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idol

Nga'ay ho! Facidol = 麵包果

莎士比亞的台語課

發布於

10 September 2017

我想起了大學時代的莎士比亞課。

廖雅慧老師堅持用台語教授羅密歐與茱麗葉和仲夏夜之夢;當時心想,天哪,台語和古英文,但醫學大學少少的通識課程,為了要認識這位大作家,說什麼我都要撐下來。

大學時代我也算是個憤青吧,精神醫學課的申論考試堅持不寫老師提供的標準答案,結果得到六十分低空飛過。哈,雖然現在的我承認的確有標準答案這回事,不然如何被歸類為科學呢。

莎士比亞課就在一次次反覆地朗讀與背誦下,彷彿有半隻腳真的踏入了那個美學的殿堂。我是真心喜歡上莎士比亞課,而那種閱讀過後的喜悅不是一蹴可及的,後來發現我喜歡的電影如是,愛讀的書如是,交往的朋友也如是。表面一次性的東西太不可靠,而深層的意義沒有經歷過時間似乎無法淬鍊出。除了一個例外,愛情,我好像更迷戀一見鐘情的火花,雖說稍縱即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