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鸦子

最难听的话是真话,最难放下的是立场。让乌合之众团结在一起最快的办法不是爱,而是仇恨

浅谈方方日记中华裔文化的仇恨问责制度

从小到大,华裔对于中外文化差别认知从来没有所谓的自由和民主之类的区分,而华裔与西方最大的隔阂,反而对于仇恨与问责上有很大分歧。

大陆的政府教育大家,讲究勿忘国耻,香港反对者们大声说,要不忘64,不要忘记中共的黑点,而方方日记,又在告诉我们,不要忘记武汉的痛。可有谁想到过,当你出国留学,步入教堂的那一刻,那里的人却让人放下这些恨,去拥抱爱,人皆罪人,孰能无过,说问责的,也不过是想以无罪人的身份,来“审判”他人罢了。

是西方人过于习惯遗忘追求爱,还是东方人本来就对仇恨仇视他人乐此不疲,这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方方日记中歇斯底里的追责,却是东方与西方政治制度中最大的区别。

这两天,不少人开始整理美国疫情问题,那正好,就借方方日记来复盘下,确认美国疫情的追责问题。

一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停止与大陆的航运,切断了所谓的“病毒来往”。于是围绕这个中心,病毒的快速爆发有了两个说法。即A,病毒来源于大陆,是大陆隐瞒疫情,让病毒在12月份传播到美国,B,来源于欧洲,是从欧洲传播到美国。

首先从A开始说起,如果大陆真的是隐瞒疫情,12月份传播入美国,好的,那么,敢问CDC是干什么的,放任一个已知的病毒从12月份传染到3月底,中间四个月没有任何动作。那请问,如果说方方日记中,11月到12月大陆有隐瞒的行为,那CDC是否隐瞒的时间比大陆还长四倍,是否应该问责?以及,情报系统是否要被问责,中国隐瞒疫情,连“媒体”都“知道”大陆死了2000万人。那美国的情报部门,是不是真的是酒囊饭袋,可以裁撤掉了。

假设,病毒是从欧洲来的,远远早于1月份,还是,那确实证明特朗普的封锁效果是显著的,毕竟欧洲是盟友,不能说封就封。那问题直接进入下一步,特朗普,或者说他关于医学的顾问们为什么没有在2月份行动。有记者问过这个问题,但被日常fake news了。那到底是川普先生刚愎自用,还是医疗机构的官员们,考虑不周,这就不得而知了。

也有杠精这会儿又要说了,欧洲的疫情是大陆传过去的。我不说对不对啊,就算真的是,我问你个问题,假如病毒起源于美国,但美国很好控制住了,有少量病毒传到大陆,大陆官僚贪污腐败,没控制住,又让病毒传到欧洲。放下双标,请问,怪谁,大陆还是美国?而且那些特别可笑说大陆没控制住疫情的,好,按照群体免疫的原理,大陆现在都复工了,如果按照美国的模型,大陆现在月份之前传染到5亿人口是没问题的吧,那按照这个逻辑,我觉得台湾省想独立的同胞也不用声讨谭德塞先生了,直接出兵,荡平大陆不就完了,反正大陆解放军也都染病奄奄一息了。香港的朋友想自决的也不用再等个十年了,开玩笑,就这死亡效率,比切尔诺贝利厉害多了,大陆政权估计也就两年倒台了。你们也不用搞民运了,安心等大陆完蛋就完事了。反正疫情真的如你们说的至少10倍起跳,那我觉得大家真的不用忧虑,台湾省每天省吃俭用,口罩都是实名制的,现在大陆反而kn95都随处都是了,我觉得你们还觉得疫情有假,那我觉得这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大陆人快死完了,因为死人是不用口罩的。这会儿大陆至少几亿人都死了,我觉得台湾和香港人已经不用考虑大陆威胁论,该干嘛干嘛去了。

绕远了,话说回来,其实大家可以从媒体中看出,尽管有抨击川普的言论,但大多官僚和媒体人讲的最多的还是团结,爱。他们希望美国尽快走出阴霾忘记这场痛苦,即便是抨击川普施政不力者,也都是希望他在大选中落败而已。整个美利坚,找不到一个人非要说要追责谁谁谁,有的,大概估计又是个泥古不化的华裔吧。总之像方方日记这样的负能量的产物,举目美利坚是看不到的,反而因为是危机时刻,特朗普的支持率还狂升了一波。

其实在这里,有人已经准备按照方方日记风格写美国日记了,假如芳芳真的成了华裔美国人呢?还会追责美国政府吗,会不会像杨泽安希望,为自己的华裔身份羞耻,而选择忘记几十年内美国对华裔的种族歧视呢。

但即便问了,即便方方真的能以区区华裔美国公民的身份,走进白宫,走到伟大的美国总统身边了,我猜川普还是会抑扬顿挫说出那个词——fake news。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