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工作,如何开工 | 自由人大笨蛋系列01

Mlog|瘟疫時期,take out only

沪上二年:来时去时,往有光处够

朱丽娜

能收到自己喜歡的作者的評論也太幸福了~~

是的,在那個出去面試的階段,也是某一個虛弱的節點,想著能不能偷個懶,往回走幾步。幸好沒有給我這樣的機會,好險噢,差點走遠了。我會繼續好好往下走的,嗯!

我第一次意識到『紀律』這個詞,是年初在讀弗洛姆的《愛的藝術》,他在裡面講紀律其實是人自主的一種能力,比如要抵抗最不是積極活動的睡覺之類的。後來發現這個詞對日常的能量和創作保持都非常有用,還有劇場裡面,像是某一種基本的功課哈哈,還蠻愛這種狀態的。希望你也一切都好~

朱丽娜

呜是的,而且逐渐发现自己的本性没有办法服从,不是自己自主选择的路总是过不下去。(笑

我时常在想爱的形状

別跟我推銷東西,因為我真的很難被推銷

朱丽娜

我也是诶。其实是上一次去健身房想看看疫情期刚复工的状况,然后不出所料地刚进门就被销售拖住,带我参观了一遍健身房,做了一个体测,打印出一个60多分的报告以后,私教教练就坐下来和我讨论我的身体状况有多不好,一定要锻炼才可以。可是我几个月前在另一位喜欢的教练那里评分有超过90,没有什么需要进一步克服的,锻炼心肺功能就足够了。于是我很不爽地和他吐槽这个机器超级不准,然后很尴尬地结束了话题。之后又和销售暗潮汹涌地往返聊了有半个小时,他加价到一年费可以用一年半,我还是推说过几天再回答。然后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