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巳

我们绝不倒下! (文章长期在此发表,请追踪本账号)

鲁迅、粉红与政治轮回

發布於

我始终认为,中国人的周期性,还是没有破除的,这是鲁迅在「随感录三十八」中写道的:


至于对别国文明宣战,却尚在其次。他们自己毫无特别才能,可以夸示于人,所以把这国拿来做个影子;他们把国里的习惯制度抬得很高,赞美的了不得;他们的国粹,既然这样有荣光,他们自然也有荣光了!倘若遇见攻击,他们也不必自去应战,因为这种蹲在影子里张目摇舌的人,数目极多,只须用mob的长技,一阵乱噪,便可制胜。胜了,我是一群中的人,自然也胜了;若败了时,一群中有许多人,未必是我受亏:大凡聚众滋事时,多具这种心理,也就是他们的心理。他们举动,看似猛烈,其实却很卑怯。至于所生结果,则复古,尊王,扶清灭洋等等,已领教得多了。所以多有这“合群的爱国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可哀,真是不幸!


对于清国是这样的,绝对没有错,清国留学生头上的富士山算是明证之一了,那么于当下的大陆又怎么样呢?

倒是不扶清,改为扶共,却还是在“灭洋”的心理中活着,谈及西方,往往觉得是“百害而无一利”至于复古、尊王,嘴里叫嚣着“伟大领袖”、“坚持领导”一类的口号,由尊王改为尊习罢了,最后居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这种蹲在影子里张目摇舌的人,数目极多,只须用mob的长技,一阵乱噪,便可制胜。胜了,我是一群中的人,自然也胜了;若败了时,一群中有许多人,未必是我受亏”

敢问如今凡是说话,是否总是要担心遇到这样“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者呢?从扶清到了扶共,从尊王改为尊习,无非是一点:用国抬高自己,自己既然没什么可作长处的,不如把“国粹”抬得高些,这“国粹”既然这么高贵,我这支持国粹的不也就英明了吗?至于这国粹算不算的上合理,何须考虑呢?

鲁迅先生领教得多了,今天的各位读者也必然领教得不少。

再来听这段话,「纪念刘和珍君」中写道的,本是说段军阀的,如今看来,使用对象也许不是那么局限: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


那么,在“合群爱国”者的高呼下,中国正一步步走向怎么样的一个国家呢?不是社会主义,不是进步和富强,而是一步步走向清国,走向军阀,接着的还有自我封闭,还有网路时代的“勿谈国事”,还有铺天盖地的“灭洋”主义......

有友人问我中国为什么自大,为什么衰弱,我回问他:人类有七千年的文明了,迄今为止,那个种族,那种文化有过主动封闭,思想顽固,自我欺骗,却还蓬勃发展的时代呢?中国人的文化鼎盛在春秋,正是中国“百家争鸣”的时代,后世千年的思想都受此知道,中国人的科学鼎盛在唐宋,正是中国“妇人学骑”的平等、“回鹘衣裳”的包容、“南通万国”的开放并存的时代,于是才有中国千年的辉煌,至于今天有人高呼要消灭上述种种,只留下合群的爱国自大,或是段政府的命令一类,却还希望中国可以富强,我也无话了说了。


刘水巳  2019年11月22日  于中国 辽宁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