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遊人Gary

喜歡寫寫字和玩桌遊的人|設計 x 行銷|熱愛慢跑、單車、閱讀與樂高|在旅行中找回自己

海外生存指南|面對行程變數的三段驚險故事與心得

發布於
修訂於

我沒有在海外定居,聊生活指南可能說不上來,但有幾個印象特別深的國外旅行經歷,讓我體認兩件事的重要性——我的「英國」、「日本」與「比利時」歷險記。


經歷一:英國。差點得睡公園

我坐在開往牛津城的巴士上,心裡忐忑著。低垂的夜色和靜謐的車內,放大了我手錶指針轉動的聲音。「滴,答,滴,答」,指針的每一個腳步聲,明明只有我聽得見,卻如雷貫耳,與我的心跳頻率交相呼應。心中的不安快要破表,因為自己白天的貪玩,忘記了回家的時間。看著車窗外流動的街景,回想著幾分鐘前的那通電話。

中二的時候,我去了英國遊學。地點是牛津大學城,我在其中一個學院上課,住在寄宿家庭。當時最期待的就是每個週末搭客運到倫敦市遊玩。這天我在倫敦逛得太起勁,不僅忘我,也忘了時間。在所有該買的東西買完、該逛的行程逛完,終於甘願回Home Stay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多。

這下完蛋了,我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回家。

我趕到客運站,幸好還有往牛津的車,但還有其他問題。一來時間已經深夜,就算客運到了牛津,也必定沒有公車可以轉乘回家;二來Home爸有說過,最晚12點前要到家,再晚他就會反鎖家門。我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如果趕不上時間,今晚有可能要睡公園了。顧不得當時自己只會應付考試不會說的彆腳英文,找到公用電話,邊抖邊打回寄宿家庭,Home爸在電話另一頭接了起來。

「Home爸,不好意思我人還在倫敦等車,今天會比較晚回到家」

「了解,大概是幾點呢?」

「到了牛津車站可能會是11點半,你方便來車站接我嗎?」那時我直覺只想求救,沒有多想是否造成人家困擾。

「喔,我沒辦法去接你,但我會等你回來。」Home爸有點不悅地回覆我。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盡快到家,謝謝。」雖然聽到無法接我的回答有點失望,但我並不意外,畢竟是我自己的問題,不應該打擾人家。

沒有事先查詢交通資訊的結果,就是要在車站牌旁挨著等。經過兩班客滿,終於等到有座位的車,我也順利回到牛津,而時間約是晚上11點45分。白天熱鬧的街區,現在顯得格外寂靜。路上還有少數行人,低著頭、踩著匆忙的腳步,也許和我一樣,都是夜歸人。這時間點已無公車,我必須得走路回家。夜晚的魔力讓所有的方向感不復存在,我仔細環顧四週,終於將腦海中的印象與眼前熟悉的一幕對上。憑著一半的記憶與一半的直覺,順藤摸瓜往前走。夜已深,一路上快步前行,中間還經過了沒有路燈的公園小徑。

終於,我抵達寄宿家庭。白天走15分鐘的這段路,那晚我走了超過半個小時。

時間已是凌晨12點半左右,Home Stay客廳的燈還亮著,原來是Home爸在客廳等我。進門後我連忙道歉與感謝。也慶幸自己有提早電話通知,避免了一次在異國流落街頭的慘劇。

image@Unsplash/credit of Sidharth Bhatia


經歷二:日本。第一天就弄丟

另一回,去北海道旅行的第一天,從新千歲機場搭巴士要去登別地獄谷。大概因為是期待很久的旅行沖昏了頭,下車的時候,竟然忘了把幫家人租借的嬰兒推車帶下車。行程才剛開始,都還沒用到就先搞丟東西,心想租金再加上賠償大概要上萬吧,瞬間覺得真的來到地獄谷了……

到達飯店,我急忙用破爛的日語請櫃檯人員協助。櫃檯跟我說「你可以打到巴士公司詢問。」原本我是期待他能幫我問,可以比較清楚地傳達,不過這會讓人家困擾,因此我沒有再多問什麼便離開。

進了房間以後,我心想似乎也沒有其他辦法了,那就試試看吧!上網查了一下巴士路線,找到所屬的客運公司官網,總算看到一塊浮木「道南巴士 - 總公司電話……」我趕緊打去。

「很抱歉已經是下班時間……」回答我的是系統語音。

「呃,不是才5點嗎,官網寫5點半下班耶」我錯愕著,也無奈只好掛上電話。

不管,我還是不放棄,接著又找到巴士公司室蘭辦公室的電話,鼓起勇氣打過去。沒想到這次竟然接通了!

我用英文加上僅會的幾個日語單字跟他努力溝通了幾分鐘,搭配比手畫腳(雖然他看不到),對方總算是聽懂了,他們說會盡量幫忙找,如果有辦法就會通知我,然後就結束通話了。

到這裡,我認定東西沒希望找回來,也準備賠錢了。原本出遊的心情也被影響,變成失落和懊惱。

5點25分左右,房間電話響了。

是櫃台打來的,推車找到了!!!

說會由道南小巴晚上6點半到登別溫泉站的班車送來,那一刻我彷彿重生。後來也真的順利找回租來的推車。事後想想,雖然語言落差,溝通過程無法完全理解他們說的內容,但他們成功協助了我找回失物。真的很佩服他們服務精神,是如此的盡力投入,為此我心中充滿感激。

登別地獄谷©字遊人Gary


經歷三:比利時。誤點加追火車

一班開往布魯塞爾的列車,在某個站停留了許久。我人在車上,充滿疑問的朝窗外打探。我買的車票是聯營路線,需要在中間下車再換搭另一班車。看看車子的編號和我所在的地圖位置,我很確定自己沒有搭錯車,那這時為何停了下來?

一會兒,車上廣播出聲了,應該是荷蘭語,我不確定因為我聽不懂。勉強抓了幾個關鍵字再問問其他旅客,原來有狀況必須臨時停車。我心想應該是路線控管,要讓其他列車先通過吧,索性耐著性子等下去,而這一等便是十幾分鐘。

列車重新發動,已經與我原本的預計行程時間延遲許多。沒想到車子走了一段路,又再次臨時停車。這次我沒有多問了,反正我搭的是今天最後一班到布魯塞爾的車,除了坐著等車抵達,我什麼也不能做,這次又是十幾分鐘過去。

終於到達目的地,時間大概晚上11點多,布魯塞爾中央車站一片空蕩蕩。服務台、售票處全都空無一人,其他轉乘處更是已經結束服務,也沒看到任何計程車的影子。原本要在此搭公車到旅館的計畫也宣告失敗。我只能用走的過去,查了一下路程,要40多分鐘。我心裡只有無限的OOXX……。

訂好的旅館有最晚入住時間,我怕自己又因事耽擱,還是打了電話通知了一下,讓他們知道我再晚都會報到。午夜時分,我拉著沉重的行李箱,走在一段又一段石子舖面的路上,除了腳痠步履蹣跚,手也被震痠到一個不行。

幸好,最後有順利抵達旅館,結束今天這個悲慘的回合。兩天後,因為行程,再度回到布魯塞爾中央車站。這次我已買好下一站的車票,拉著行李在月台,提早等待列車到來。

沒想到,距離發車時間剩下3分鐘的時候,月台上演大逃殺般的情景,旅客們全部用衝的離開這個月台。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告示牌上似乎寫著「本列車更換月台」。很好,新的月台要先上到大廳再從另外一個通道下樓,而且……

目前的月台卻沒有電梯啊!!!

我望著眼前的樓梯,靠著腎上腺素加持,提著20幾公斤重的行李,三步併兩步飛奔到樓上大廳,再飛奔至新月台。最後,我由原本的從容不迫變成氣喘吁吁地趕上列車,我只能慶幸自己還活著……

荷蘭列車©字遊人Gary


幾段故事,讓我覺得在國外走跳,有兩件事很重要——「主動聯絡」和「交通資訊」。其實兩件事都和交通有關,因為我覺得交通狀況是在國外旅行最大的變數。交通資訊非常的動態,尤其幾次歐洲搭車的經驗,列車到站的月台和車程不確定性實在太大,最好能隨時保持高敏感度,掌握即時資訊以應變之。在國外看不懂或聽不懂的時候,我會主動查資料。主動聯繫則可以避免行程有誤的時候,一個問題影響到後面所有的規劃,特別是住宿的地方,要提前確認,不然可能流落街頭。雖說這點放諸四海皆然,但人在國外,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要開口也不是這麼自然,所以有說出口就有機會。也因此,我後來出國旅行都會事先把行動網路搞定,無論是租Wi-Fi機、開通國際漫遊或買當地電信卡都可以,有網路才能即時查資料、及時聯絡要事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海外生存指南

“海外生存指南”提案概念說明

海外生存指南|菜鳥日本旅遊之遺失護照驚魂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