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课题组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媒体小组【最新动态播报:Telegram:(t.me/s/ketizu);Mastodon:mastodon.social/@fanshenketizu;联系邮箱:fanshenketizu@protonmail.com 】

古正华:指责佳士工人被“境外势力”利用 党媒的立场何在

8月24日,深圳警方对佳士公司维权地段进行清场,这一事件告一段落。中央几家新闻媒体也在同一时间对佳士事件发表述评文章。

《新华社》记者述评文章的题目是:《佳士公司工人“维权”的背后》。文中说:“事件愈演愈烈,推波助澜者浮出水面”,文中列举“境外势力”在这一事件中的“兴风作浪”。

《光明日报》述评的要点是:“职工维权,不能脱离法治轨道”。文中说:“该事件属于原本可以走法治途径解决的个案,但由于境外势力的介入……把矛盾扩大化,把真像模糊化,将事件恶性化”。

《环球时报》的述评题目是:“不能脱离理性与合法的轨道”。该文没提“境外势力”,称之为“社会势力”。文中说:“它开始就是普通的维权事件,但逐渐复杂化了,社会上的势力参与了进来,而且社会上参与进来的人和他们的能量都远远超过了佳士公司的维权者”。“让人感受到有人想把佳土维权事件作为一个支点,撬动中国社会秩序的节奏”。

局势平静下来后,我采访了多位参加过佳士维权的工人和大学生。他们的评述几乎和媒体的述评截然相反。

我这一生,大部分时间是作党的宣传工作,主要是党报工作。作为党报、党的新闻工作者应该懂得新闻的党性原则。我们应站在党的立场。党的立场的具体体现是无产阶级的立场、工人阶级的立场。对佳士事件你要获得第一手资料,应该是维权工人的诉说。工人们在维权斗争中也渴望得到媒件的宣扬和支持,一直到他们受到媒体的非议和歪曲,身陷囹圄时,仍然希望媒体能为他们鸣冤,说几句公道话。但他们没有得到这种机会。

在改革开放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关系如何处理,的确是个复杂的问题,要研究政策和策略,要掌握好原则性和灵活性。但有一点是决不能动摇的,我们是共产党,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媒体,我们的立场要站在无产阶级一边,决不能站在资产阶级一边。

这次佳士事件,媒体指责佳士工人的有两点:一是受“境外势力”利用;二是脱离法治轨道。这使我想起了十多年前,也是在深圳发生的由工人维权引起的一场“官司”。2006年8月,《第一财经日报》刊登了富士康公司工人维权的消息,富士康公司就把《第一财经日报》写这条消息的两名记者告上法庭,並仗着富士康的财大气粗,提出3000万元的天价索赔。法院居然受理了这一荒唐的申请。结果呢?真叫人啼笑皆非,《第一财经日报》和富士康公司联合声明,相互赞颂握手言和。南方的党报为此而欢呼——“家和万事兴”。

这“家”是谁?《第一财经日报》和“富士康公司”。破坏“家和”的是谁,显然是富士康公司的维权工人。在“家和”之后,发生在富士康的“万事兴”是十三连跳的悲剧。

今天,指责佳士工人被“境外势力”介入和利用,当年的富士康,不是最大的“境外势力”吗?它的掌门人可以在台湾竞选总统,在特朗普遏制中国时,他可以响应美国总统召唤,把富士康搬到美国。我们为什么可以和最大的境外势力,在打击工人维权时“家和万事兴”呢?

今天,指责佳士工人脱离法治轨道,看看当年那场“官司”,富士康把法律任意地玩弄于股掌,却被我们的媒体欢呼成“家和万事兴”的佳话。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党媒的立场何所在!?

“法治的轨道”何所在!?

武汉、东湖泽畔

2018年9月14日病中  

古正华

今年九十岁,新四军老战士。
读小学时,武汉沦陷(日本侵华),上学坐公交车途中,遇日本学生上车嫌中国学生让座慢了而暴打中国学生。气愤难耐下打了日本学生(在沦陷区,中国人必须对日本人包含日本小孩恭恭敬敬、逆来顺受,否则杀头)后,投奔新四军。
投奔到革命队伍中,跟着毛主席打败了日本人;跟着毛主席把蒋介石赶到那个小岛上去了!

12
1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