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dle

Matter是用来戳疼自由主义者的.尤其是现在.

猜猜香港未来的短篇

其实从开始就知道香港是一个错误的路劲和错误的思想导向的错误的结局。但是对香港问题具体的预测不清楚。香港各派角逐的力量还是各种观望。

至于最近的事情,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大家都开始明牌了。局势开朗很多。以至于大概也能猜到结局。

当然我知道很多人不认可我说的香港的性质和香港的结局。但实际上,其实大家都猜的到接下来的故事。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几方主要势力以及态度

北京:不愿意干涉香港。不管香港到达什么程度。只要不作为反中的桥头堡就行。唯一关键是23条。假如不走23条。也可以绕过香港立法直接走人大释法。

港府:主要以建制派为主。建制派主要为选举制度服务。既然为选举制度本生服务。即代表大资本的利益也代表北京政府的利益。但是当中央政府利益和北京政府利益冲突的时候。明显维护本地资本的利益。维护本地政治集团的利益。(这点没什么好说的)

地产和金融资本: 作为一个地方豪强势力。有两点。即需要中央政府的让利保持其特殊性。又明确抵制中央政府的管辖。

大部分香港人(黄丝,媒体金融从业者):作为认同自己的是世界公民(政治认同优先于地域认同最后才是国家认同)但实际上自由理论不产自本土。当用西方理论构建自己的认同的时候会面对实际政治局势和认知的冲突(我们极右包括和极右不割席的原因是因为港服不听我们)。放弃西方认同构建本土认同的时候又会与西方认同冲突。

武勇实际上是产业外流后不得益者构建自己的激进政治共同体。

小部分香港人(蓝丝,产业工人):作为产业工人和底层劳动者。天生对政治并不关心。对本地认同不关心。却对秩序非常关心。因为稳定的就业需要秩序。但并不站在北京和中国这一边。

极少的人(红):认同中国大陆和认同ccp治理。这点可以忽略

香港Hkp:本来是本土的(有蓝有黄)。因为按正常流程下要被卖的。所以现在转成深蓝。部分转成红。是当下能维护香港秩序的唯一力量


局势发展

现在相当于已经明牌了。那剩下的推演就简单多了。

港府的做法

一直以来港府和建制派以自己为渠道,表示可以保证香港的繁荣和治理以此来向中央政府要好处来满足香港本地资本(地产资本)的需求。

而在雨伞时期。把责任推给警队。然后后退后做出让步。平息香港人民的怒火。

最近这次可以2019年区域会通过选举可以看出。香港普遍支持民主和本土。那么港府和议员基本上都会满足香港本土的思潮。会普偏黄。也会有很多议员从建制派转向泛民。这但是不可避免的。

这一次的让步除了终止逃犯条例后就是独立调查委。而独立调查为这个是关键。假如要转移注意力。就只能用hkp来去背这个锅了。


秩序的破坏

那这一次作为唯一的秩序维护力量,香港警察大概率会接受独立调查委清算(假如这边还想着独立调查委能客观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唯一能有的建设力量。北京政府。也被香港本土思潮抗拒于外。同时北京也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去干预香港事物。

那持续的暴动和暴乱会导致长期性的经济衰退。而这种衰退是即打击了香港本土大资本的利益也打击了其另外在香港有其固定利益的英国资本和美国资本。这意味着迟早有一天会看到建制派和泛民背后的媒体在一种程度的联合。呼吁恢复秩序。呼吁停止暴力行为。

只是可惜这一次的运动并不能够被大资本操作的媒体控制和吸引的。无大台意味着这股势力不被操控。资本控制的媒体和部分领袖会与勇武割席。甚至都会与合理非割席。这都会在不远的将来出现。

而另一边的五大诉求之不追究示威者的责任。

不答应则意味着武勇绝对不会停下来。里面的野心家绝对做不到只是纯粹的牺牲而不去获取政治利益。这完全意味着前面的一切前功尽弃。而同样被蛊惑的没有退路的武勇必然会持续战斗让这一条被满足。

假如这一条被答应。则意味着鼓励街头暴动示威。鼓励破坏性的力量。同样意味着彻底摧垮维护香港秩序力量的警队。

而这次运动同样表示了公民抗命,破坏秩序的示威是有效的。这样也意味着背后更多个政治势力都会用这一招尝试为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

那无论如何。秩序的破坏一旦开始,就已经不受控制的。也不是任何一方可以让其停下来的。


长期的衰退

香港本来就属于实质性的经济下降(其原因是中国和美国要构建属于自己的贸易循环的互相解构)。而暴乱更是加剧了这个过程。大部分沉默的理性人会逃离香港去大陆。去新加坡。去美国。

那在长期的经济衰退中。资本会外流。人才会外流。公司也会外流。而新加坡和大陆的政策无疑会加剧这个过程的速度。

当大学招生变少。就业越来越少的时候。那么剩下的失业的人群因为强烈的优越的本土意识。无法追求更广的空间。

一旦社会没有给与尊严的工作和健康的生活。那么革命的理想就会给与暴力的正确性。这群人迟早会走向持续性对抗和动乱中。最关键的是,他们可以被很多政治力量所利用,却并不能被任何一拨政治力量控制的。

各种各样的政治势力会利用这股破坏性力量争夺自己的政治利益。爆发更多的冲突。争夺更多的利益。但因为无法真正的控制这批人。所以无法形成真正的秩序。

真的要重建政治共识和基础秩序。没有十年二十年为周期的。只能等陷入衰弱的历史性周期中。才能走出来


最后

最后我说下我偏向。我是左翼偏秩序的。我不认为进步是一个简单的公民请命就能实现的。而我接受的历史和信息告诉我。一旦开始陷入秩序的破坏的负循环。那就是以十年二十年为周期。而我自己从来不愿意牺牲在这段时期中。

希望能愿意看这篇文章也认同这篇文章的。

我一直在强调也一直是复述的。理想是好的。但是理想的代价是什么呢?背后的经济基础是什么呢?

劝香港左派同胞书

再硬下去是反恐?

我的年度問卷 | 這一年,我25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