而頂級商人 寇嚴則是似笑非笑的,起身翻開電視櫃,從中拿出一本簿子,走回來念著

“寇小九傳道師,本俸兩萬兩千元,享勞健保,牧會於爺亨教會、聚會人數……等等”


聽到夫父親念著自己所牧養的教會情況,所說的內容竟然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舉凡教會人數、實際人數、薪資架構、職業群體等等,好似經過專業的分析師分析過後,所呈現的都是數據,自己越聽越坐不住於是急忙開口道

“爸爸別在念了……”


寇嚴搖搖頭說道

“怎麼~在爸爸面前妳還能隱瞞什麼,這麼一個窮鄉僻壤的小教會,連個體面的建築本體都沒有,我這數據上面還顯示,近半年來的收支已經是不平衡了,妳啊過不久可能還會沒薪水的啊”


小九輕皺著眉頭說道

“沒關係~會漸漸好起來的”


“是嗎~這上面的分析還說道,潛在信徒佔無信者與其他信仰的百分之十,而全部落人數總人口只百來人,我們給他算一百人,你們教會只佔百分之二十,而潛在信徒的百分之十卻不足十人,這其中還包含沒有生產能力的老人與幼童,也就是說妳繼續待在那裡是一點錢途都沒有,妳沒餓死也會拖垮人家好好的一間教會”寇嚴肅然的道


小九搖搖頭說道

“爸,我知道你很喜歡看數字,沒錯這些分析師所做出來的數據,有著一定的道理,但是無論怎麼分析,有幾樣是你們分析不了的”


“喔~還有現在還有電腦算不出來的,難道不是土豆嗎~”寇嚴輕笑著道


“有~信心、及 神的心意還有……我願意”小九認真的道


“話不能這麼說,妳總是要吃飯的吧,總是有要買的衣服、生活用品、電視家電器具之類的吧,萬一妳之後要照顧小孩怎麼辦,就這樣的薪水那裡夠用,傳道師就不是人喔”


“爸~我……沒結婚怎麼會有孩子,你想太遠了”小九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


一旁的 白蘭見狀,默默的輕拍 小九的大腿,對 小九報以關心的微笑


“要不這樣~你離開那裡,公司裡我留個位子給妳,省得我整天擔心害怕,不如來我秘書室當主秘好了~不用做事,只要跟我出門就行,這樣爸爸才放心”

“爸……我想你沒聽懂我的意思,神的心意,也是我的意願,我是不會背離職守的,而且教會裡長老執事們都對我很好,待我如兒女一般,我想……我喜歡那裡,你就不用操心了”小九點頭說道


“妳這樣我們都看不到妳,怎麼知道妳過得好不好”

“爸~可以打電話啊,現在網路時代,手機可以視訊很方便的”

 “妳還說~妳看看妳通訊錄有沒有我們的電話”


小九聞言當下拿出了手機,果然如父親所說,家人的電話全部在拉黑名單裡,頓時感到尷尬萬分,於是立刻將父親、歆姨、白蘭的電話從黑名單上取消,才瞇著眼笑著道

“不好意思,我平時忙著整理講道及服事的事情,一時忙的都忘了,對不起,讓你們擔心那麼久”小九歉聲的道


“拉黑六年多……難道妳都不會想爸爸嗎”寇嚴搖頭嘆息著,然後又說道

“小九啊~妳有妳的堅持,爸爸也知道很難去改變,不過妳可別忘了妳有家人啊,這幾年下來我們都一直擔心妳,尤其是妳歆姨……她可是瘋狂的找妳,直到你們學院寄來的信件,才知道妳跑去讀神學院,妳喔~怎麼都不跟我們商量一聲,真要讀神學爸爸可以送妳到國外去啊……唉妳真的是……不行你得好好跟妳 歆姨說說話,都這麼大了還那麼小孩子氣,不像話”


“爸~讀神學這件事情,沒有事先跟你們說,是我的錯,至於國外……我沒有想過,我只想順著神在我心裡所擺放的心意,那裡需要我,我就去那裡,這個跟教會的大小無關,有錢沒錢也無關,我不是為著教會而去,而是為著人的需要而去的, 歆姨……我真的沒有為當初的事情而置氣,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這樣,可能是我自己小氣吧……爸你幫我跟 歆姨說聲抱歉,原諒我的無禮可以嗎”


“喔~這妳有空自己跟她說吧~妳歆姨啊可難受了,現在搞不好還在樓下便利商店,坐著等司機呢”寇嚴說罷便起身要將那分析的本子收起來,小九見狀便向 寇嚴討了去

“爸~這給我吧”

“喔~妳要啊……也好,妳自己好好研究,看看能不能創造些對妳有利的事情”

“爸~你想多了,我拿回去便會燒掉的,這傳出去對教會不是件好事,以後你也別作這些事了”小九嚴肅的道


叮咚,此時門鈴響起

“喔~可能是 小乙到了,白蘭~麻煩你幫我開個門“

“是,老爺”白蘭起身便走向大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08 十三的傳說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