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xism

肥力,香港藝評人、劇場策劃人、監製、插畫師。獲2015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評論」新秀獎。主要書寫香港、台灣、歐美藝術及電影評論、事件、文化現象。

1.07k追蹤者14追蹤中
  • 高墙下,暗恋对象转发了“我是14亿护旗手之一”

  • 繼續和歐洲人對話,我們還在討論元朗事件

    • 三點︰

      1)我看到你寫了好多文章喔,辛苦你要不斷翻牆,但建議多吸收世界不同角度,而不是有機會出到來了,又去拒絕世界。

      2)可能我的中文太深,令你看不太明白,不好意思。我說的是我們的討論,沒有說新聞這樣說,如果你要知道是否假新聞,可以翻牆再看BBC, CNN, the Guardian, France24, DW等,你會發現肯定都比中國報導的新聞真很多喔。而且我們可以自由討論、批評,撰寫不同的觀點,而不是禁言,或私底下將所有東西都訴諸陰謀八掛。

      3)我真的不了解中國政府及國家機器,原來中國做事會給人找到證據指出它是後台的?請問新疆集中營,毒奶粉,天津大爆炸,武漢抗議興建垃圾焚化爐而令政府出動坦克鎮壓人民,我可以從哪裡抓到政府的證據?等等,首先你知道有發生這些事件嗎?會說是假新聞嗎?反過來說,即使它露出馬腳,給人知道了,一個國家機器又怕什麼呀?查證上述事件的攝影師、記者及律師全都被消失或慘死了。

      我再簡要的說一個總結好了,外國朋友說的是,他們很清楚知道,運動最初及最終要面對的,就是你說的龐大國家機器,從來都是,如果要參與示威,對抗,就不要因為任何理由回避這個問題。

  • 交流一下香港民众的需求

    • 呀,連普世價值是什麼都要說明,那起步基礎也差太遠了,我已經不太想再討論了,你繼續用這帳戶找其他人玩吧。另外你思考的方法,可能是中國現在(或者一直以來)討論問題的毛病,遇到問題,第一想及的不是問題本身,而是誰發問,及誰有權決定,這當然是重要,但這種思考次序就會阻礙了一個人的眼光了,或者試一下放下這種用權來思考問題的形式,你會看到更多,不過我大概了解我說什麼也沒有用,沒關係。引用一下陳老師的說法︰「「普世價值」是指一些為所有人類社會所共同珍視的信念,這些價值觀不會因文化、種族、宗教等差異而有所不同。不同論者對普世價值的內容應有多闊或有異議,但一般都同意「人權」、「自由」、「平等」及引申而來的「民主」、「法治」是普世價值的核心內容。」(1)基於這個原則,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一直被視為普世價值的最根本基礎(提一提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之一),當然中國有沒有遵守《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就看你怎樣判定吧,但六四,新疆集中營就肯定不是了(和你覺得它正不正確無關)。如果連這個定義都沒辦法接受,那就沒什好說了,再見。

      (1)http://www.liberalstudies.hk/blog/ls_blog.php?id=1785&mother_id=1626

    • 三點:

      1)我有說六四嗎?你想討論?我需要發當年屠殺的影片你看?如是,會不會令你再回不到這裡?那樣就不好了。

      2)六四是政府殺平民,和其他鎮壓不同,不要混淆視聽。還是你想說六四無死人?或死的都是外國勢力操控的已洗腦非人類?六四是坦克轆死人民(有片啊),軍隊開槍殺人,你說的美英法都沒有,程度不同。我說了,世界那麼大,就不要常掛美國在嘴邊好嗎?這是國教嗎?要類比六四,可以用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當中的其他人民看到死者的態度,都像現在的你,可以參考。

      3)無論是哪個國家做出如六四的事,(我再說一次,世界很大的)也必須譴責,不要被害妄想全世界都針對中國人,錯的是獨裁及滿手血腥的政權,不是人民,也不針對你。但在屠殺,那怕是鎮壓上,在強權及人民之間,你竟然選擇支持強權,那是你的選擇,我只能說這不是普世價值。

    • 基於黨必須大於國及政府的立場,如你所說,就是可以干預了。

    • 我明白了,我一直在看你的文字,以為你要說中國的獨裁政治的好處,是我誤會你,對不起。不過我們沒辦法討論中國的政治制度,其實也建基於其制度沒有透明度所致。

      司法獨不獨立於行政,在於行政上有沒有手段可以影響及更動司法體系,如你所說,中國當然有這個能力,這是整個體制已容許它這樣做。所以我認為,這和地方政府有否被提告是兩件事,因為不是利益問題,也不是政府有沒有受損的問題,這只是案例,而是我們一直討論的,權力在誰手上的問題。當然也可以用權謀的方式說地方政府得罪了什麼中央的人所以有此下場,但這又陷入了中國式的權術教育思維,把政治陷入司法正當化,也把權謀正確化,這是中國國民教育的禍害。

      關於美國的聯邦體制呢,如我第一個回應說我首先不想談美國,是因為它。它是一個由民主憲法,再由不同州的憲法匯合而成的體系,我猜你比我懂,所以我也不敢亂說,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也是建基於民主及自由,作為最高道德憲法理念而生成的體制,單是這一點而已(不用去學習美國),如果我們有生之年見到中國及香港會去學習或參考,我相信都很美好,但要說明的是,它不是唯一的體系,也不是完美的。

    • 吓?我們討論了這麼久,你才說中國政治體系與你無關?你說的是與你無關還是你沒辦法干涉?我沒說中國會滅亡,第二大經濟體系並仍可以享有發展中國家的待遇,另全年80%外資由香港流入呢,賺到瘋,怎會亡?我怎敢不滿,我用實名的,中國可以查到我,我不會敢說對中國有不滿喔。但它是獨裁是事實,如果你覺得獨裁沒問題,那它就不是負面詞,而是中性詞了,不過這似乎不是普世價值可以接受而已。我很好奇,為什麼那麼多華人對美國的政治體系那麼清楚,而且是知道很多連美國人也可能不知道的問題,這是什麼教育才會有的結果?反過來說,我們又對中國的政治體系了解幾多?我指除了官方的表面體制外。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題目。

      我再說一次,你是對的。司法獨立源於基本法,但它的獨立性是獨立於香港政府及中央政府的,應該說,如果中國是一個健全的政體,整個中國司法也應該獨立於中央政府的,當然這是天方夜譚。所以一國兩制才算是一個保障,令這個地方的司法應該要獨立於行政(我說應該,事實如你所說不是)。

      關於普選,我有幫忙做歷史文獻搜集的工作,知道呀。

      還有,我從來沒說香港獨立的議題,是你想討論?這可能涉及國家成立的基礎,人民的權力及責任,追求自由的體制,及至國際案例,民主作為普世共通的追求價值的討論了。

      另外,為什麼硬要討論美國?美國有什麼問題,和香港追求民主是沒有關連的,又沒有人說要美國幫忙或要它的那種制度。關它什麼事?

    • 我從來沒有否認過你,哈哈哈。你不用那麼說的,在中國這個體制事實上,我完全同意你的說法。我說了,你是站在中國是一個集權力於一身,任何司法立法也可以為了權力而更改為,權力而服務的事實上來說話,是對的,因為這就是現實。基於這個(我不知你覺得恐不恐怖)恐怖的事實,香港才會在爭取仍然可以爭取的自由及司法獨立體制,這個司法獨立,當然我是說的是(理想化地)獨立於香港政府,以及人大,當然事實是不可能,因為中央政府是個會干預司法制度的機構。當然,在憲法上,政府是有可能更動法律的,但這就牽涉到憲法上的程序,原本是非常複雜的問題,因為憲法是基於人民的權力而成立的,但因為是中國,所以說不用了,因為唯一的共產黨就可以代表全體人民,所以可以隨時修例。

      雙普選呢,如果不是承諾……那我就不知稱它是什麼了,權術?陰謀?計?敷衍英國及聯合國的手段?當然它沒有必要做的,至少在現在的已沒有了從前宏大政治理想的當下中國眼中,是一個阻礙獨裁體制的石頭。

      基本法和司法,以及司法獨立是不同事來的,當然有關,但是不同層級的。我不知為什麼要扯到這個題目上。你思路跳太快,我跟不上。

      ps,你真的不在大陸嗎?港獨,六四屠殺,新疆集中營等這些議題可以討論嗎?如太危險我可以先不說的。

    • 你可能先理解一下一國兩制是什麼我們再討論。或你會否在大陸找不到正確的資訊?我要透過怎樣的方式才可以給到你看?因為我大概理解大陸應該把大部分有關民主體制或逐步建立民主制的資訊也刪改了。

      另外,你還是把司法獨立這個題目,與中央及地方權力混淆。

      另外,一國兩制其實沒有你想得那麼厲害,如果是就好了,退一萬步它真的會威脅到的,也不可能是中國,也不是中央政府,而是共產黨的獨裁政治。因為一國兩制,如果向民主體制傾向發展的話,最終香港會有民主制度,同時也可以逐步令中國也實行民主化進程,我不肯定你覺得民主化是否一個威脅,如果是,也只是對獨裁體制的威脅,當然你可以擁護它的,沒關係。

      還有,你一直討論中國,就不要一直引用美國例子吧(地球不是只有中國及美國喔),用中國的例子就好了。

    • 是的,正如你說,是「制衡」,而不是服從,立法,司法與行政是不會矛盾是正確的,但它們不能互相干預,不能說為了行政方便就改法,或為了政治罪而用司法來幫忙,這種為了政權服務的司法系統,就是獨裁了。另一方面,中央政府權力來自全體人民呢……我相信是不適用於中國的,或者你身在大陸,不敢在網上打出你真實的想法,但事實是這種堂皇的字眼,不是事實,我也相信沒有中國人心底裡會相信(當然表態上要相信)。

      另外,我說的是,不論是中央或是地方政府,都是行政一環,沒有分別,如果在民主體制下,它們都沒有權力干預司法獨立性的,當然中國不是在民主體制下,所以你也是對的,所有地方機構,甚至公司,都只是跟隨一個權力意志,而且沒有權力去討論或否定,它說什麼就是什麼,這就是中國,是獨裁。香港是比較特別的,我明白對大陸來說這已經是一個很討人厭的說法,什麼特別呀!憑什麼之類,我很理解,但事實也是如此,所以它暫時也算是司法獨立,行政是不能干預的,除了這個被英國埋下的「暴動罪」(你可能會說這是英人設下給中國攻陷香港法治的陷阱,從事件來說也是事實)。

      至於香港的司法權是否中央政府給呢,我猜可能要追塑回一國兩制的內容,不盡是這麼簡單可以說明,但如果必須要很簡單說一句來定義的話,你是對的。我說了,我從來沒有否認過你,也不覺得香港人不知道中國有權收回權力,只是這是有代價的,如之前我所說,是可以收回的,只要中國想香港消失於地圖上。

    • 嗯,你是對的,因為那是事實。只是三權分立的概念不是針對是國家或不國家的,你說的只有國家才有資格三權分立,司法必須服從國家的論述,基本就是獨裁的概念,當然這也是中國的現在的制度,當然你可以喜歡及接受這種獨裁,因為它是事實。但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情況下之前確實做到至少司法是獨立的(立法是否獨立呢,你看過立法會如何敗壞就明白現在不可能),所以這個訴求,基本上是堅持司法獨立的一個延伸。

      你所說司法及權力,都是權術下的產物,故是為政治服務,也是對的,因為這也是中國的現況。不過如果在追求民主體制的理想(我只能說是理想),就不應該如此(我沒否認你說的事實是錯,它是事實)。

      另外,36人大代表,在中國政治架構上確實是代表香港的,你也是對的,但基於上述的一切司法也是權術及政治的產物的前提下,這36人,坦白說都只是傀儡,他們怎會有什麼所謂的權力去主宰什麼地方的行政,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一切也是被一個稱為「中央」的集權意志統合,他們只是負責舉手而已。另一方面,香港的司法制度並不是由中國來主導的,至少現在不是,當然中國有權去摧毀整個制度,或像現在的逐步摧毀它的獨立性,但這是有後果的,因為本來司法獨立是一國兩制的最根本,也是整個香港仍殘存能夠成為非一般中國城市(例如在中國稱香港是外資)的最根本原因之一。所以,回到我的問題,律政師引用「暴動罪」,從香港法律上當然是「合法」,也很配合中國的政治態度,然而我說的是,這種把司法變成政治遊戲的手段,那就已在摧毀香港的地位的最有效方法,如果中國想放棄香港,那就是最快也是最狠的捷徑。

      你說的我有很多錯誤理解,我大概都明白是什麼,那可能是因為我們看事情的方式不同,你看的是現在的客觀事實,坦白說就是中國就是這樣的,沒辦法也不可動搖的龐大政治機器;而我說的,是在被巨大機器壓死人民之前,尋求人道主義立場的理想方法,可能是不切實際的,正如那些示威者一樣,最終也許都只是徒勞,然而我相信有一些基本的公義,人權,不需恐懼機器的正當生存理由,還是有值得追求的價值,至少它成就了我們的討論,無論你認為我是誤解或是垃圾也好,至少,我們仍能為自己相信的事物辯解,以及了解不同人的立場,及彼此尊重。這就是民主的基礎,不是有沒有權去投票這麼單一的功能思維,而是尋求理解所有人的立場及意志,從而商討一個盡可能菟重各人意願,並以此力量去關懷社區/社會發展的平台。

    • 我看到很多人會回應二至五,因為是關係到對法律的不同理解,我也可以解釋的,但暫且先處理(一),因為這個很多人也有誤解。「一、五点诉求中有一条,无罪开释游行中犯有暴力的群体。」

      其一,並不是這樣的理解的,訴求不是要無罪釋放犯罪的人,而是徹銷暴動定義,即不能以暴動罪控告人,示威者最初(至少6月時)並沒有發生所謂的暴力行為,不同人覺得是否暴力這是角度問題,但對物件破壞,並不能構成暴動。然而一旦定義為暴動,律政師就可以以非常模糊的法例,也可以說是政治罪「暴動罪」來處理所有被定義為有參與示威的一百萬或二百萬人。問題是什麼是暴動罪?參與「暴動」即僅僅步行進入,甚至誤闖示威區,只要政府想的話,帶有政治目的地,你也可以被稱為有「暴動罪」,而刑罰最高是十年監禁。不是說笑,那麼純粹走路的刑罰也可以比刑事誤殺及強姦都還要高,這是很荒謬的。那你可以說政府怎可能控告二百萬人,哪有監獄安置他們?問題不是它有沒有可能,不是實際如何操作,而是有沒有權,它想拉誰就拉誰的威權,用以來威嚇,禁聲,禁言。「暴動罪」是英國政府遺留下來的產物,只留不用,以作威嚇。一百年以來,只在1967暴動用過一次,當時共產黨員使用炸彈炸死人,燒車,與警察在屋村爆發連環槍戰,死了一些平民,故定性暴動,以作阻嚇,而不像現在,破壞玻璃門,塗鴉了內堂,或有人帶上口罩,就已經要被判暴動罪,這已是完完全全的政治審判。

      當然,破壞玻璃門,塗鴉了內堂,打警察,這些必須以刑事毀壞及襲警罪提告,只要是公平的法律提告,我相信沒有任何一個香港人有異議的,包括身處前線的示威者。所以,不是釋放犯了法的人,而是取消含糊的,帶政治成份的暴動罪名,其他刑事罪,可以依舊執行,沒人反對過,就連破壞公物的那些人也不會反對,他們甘願受罰,但不是暴動罪。

      其二,「台湾太阳花运动……判决冲击立法院的群体无罪」,首先不要先入為主認為這是為討好政黨的判案,因為這就已把政治與法院掛勾了,這是很多中國人民的誤解,因為中國政府就是這樣,而且一直以來的教育都是這樣教我們官字兩個口,我看見前面的討論都關係到信不信任中國及香港制度的問題,而其所謂信任核心基礎,就是能否將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分開的關係。無疑,中國政府之前也自己說了司法必須服從政府的制度,我只能說這是不同於香港及其他發達國家的司法制度,因為這就是可以使政府隨時以政治罪控告任何人的定義。你可以說很多國家都用不同手段去拉政治犯之類,但它們是手段,你仍可以不同意手段,但司法仍然是中立的。然而中國是直接操作司法,程度上嚴重好多。

      好了,總之我們要先明白行政及司法實際上應該要分開,至少我們必須分開討論。我暫時沒有太多例證,但之後可以再找一些的,面對台灣太陽花運動,作為所謂「違法就義」的名義而判無罪,這對亞洲,特別是中港台來說仍然是很新的概念,因為我們仍然沒有意識到如何在法治上去維護民主精神,以及如何利用人民的權利,去抗衡威權,這些都是我們不熟識的議題,但其實在歐洲(我先排除美國,因為它有一些不一樣),是很常見的。原因這是基於法律上最高的道德標準,即法治精神上的一切以保護民主的憲法為基礎而判定的。即是,台灣法院首先定義了當時立法院不按常規秒速通過法案,是有違公義及破壞法治,而人民因此而就義,以唯一可行的手段(你想想一個市民有什麼其他手段去對抗一整個立法院制度)去維護民主是最高道德標準這個原則,基於最高原則,所以才無罪釋放。所以,不是簡單了整件事,只談起因及結果,就說參與衝擊,但無罪,那麼人人都可以隨時去衝擊啦,隨時以民主為理由破壞任何人及事啦,這些言論都是不理智的,因為法院會根據動機及當時是否真正「就義」,來判定案件。說實話,正如我在「其一」所說,大部分情況法庭都會判示威者某些其他罪名(我沒仔細看當時法院有沒有提告其他控罪),如破壞公物,非法入侵及佔領政府用地等,但法院最後沒有這樣做,是對民主精神的一種最崇高的敬意,即是,台灣法院示範了一次,認為民主精神不可動搖,比任何事情也要重要的見證。故此,這不是法院在討好誰的事件。

  • 關於訴求中無罪釋放的迷思

    • 是的,也可能是你說的那樣,因為我也不能代表所有人說,我只能說出我對五大訴求的理解,及其應有的公義,包括犯罪要受公平審判(在判決前他們首先只是嫌疑人)。我的理解是,五個訴求是相連的,因為沒有取消暴動定義,所以現在被拉的人都可以被冠上暴動罪提告。無罪釋放是有針對性的,不是什麼事也歸進去,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 蒙面就不是好人。。。嗯,例如沒有委任證,肩上除去號碼(是除去不是沒帶),及要蒙面的香港警察?

      另外你在說另一個話題了,不是我本文所要說的,當然我們也可以討論,但可能請你先多看香港不同頻道的視像,包括警察開槍打頭,在時間之前開始打示威者,對無力我的老弱近距離攻擊等,這對你也公平一些,之後我們才再討論。

      還有一點,任何事情也可以討論,唯獨我不接受國家/民族主義上身,來種族歧視他人的言論。請你尊重自己,不要中國人英國人什麼的,要討論就要理性。

    • 可能你是對的,但也正因如此也不能因為少數人的行為,而令成千上萬的人蒙受有可能被暴動罪裁判的風險,這才是法治上的先站在被懷疑者立場思考的基礎,而不是為了懲罰某人,而犧牲無辜的人的人權。

  • 试解我孤独的愤怒——另一个大陆学生的困惑

    • 從你看了這麼一篇很有設計也很嚴謹的回應後,仍可從當中的誤引及煽誘走出來,我衷心佩服你理性思維及對自由的熱情。我們需要更多思考,放下極端國族主義情緒及事事訴諸陰謀論去判定任何人的行為,才能有所進步,才能真正的虛心去辯證。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