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enggustav

幸福的古斯塔夫 Le Gustave Heureux

我见尤怜

發布於
作于2020.4.17 一个漫漶的春夜于四川家中

你是否感觉到你日常的生活兼具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气质?你是否感受到必须要改变这装腔作势的现实?你是否感到语言离开了它表面的意思?当你读完一本书时,你是循着原来的生活轨迹继续滑行下去,还是决定要把这本书作为你生活的部分指导纲领?当你行走在人海当中时,你是否感觉到一种无名的压抑?


当你把水泥溅到墙壁上,当你逃掉了游泳课,当你度过漫长的午后,你是否想到,人生竟然会如此艰难?那些扑闪的、你尚未完全理解其意义的游戏卡片,那些静静躺在许愿池底的硬币,你要伸手去够吗?当你闻到草木汁液的味道,当一辆汽车驶过,当曾经的有变成了无?当你忘记了一个单词,当你没说出那一句话,当你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行经一个岔路口,当你在街上醒来,这些有成为你的一部分吗?还是说你已经忘了?


当你为离别的朋友朗诵诗歌。神色愰然于下午的江水边,瀑布两侧高低不同。你倒酒,佯装醉态,太阳火辣,也给自己晕染上眉梢。你唱着,“停唱阳关叠,重擎白玉杯。殷勤频致语,牢牢抚君怀。今宵离别去,何日君再来?”,没有一个人再展现一个像你的微笑,在安静的光中,蟾蜍半开着,但它们已不再代表什么多余的含义。


你哭喊道:为何!那是在一个漫漶的春夜里,清醒正在离开身体,四肢扭动欲望。三年长成的荨麻,二尺长的短刀,木脑袋撞硬玻璃。焐热吹着浩惺的喇叭,于是有一个圣人出现了,眼睛悲哀如石英。他告切说:一棵水草,上游漂来的鞋子,山丘的脚丫。你不可抛光所有你的树枝,也不可熄灭残烧的火炬。须知丧钟为欢喜的也为哀愁的而鸣;须知“伟大”是伟大而贫乏的形容词,你越是接近伟大,就越是承认腐朽,再者说,这些毫无意义存在着的形体,气态和固态…你回答,不可接受那些无奈的安稳,也不要看到错误的光。要理解火焰是为飞蛾而生,要理解山川和皋壤,粼粼的水纹,那些一举多得的事物,它们彼此抚慰,彼此创造,连圣人都要畏惧三分。你发问,这羞怯的生活,若非源自于一个幸福的原理,可以在哪的水底滚动的谜团里翻飞。那狐獴,若非从幽暗的卧室内偷走了一颗葡萄,然后转身躲进教堂的玻璃彩窗里,接受同一种风和雨露,它会在哪个没有影子的正午撞见洋红。假如世界上果真有一颗完美的米粒,你就手指轻抚它的线头和针脚,摘下一颗苹果放进喉咙,在火山边缘将自己刺破。假如哭与眼泪是同一回事,爱与美,罪与罚,那就放弃语言而代之以舞蹈。圣人高唱:你不是银河系的星星,也不是死亡不幸的信徒,唯有爱可以使自我免于过早死去,因此你定要去寻找。寻找麦地里一株葱绿的高粱,寻找岩壁上的燕窝,寻找恰当的石窟,它刚好可以盛装所有过期却尚未变质的爱。你要去安慰所有操劳的母亲,还有烦闷的父亲,要去找到失踪的孩童,然后把他们放回襁褓之中。你要给争斗的人们划清界限,要在歧义当中寻找船舱,然后你再去浮在水面上,这座湖泊就会变成一樽明亮的茶,倒映出世界上的动量。圣人说,毋要尝试逃脱生活加诸于你的拳头,毋要尝试寻找主要的思想。去痛苦地爱吧,这是汝之宿命。这世界只有一副隐形的面孔,站在赭色的森林中央抬头凝视就能见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