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笑儂

別號「快樂村長」。一個靈魂踟躇於舊上海和塘西之間,座標卻落在獅子山下的庸俗港女。曾任職金融業,老老實實的幹了十年部門主管。兩年前,文字讓我坐上了黃包車,在花彩流光中留下了點點足跡。(歡迎電郵私訊:fasiulung@gmail.com)

【我翻譯世界】獻給人生的情書

翻譯,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加上「我翻譯世界」的標題,我大概就只能做個「只可遠觀」的塘邊冷眼人。可巧前兩天,我看了@fide 的《懸浮在兩個語言中間的人》。談到「文字之美」,倒啟發了我。覺得有些看法想說,就催生了這篇。

有些譯作是我永遠忘不了的,其中之一是橫掃六項奧斯卡的《La La Land》。中文譯名,分別是《樂來越愛你》、《愛樂之城》,以及香港的《星聲夢裡人》。

香港的中譯本,出自著名影評人舒琪的手筆。學院派的人看了,覺得過於華靡。嫌它不夠莊重,沒有忠於原著。是耶非耶?或者,可以先從電影中的兩首歌曲說起。

主題曲《City of Stars》,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中譯為《繁星之城》。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繁星之城,你是只為我而閃爍嗎?
City of stars,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繁星之城,還是冷煙蔽月華?
City of stars, Just one thing everybody wants. There in the bars,And through the smokescreen of the crowded restaurants. It’ love. 繁星之城,眾生所冀。燈紅酒綠間,煙火闌珊處,人海茫茫中。是愛。

《A Lovely Night》是男女主角在滿天紅霞前共舞的合唱歌,下面是其中一段。

The sun is nearly gone. No lights are turning on. 斜陽漸遠,華燈初上。
A silver shine that stretches to the sea. We've stumbled on a view. That's tailor-made for two. 幻化閃閃銀河,如斯美景,鴛鴦幾何。

翻譯不是我的專業,我可不知道翻譯得好翻譯不好。電影我倒看了三次。

三顧電影院,我純粹是為了中譯本的文字之美。"It's another day of sun" 譯作「陽光伴我再衝刺。」"Just you and me" 譯作「你我嘆奈何。」看著詩情畫意的字幕,感覺如沐春風。

坊間許多翻譯作品,技術的成分大於藝術的成分。技術是斬釘截鐵的,沒有愛,沒有美感。相對於字對字的直譯方法,我喜歡人性化的譯法,因為比較接近現實。

情況就如,我在彈奏著蕭邦二百幾年前的作品。即使跟準拍子,緊守五線譜,演出也未必動人。必須把音符反芻了幾遍。用自己的語言,把作品的生命、意境、感覺,通通詮釋出來。為作品賦與活生生的力量,為觀眾帶來感動和啓示。

文字,和人生一樣。可以是一板一眼,拘謹安穩的。也可以是有笑有淚,浪漫隨性的。沒有感情的文字和人生,翻譯了出來也不能成為好的作品。

據說金魚只有三秒記憶,人類亦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可以記憶一輩子的,大概就只有感覺了。感覺是細水長流的,比實際的人和事更為強烈,有更深長的回甘。有人說文字是人生的縮寫,每個字都代表著一段人生。有一份秘而不宣的曖昧關係。

我不懂翻譯。然而,如果「愛」是我的追求。這一篇,我唯一的譯作。就是我的世界了。這是一篇出土的英文情書。適逢其會,就貼在下面。

什麼是『緣份』?
大概是浮浮眾生,夢寐以求,卻又遙不可及的東西。
我們,倒得到了。
緣份來去如風,一瞥即逝,總是不經意的驟然襲來。
我們,倒見證了它的來訪。
當緣份要從一段愛情中流逝,那是最傷感的事情。
我們,心裏明白。並竭盡所能,避免崩壞的局面。
這張拼圖,記載著我倆難忘的片段。
儘管緣份變幻莫測。一息尚存,我們都會盡力守護。讓它活在生命中的每一天,至死不渝。
這張拼圖。見證了我倆的真愛,亦記載了我們的初心。
緊記。當我們寸步難行。看一看這幅拼圖,從拼圖的框架,尋找緣份的芳踪。
忠告。當我們的真愛遇上心碎的危機,落入千鈞一髮的絕地。
推倒這拼圖!
然後,重新組拼每一塊散落的零片。你感受的是我們曾經為愛情所付出過的努力。
不要推翻愛,而是要建立。


全文完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我 翻譯世界」徵文活動

【我 翻譯世界】可笑的一幕 | Slow The Testing Down Please! | Kung Flu引爆種族歧視爭議

【我 翻譯世界­­­】C'est la vie 生活多美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