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趕走香港的林鄭月娥及台灣的韓國瑜?與德國人的民主討論

felixism

確實是這樣,經過了這大半年,不少大陸人及香港人也只在情緒上反對對方,認為對方是野蠻而不講道理的。然而道理、真實究竟在哪裡呢?我引述香港的媒體工作者劉進圖的說話,所謂兩邊的人並沒有同一個基礎上對話,而是站在不同的理念上自說自話,所以那不構成討論或辯論,只是爭執。

我在不同場合及文章也提過了,可以在普世價值的框架下討論事情,即有關人在成為國民之前,僅是存在於地球上的人該擁有的基本價值,包括自由,平等,人權,民主等,這樣才開始討論,就會更冷靜及理智了。

贏就是贏,沒有But。

felixism

我也不能以偏蓋全的說所有大陸人都只有一種心理,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是很合理的,不過以我在網上看到的那些回應,就如你說,至少有些人是一種以順從來交換安定的心理。

民主在中國是否可行,我也不肯定,因為它幾乎沒有發生過。而我說的民主,並不如下面有些回應那樣,只是針對民主體制的一人一票,而是你所說的「凝聚共識的過程」。我更關心的不是那個投票或衍生的政治策略/陰謀,甚至我根本沒那麼偉大去關心什麼國家戰略、國家發展,我關心的從來都是人,是你和我的生活,是人民如何從認識到自己擁有權力及義務後,繼而關心自己社區(那怕只是自己所住的街道)的轉化,及隨之令整個社會有所改變的歷程。我是從人的觀點出發,去看人在社會的改變如何影響社會,而不是國家發展,國家優勢,國家偉大等,以國家眼光制定策略去改變人民,我相信前者才是民主,後者即使有投票,也只是把民主掛在口邊的獨裁。

所以民主都沒有在中國出現過,我也還沒辦法想像假若它在中國出現了會是怎樣。只是,我還是認為我們不需要只有在完全知道未來是怎麼樣才去行動,而是因為對未來充滿希望,才向前行走。

Joker與返校,背景描繪上的高低之別

felixism

我不大想用職業評論人及普通觀眾去區別,我認為有不同意見,在於有沒有被社會普遍宣傳的價值觀及個人情緒,影響了自己對電影的美學判斷所致。即是因為社會過度鼓吹關懷弱勢,體察精神病患,了解人的脆弱等所謂的正面價值(現在坊間已有很多書籍質疑這種過度同情其實沒有好處,是對精神創傷者的二度傷害),以致很多時像這樣談及精神創傷的受害者的電影,都很快被定性為必須要支持,同樣也很能煽動人的同情心,而認為我們應該去同情他,了解他的傷痛,體諒電影在說受害人如何被折磨而成惡的細緻舖排等。但我說了,主角的人物性格刻劃得很細膩,但僅此而已。我當然同情精神創傷的人,及被壓迫的人的痛苦,了解導演如何利用畫面灰暗的顏色,烘托出氣氛,舖陳主角的心理變化,逐步走向毀滅。然而它就只是在描寫一個人,卻沒有襯托,沒有對比,更沒有哲學上的體會,就只是一齣普通不過的電影,我只能說,一個嚴謹結構及具內涵的故事,不是不停創造金句就可以刻劃出人性及思考深度的。喜歡與否其實見人見智,這是感想,這不是評論要處理的,因為我談的是電影美學。

《潮與虎》— 你的經歷並不是徙勞

felixism
回覆
randy@randy

其實比較20世紀少年,我會喜歡Monster怪物及Pluto多一些,不論是節奏及深入人心的探索也更緩慢,在畫面上沒有太多文字說明。

其實我沒看很多港漫,不過就幾個作者及畫家的作品而已,因為坦白說港漫工業的製作流程令它很難有好的質素出來。不過我還是可以說一下的。

高墙下,暗恋对象转发了“我是14亿护旗手之一”

felixism

今天有這樣的一篇文章,可以看看,雖然我不認同文章要分中國人香港人的論調,因為這只是最簡單的分法,卻會產生很多反感及排斥。而真正分開了人民的,從來不是地域,是牆,是斷絕自由資訊的機器,是為了自尊及安穩而放棄獨立及理性思考,以及扭曲了的民族主義教育︰一切也以國為先,人民是國家可以犧牲的產物。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有中國人問我-憑什麼香港人可以反抗/?fbclid=IwAR1dAymQhIdaSQXTFSMmQbgrRD4k0iubb-FbhcGxY8Zg-bqRKiJeIZKGLt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