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無法命題的 2020 年度問卷

發布於

坦白說,在這年還未過到三分之二的時候,已經感覺到這年的回顧將是極難下筆,太多沉重的事情,更一度令自己產生逃避之心,不去疏理一下自己的2020年。但既然,Matters站方又刊登了「年度問卷」徵文,就姑且好好坐下來回朔一下。

1.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我想,地球村的人,大部份都會說是武肺的爆發和持續的肆虐,但在這樣的環境,這也未免是行貨的答覆吧。作為香港人,看著這個城市崩壞消亡的速度,比預期中還要快,也是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對於抗爭者的清算、日常生活的監控、媒體的控制、公民社會的互相攻奸、選舉和法律的催毀等,縱然知道這些東西終有一天會降臨香港,但伴隨著國安法的強行訂立和「疫情防控」的晃子,本來以為尚待數年才會出現的夢魘,不消一年已通通發生,一些本來習以為常的自由,這一年也漸變奢侈,就連離家外出也可以成為犯法的事情。無法再在這個地方待下去的(年輕)抗爭者相繼流亡,也許無法再有回家的一天,亦是年初的時候,難以想像會有不少香港人要走上這一步。

在「色字頭上一把刀」的形勢下,自己說每一句話、打每一段文字之前,也難免多了一點考量,沒有那麼隨心。(自覺的)自我審查和消音,雖正中極權下懷,但想明哲保身,倒又是人之常情的取態。

2. 2020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

想來想去,還是沒有。這不能直接跳進「這一年過得很頹廢」的結論,只是在(永不完結的)抗命時代下,自己所作的還是稱不上對社會有甚麼意義。

3. 全球疫情依然嚴峻,請記錄一件你認為值得銘記的疫情事件。

當身邊有人因為成為了武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而需隔離的時候,更加意識到,要墮進這種輪迴的深淵,其實相當容易,那段時間也常常跟身邊人說,也許有一天,我們都會成為武肺患者,沒有中招過才是稀奇的事情。近期極權訂出了強制檢測的法律框架,就更有一種隨時就可以被人「拖落水」要收集DNA的感覺。

4. 2020出行受限,如何改變了你與他人/世界的關係?有沒有什麼人/事,是疫情過去你一定要去見/做的?

本身自己不算是活躍的社交動物,過去一兩年也覺得自己跟公民社會有所脫節。以往主要靠街頭的互動和線下的講座/沙龍讓自己不至於喪失所有跟社會的連結,武肺肆虐下加上萬能key限聚令,線下的活動大多被逼暫停,更促成自己以閱讀和瀏覽內容平台去連結世界。上半年Matters仍有很多政治社會類文章引發不少值得深思的討論,而下半年又在方格子開了戶口,已足夠讓我這不打機和甚少與別人instant messanging的毒撚,也不致太過寂寞。

在覺得自己腦袋裡的養分不足時,也參與過一些網上講座,但始終覺得線下講座的交流互動模式,在線上還是複製不了,只是互為補位而非取代對方。

自己本身也不像「正常」的香港人,一年出埠多次,甚至視某些國家如家鄉,但這段時間多了在本地遊走,忽然更覺得香港疆域的細小。距離上一次廣州的行程已經一年,2020年對廣州的認知基本上都是靠各種的secondary resources,縱使如今的政治局勢崩緊,但仍然盼望之後能夠有前往的機會。

5. 說一件你在2020年遭遇的、難以解決的矛盾,這裡的矛盾是指:你感受到自己的信念與行為產生了衝突。

經常覺得,自己仍然有責任為這個社會做些甚麼,但真正有付諸實行的,卻沒有很多。

6. 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有良知的香港人,其實一直都在反對著極權一直想「磨拳擦掌」去做的事宜,一些措施如自願檢測、「安心出行」等,在網民的沙盤推演下,對於極權下一步的劍拔囂張,心坎裡其實也有個譜。當極權的魔爪真的顯露出來之時,與其說是「忽然理解」,說成是「強化、肯定了這個立場」似乎更為貼切。

反而如果說忽然改變了的立場,成為蘋果日報的訂戶倒是值得一提。去年上半年蘋果日報推行訂閱制的時候,最初一直沒有訂閱的打算,乃因為覺得它好些報導的質素仍未達到值得科金的條件。雖然知道蘋果有加強對深度專題報導的份量,而在逆權運動裡的反抗立場也頗為鮮明,但到了壹傳媒大樓被「抄家」的那天,那種怒火和危機感,才促使自己去成為訂閱者,略盡一點棉力去守住仍然未被收編的媒體。

7.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一直以來也非經常做運動的人,這一年(被逼)待在家的時間多了,而如果要上班的日子,工時也比「正常」長了一些,所以會自覺的多做一點伸展動作和重力練習,讓身體在久坐的時候能維持一些活動量,肌肉和筋鍵不致崩緊和退化得太嚴重。在街頭行動消亡的時候,除了跟友好遠足,也開始重拾了長途步行的興致,當作是另一種增加自己運動量的模式吧。

但要說有否更喜歡自己的身體,這又不能茍同,因為見人的次數少了加上需要戴著口罩,剃鬚的頻率有減少,故經常被母親批評不修邊幅,只是自己對這也不太在意了。

8. 經過2020年,你內心是否有找到一個關於自己,不可停止之事嗎?

也是想不到,這些年來也沒有一些事情,令自己要「的起心肝」養成一些習慣和規律。不過,面對未來世界大量的不確定性,不知道明天自己仍否在香港生活,或可能已經不在世上,為自己作較長遠規劃的動機,也沒有很高,見步行步活在當下,也許不是最佳的回應但也是現在只能做到的。

9. 請與我們分享你在 2020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2020年讀過的書,比起往年為多,如果要選這一年最愛的書,我會選擇柳爺的《元朗黑夜》。無他,在極權肆意要抹掉、改寫、重塑這一天的歷史時,民間有系統的記錄、書寫這一天確確實實地發生過的事情及其脈絡,就顯得更加重要。

電影方面,本來幾經辛苦買下了全城讚譽的《佔領立法會 + 理大圍城》紀錄片的門券,可惜可恥的限聚令在第四波疫情下重臨,戲院被逼(再次)關閉,至今仍然觀賞無期。儘管如此,讀到大量影評和反思的時候,也知道這部紀錄片的意義和重要性,就算沉重,依然期待。2020年也看過好些本地電影和國際大片(如《天能》),但印象也不如它深刻。

10. 最後,能否請你用一張照片代表你的 2020 年。

李文亮醫生臨終前的遺言,對肆意打壓各種人身自由的極權,是很好的告誡。這也是提醒著每一個人,不要只活在社交泡泡下的回音谷。

11. 請填空:2020,__ matters

2020,better future does not matters


2020年,馬特市市民的構成也經歷了不少變化,有新的用戶加入成為市民,也有不少曾經活躍過的市民淡出或消失了。跟去年的年度問卷答覆做個比較,也許對這一年馬特市的構成,也能有多一點的理解和啟示。而因為答覆的市民太多,自己無力全部細閱,讀過的也只能禮節性地給予一下點讚,還望各位見諒。

2 人支持了作者

2020 Matters | 11個問題,記錄你的2020 (超難寫的Matters年度問卷又來了!)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