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出“墻外”的徐曉冬:鐵拳狂言仍在,喧囂荒謬更盛

Freedom

文章看到一半,忍不住哭了,做個「求真」的中國人怎麼就那麼難。

谈谈“无产阶级专政”:共产主义是怎么变成极权国家代名词的?

Freedom

共產主義作為一種思想,毫無疑問是有價值的。一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世界大同“的理想社會當然可以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奮鬥目標(至少應該是目標之一或者一部分人的目標)。共產主義思想中體現的平等、無私、互助等思想,都是人性中的良善價值,被人類社會所普遍接受。所以提出共產主義理想本身,體現了人類對美好道德和情操的不懈追求與努力,當然應該得到肯定和稱頌。

共產主義的主要問題在於實踐(當然理論上也不是說就完全沒問題),也就是在“如何實現共產主義”這一點上存在巨大爭議。最大問題是馬克思推崇“階級鬥爭“學說,主張通過“暴力革命”,建立“無產階級專政”,這樣才能最終實現共產主義。簡單講就是要用人頭和血來換得“無產階級當家作主”。這是導致共產主義思想被認為是一種極端主義思潮的最主要原因。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利用一戰末期沙皇俄國的混亂政局,發動”十月革命“,以暴力手段剷除了孟什維克異己。在蘇俄率先完成這一實踐,建立了所謂的“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也就是”蘇聯“。借助二戰,蘇聯將自己勢力範圍擴張到整個東歐,扶持東歐諸國也建立了社會主義國家。在遠東中國、朝鮮、越南、寮國和柬埔寨等國也在蘇聯的支持下,各自通過武裝鬥爭實現了共產主義革命勝利。

但在這些號稱“無產階級”當家作主的“人間天國”國家裡,不僅經濟發展遲緩、人民生活水平遲遲得不到顯著提高,相反卻屢屢出現大規模的人道主義災難。比如錯誤政策而導致的大規模飢荒,讓百萬甚至千萬人被餓死;無數的“階級敵人”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關進勞改營,最終被累死、病死、餓死或被槍斃......

徐志摩在《歐遊漫路》中記述訪問蘇俄時的對共產主義的評價,讓人印象及其深刻:“他們相信天堂是有的,是可以實現的。但在現實世界與那天堂的中間隔著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類得泅過這血海,才能登那彼岸。于是他們決定,先實現那血海。”

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邪惡被釋放到人間,從此將人類推向了萬劫不復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