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

未敢忘記(2)

發布於

如果說,7.21的警黑勾結,徹底的粉碎了香港人對警察和極權的信任;那麼,8.31的死黑警,比黑社會還要不堪。

7.21的元朗,無差別虐打市民的,是鄉事白衣人,黑警的「罪行」是縱容包庇惡勢力,視市民的求助於不顧;但8.31的太子站,無差別虐打市民的,卻是黑警自身,那些無路可逃,只能困在車廂裡流著血掩面痛哭但仍盡力保護同行者的無助市民的照片,也成了逆權運動裡,令人難以忘卻的情境。

而比7.21更絕望的,是沒有其他權力可以制衡得到黑警的暴行。黑警大肆封鎖車站趕走傳媒禁絕消防救護進入,配上黨鐵殘缺不全的閉路電視記錄,才催生出黑警打死人要毀屍滅跡的說法。「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也一直是民眾針對8.31事件的一句有力口號。

空穴不是無風,監警會在所謂的「調查報告」裡,高調批評「打死人」說法的發酵和流傳,但當沒有更多可信的資訊公開,流言是不會就此粉粹的,只會持續在民間形式共識。坦白說,到了現在,自己仍然傾向相信當晚的太子站,是有無辜市民被黑警打死。

只是,以極權和黑警的冥頑不靈,8.31的「真相」,最少在未來一段長時間,都會是個謎。

今天《眾新聞》刊出了8.31其中一位受害人梁耀霆的訪問,在報導中他表示感覺香港人對8.31的關注焦點有點兒錯置了。梁同學願意挺身而出,道出自己的第一身經歷,並且跟黨鐵和黑警對簿公堂,絕對應該尊重和讚賞,只是在這一年多,在批判如恆河沙數的警暴案例的時候,太子站的事件牽連著的種種疑團,更牽動著香港人的思緒。受害者的創傷,尚有一些支援團體可以提供協助,但香港人對這一個晚上的刺,還得靠更多「真相」的揭露,才能有化解的機會。

前數天,公安局已肆意指鹿為馬,欲竄改7.21的歷史紀錄,說實在,來得比預期中快。面對片段證據相對充足的7.21,極權也已經在「駛橫手」的時候,充滿未解疑團的8.31,極權就只會有更多詮釋歷史的空間。

今天日間路過太子站外,曾經「香火鼎盛」的祭壇沒有了,噴上過各式口號的出口外牆也被洗刷過,只是旁邊的地圖和行車天橋橋墩仍有一些文宣的貼紙跡。在旺角幾個商場都因為行動已變得極重狗的時候,這個十字路口居然出奇地平靜,只是到了晚上才有事情發生。下意識地「行禮如儀」鞠了個躬,但跟以前刻意信步來祭壇時相比,今天的我,心坎裡卻會想到周邊可能會有便衣或國安察覺到這樣的行為,然後就以XX之名把我隸捕。

黨安法的白色恐怖,「色字頭上一把刀」,就是要做出如斯的效果。


延伸閱讀:【8.31一年】太子站「再採訪手記」 缺傳媒監察真相真空

1 人支持了作者

未敢忘記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