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飞

金融业。关注美国政治。

小美人鱼必须是黑色的——回忆我的种族主义年代

回忆一下我自己当年做为种族主义者时的一些事情。

刚到纽约大都市工作的时候,每天要坐地铁,从皇后区上地铁后会看见很多“amigo”——这个词是西班牙语“朋友,哥们”的意思,美国下层拉美移民打招呼常用语,华人便用此词指代拉美裔,带有某种微妙的种族主义内涵,大约相当于某种稀释版的N-word。总之,看见他们,我就有不适感。觉得这些人真是好土,大概类似中国一线城里人看见农民工那种感觉吧:一个个衣着破旧污秽,身材肥胖变形,个头矮小,面部表情呆滞,和西装革履的曼哈顿白领根本就是天上地下。这种不适感还有另外一层:来到美国是为了加入第一世界的高等人类,现在我左兜放着美国重点大学的博士文凭,右兜放着华尔街大公司的录用通知,该是成功入伙了,可是待遇就这样?还要和这些人挤在一起?我来的这是美国还是墨西哥?美国为什么把这些人放进来?为什么不把他们赶走?我每天上地铁该看到的都是金发碧眼才对!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amigo们穷也就罢了,可怎么长的都让我看不顺眼呢?首先皮肤不白,然后面部扁平没棱角没立体感,表情不够生动,连本该可爱的小孩子怎么也土头土脑!我以前可也没接触过拉美裔,谈不上任何“先入为主”,但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只能说明他们人种有问题了。怎么人家白人看起来就好看得多?

黑人更别提了,有的穿着套头衫,有的头上包着黑布,真吓死我!这“明摆着”都是以打架斗殴为乐的帮派分子!就算没这么穿的看看脸也不顺眼,都像抢劫犯。有一次看个新闻,说是某个黑人电影明星去一家高档珠宝店购物,被保安当成小偷控制起来询问半天。刚一看觉得确实让人气愤,再一看这位明星的照片,一张有点胡茬穿个普通T恤衫的半身照,哈,还真像抢劫犯,所以也不怪那个保安。谁叫你长成这样一幅恶狠狠的样子呢?实际上连黑人小孩看着都恶狠狠的不是吗?你为什么不能把胡子刮干净,穿一身笔挺西装再进去,那保安就会把你当成一个——在华尔街看大门的正经黑人而不是抢劫犯了不是?你不该对自己的仪表负责吗?!

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就更不用说了,有的穿个袍子带个白帽子,显而易见的恐怖分子!911后地铁上各处都写着纽约市警察局的反恐标语,地铁广播也在反复播放,意思是让大家一见到任何可疑情况立即举报!“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if it does not look right, it is NOT right”,即:“看到了就报告”,“看上去有问题就是有问题”,等等。弄的我天天心惊胆战觉得自己命悬一线,然后还真有一次,周末上午带父母去城里逛,本来周末车少,好不容易等到一辆,正要上车,突然发现车站里地上有个不知谁扔的揉成一团的黑色垃圾袋,里面好像装着什么,顿时我的反恐斗争弦绷紧了,对爸妈说:“这车咱们先不能上”,然后一指那个垃圾袋,“这个东西有问题!”,然后跑上站台,找到买票的工作人员,向他详细的“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去了。工作人员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听我报告完毕,说,OK我一会儿下去看看。我才心满意足的下去接着等车。

过了好久才等到下一趟地铁,上地铁时工作人员还是没来。我气愤的想,就是因为你们这帮人工作不上心纽约才有恐怖袭击!为什么你,身为一个白人,都不能做一个像我这样的模范市民呢?!

哦,还有办公楼里的印度人——这些人不就是一个个能说会道会搞政治才爬上去的吗?看着也不顺眼,印度小孩子也灰不溜秋土里土气。印度不搞计划生育所以个个都有一大堆兄弟姐妹和表亲戚,从小在家里搞政治都练出来了,忽悠起美国人来一套一套的,闷头干活的中国人哪儿比的了啊。你印度人和我平起平坐也就罢了,但一大堆人还当了领导,甚至还有人当了高级领导,美国这点基业,这些白人多少辈子含辛茹苦搞出来的大公司,不就江山变色很快药丸吗?最糟心的是微软,印度人当了一把手,这怎么得了啊!这些人一个个可都是滑头——哎呀又要起床上班了可是昨晚上网当键盘侠喷到深夜实在是不想去,算了,给领导写封邮件就说感冒了休息一天吧。

总之这纽约四处都是“黑墨绿三”,要是能搬去得州就好了,哦不行,得州老墨还是多。。。这美国咋办啊。白人又不生孩子,过几年不就成了南非了吗

好在,在纽约住了几年,拉美裔非裔看多了,逐渐也习惯了,好像长得也没什么不正常,黑人包头巾的也没来抢我,弄了半天那个无非就是个装饰。地铁天天坐,几年下来也一直没被炸死,于是不那么战战兢兢四处暗中观察想着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了。哦还有,微软不但没垮,股票还涨到天高,不可思议的成为了美国第一大公司。听见有华人朋友私下嘀咕:看来这“老印”还真有两下子。。。工作中同事印度人很多,几年下来才知道,哦努力工作的也有,喜欢偷懒的也有,跟华人或任何人也没什么区别。确实和人交流比华人强些,原因也很简单——英语更好。毕竟很多人从小受的就是英文教育,这才是他们的“童子功”。

颜色无论深浅的小孩子看着也都可爱起来了。

终于,纽约不再是个危机四伏,整天要提心吊胆的暴力丛林,而变成了层次丰富,色彩斑斓的壮阔都市。哦,纽约本来就是这么美,丑恶的东西在我的心里。

再回头想想,奇怪,为何还需要这样一个过程?为何我刚到美国就天然觉得白人长相顺眼和蔼可亲?弄的我还以为所以这是高等民族?电光火石般,一切都很显然了:我哪里是“天然”觉得白人顺眼?我在中国长大不假,但真是被好莱坞电影工业服服帖帖喂大的。帅哥美女英雄好汉的“标准模型”早就烙进了我的潜意识。小偷强盗恐怖分子的该长什么样子那也是根深蒂固。所以在没有接触“种族”的时候,我早已成为了一个种族主义者。

比如,70年代末史泰龙主演的美国名片《洛奇》,讲了这么个神话故事:一位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白人小流氓,因为爱情还是无论什么力量激励,勤奋健身,努力上进,最后居然在拳击场上击败了黑人职业拳王!看,白人小流氓体内都藏着一个超人。

只是,如此规模的娱乐业轰炸,对具体的黑人或其他少数族裔弱势群体产生的后果就是,他们被淹没在种族主义者的汪洋大海里。人人害怕他们,人人仇恨他们,人人不把他们当人看待。当杀害Trayvon Martin的凶手Zimmerman被陪审团宣告无罪后,美国各地多处出现了“Long Live Zimmerman”的涂鸦。奥巴马总统因为谈起Trayvon时流了眼泪,说了一句“我自己的孩子也可能成为Trayvon”,结果直到多年之后,我见到一些甚至是左派的华人(右派不必说了)都仍然认为奥巴马偏袒黑人——虽然奥巴马在各方面尽了最大努力不给别人说这类闲话的借口。我曾经好奇的问过这样想的朋友,奥巴马到底什么政策让他们感觉偏袒了黑人。他们举出的证据都是奥巴马在Trayvon Martin事件中说的那句话。

最近,迪斯尼公司重新拍摄美人鱼的故事,这一次,小美人鱼是黑色的。又是一场轩然大波。无数人指控迪斯尼和美国娱乐业在白左掌控下疯狂推行政治正确,美国国将不国。

当时我就觉得这种看法非常荒唐,毕竟没有任何理由小美人鱼不可以是黑的。白的小美人鱼能看黑的就不能看?小美人鱼可黑可白。

但现在我的看法又有不同。小美人鱼不是可黑可白,而是应该是黑的,甚至必须是黑的!这不是矫情,而是万分必要的补偿正义。强大的美国电影工业垄断了全世界一个世纪的审美观念定义权。从1915年宣扬白人至上主义种族仇恨的影片《The Birth of a Nation》开始,好莱坞有意无意的成为了现代种族主义观念的宣传机器。

好莱坞的利润,以少数族裔弱势群体的血泪为代价。现在是时候纠正了。好莱坞有责任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重新告诉世人,美丑无关肤色,只关于心灵。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