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出版社的小編輯。主要分享關於臺灣出版與書,純私人見解還有一些心情軟文~

駱以軍《明朝》書評爭論事件懶人包

最近一週的台灣文壇的熱鬧事件,順手整理記錄主要脈絡

01:

11 月 5 日,下午1:22 ,朱宥勳在個人臉書公開發表駱以軍新長篇小說《明朝》的書評

「投降」是文明的最終形式嗎——讀駱以軍《明朝》

01-1:

11 月 5 日,下午10:05,駱以軍於臉書貼文(無法確認是否回應書評文故列為1-1)

我不回嘴
是因我熱愛文學
真心以自己年輕時的困頓
想像比那時的我們還艱辛的
年輕創作者
這條路很辛苦 寂寞
大家各自好好努力吧

02: 

11月 6 日,上午12:20 ,八旗文化總編富察分享貼文於個人臉書(因後陳栢青文中提及,故收入)

「方塊字承載的文人和文化,如果不以西方為他者,只看自己的肚臍和私處,那明代晚期確實是最讓士大夫或準士大夫流連忘返,覺得那是「文明」。
然而那其實是「文明」的墮落與崩毀。在滿洲人還沒來拯救它之前,它已經被自身培養出來的李自成和張獻忠碾成碎片。偏安文人眼裡和筆下,一方面奇怪於北京國家機器的黑暗邪惡、扭曲和無力,一方面讚嘆江南文人的病態繁華和詩酒風流,覺得非常難以理解。然而,任何一個擁有健全的常識的市井小哥都知道洪水將至,張岱、錢謙益、吳梅村更是洞然,只是「史後」的南遷文化人不懂,是因為這批人失去了根和土地,只剩下繁複的文字虛構。
人類該往何處去? 如果我們要留給「未來」何種「文明」,這是大哉問。科幻作家的答案和歷史學家的答案都值得一看。「明朝」的「文明」——士大夫文人階層在病態的精緻狂歡中,鋸斷了自己棲身的樹枝,然後,孌童、看戲、美食、私生活,化成夢囈。」

03: 

11 月 6 日,下午9:51,陳栢青發佈了一篇網誌文章回應:

〈請容我出言反駁〉

04:

11 月 6 日,下午11:32,朱宥勳於臉書公開發文回覆陳栢青:

〈謝謝陳栢青對於我前幾天所貼的〈「投降」是文明的最終形式嗎——讀駱以軍《明朝》 〉的不同意見。〉

05:

11 月 7 日,下午10:26,朱宥勳於臉書公開發文回覆「政治審查」一事(因後文駱以軍回覆提及,故列入)

〈看到某些地方有人在說,反正我就只會政治審查,沒有在講文學啊,之類的。〉

06:

11 月 8 日,上午11:32,駱以軍於臉書公開發文

〈"沒有"的革命〉


目前主要發展至此,後續回覆與外圍討論再留言增補關聯

書評26駱以軍1出版觀察8華文文學22
42
4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