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曜

遠看星空,總覺人生無趣,為何宇宙如此遼闊, 星兒都會笑著說:誰叫你總是獨自旅途! 我也只是笑著,與眾星合奏,靜待終焉的未來。

鏡像星球物語

「你是誰?」這一句話,仍記憶猶新,不時會想到,自己到底是誰呢?「我是誰?」,不正是自己嗎?在那世界卻成了禁語....

鏡中的那一面,如同未知的世界,那一日,竟是如此的漫長,我從未想過,自己是何時陷入的,迷失在那樣的世界中,忘了自己的身分。

「等一下,跑那麼急,根本跟不上你的腳步了。」說完,雲夢疲累的坐在一個階梯上,看著遠處的那位,一位身材魁梧,背上一把巨型的扇子,正是狩虞。

「距離最終的目的地,剩不到幾里的路,妳偏偏要走的那麼慢,在撐一會吧。」狩虞回頭望了雲夢,走下前拉了她一把。

「這條路又不好走,會走的慢,又不是我自願的,就算你強拉我,也不會比較快。」某一天的早晨,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就被狩虞,帶著四處旅行,旅行的最終目的地,是到雲廊中,位於中心處的雲巖。

看著雲夢,不滿的神情,狩虞笑著,突然就抱起了她,輕快的腳步,沿著階梯向上爬,所經之處,彌漫了一層層雲霧,不時出現強烈的氣流。

「等等,突然做什麼。」雲夢一臉慌張的看著他.........

只見狩虞,用著戲謔的口吻,「妳可得抓緊了,不然小心被我拋下,我可管不了那麼多。」

什麼跟什麼,這傢伙,分明在找我麻煩,算了,先離開這裡在說了....

雲廊有近兩千左右的樓層,每層樓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幻物,有的高木聳天、有的長的千奇百怪、有的延伸數十里長,至於雲巖的所在地,正是在雲廊中心處,要到達此處,並非易事,有無數的天險要克服。

來到了分歧點,左右兩旁,各自放了一個告示牌,左邊寫著:警告來者,無論眼前有什麼,都請無視它;另一邊則是:警告來者,不要掉以輕心,不論聽見什麼,都不要放在心上。

雲夢走到了告示牌前,專注看著文字的說明,看了許久。

看著她如此的專心,不知道是否真的明白呢?狩虞好奇問了她一句:「妳知道意思嗎?」,雲夢不解的,搖著頭,看來這對她來說還是太難了。

「那就好好聽我說,左邊是光之幽林,林中的幻物,對於擅闖者,會以強烈的光線和幻術,使得通行者寸步難行,需要耗費不少時間,才能順利通過,右邊是.............」。

暗之幽林,在黑暗的深淵處,傳來不明的躁動,忽現不明的身影,接著,傳來了兩個聲音,「等待許久,終於開啟了,這厭惡的標誌早該消失了」,另一個聲音不滿的說:「都怪那些先民,把你我困在這深不見底的洞窟中,總算可以報復他們了。」

「右邊是:暗之幽林,是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任何的光,只能憑藉著感覺和經驗一闖,特別需注意的是在裡頭的幻物,沒有實體..........」

自黑暗中,若隱若現,一瞬間,雲夢看見了自右邊的深處,有兩個身影,似乎正在交談。

「我說狩虞,你有沒有注意到這裡頭好像有...........」然而,她的聲音卻沒有傳達給狩虞。

看著他似乎沒聽懂她的意思,正想在開口時,一個黑影閃過她的面前,沒多久,一個聲音不斷在雲夢耳邊響起,「我需要妳的幫助.............,快來阿.............。」

循線聲音的源頭,一歩步踏入黑暗之中..............

另一邊的狩虞,渾然不知雲夢迷失在黑暗中,繼續說著:「因此我們不走右邊,縱然是捷徑,卻也伴隨著風險,所以.....」

「雲夢,妳有在聽嗎?」只見她毫無反應,背對著他,「誒!妳到底怎麼了,說話阿!」當狩虞伸手要拉住她之前,她的身影竟被黑暗吞噬了......

看見這個情況,他不敢置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幕,如果這不是雲夢,那真正的她去了哪....

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她獨自在深淵中摸索,突然四周的環境,產生了劇烈搖晃,才發覺自己置身在一個廣大的洞窟中,連光都難以進入。

「這裡到底是哪?出口在哪?」她露出不安的神情,一個人在黑暗中摸索著,另一邊,無實體的幻物,將黑暗的獠牙,化作黑暗的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她襲來。

「這裡,走這邊才是,還是?」.....

就在雲夢尚未釐清狀況前,隱身背後的危機,正排山倒海而來。

深處中兩道身影,在此交錯,眼看即將到手的獵物,卻沒料到,一陣旋風打亂了他們的計劃,少女就在他們眼皮下,轉眼間就被帶走了..............

「想不到那傢伙身手這麼矯捷,搶先我們一步,沒關係,她已被暗語所影響。」長長的身影,暗自竊笑。

暗語是一種詛咒,被施咒者,意識將被黑暗所遮蔽,嚴重的話,將喪失心神,直至瘋狂而亡。

「我...........。」

「先別說話,我先帶妳離開這裡,抓緊了。」說著,抱起了雲夢,隨即向前奔跑。然而,黑暗化成的觸手,仍未放棄,不斷將黑暗的影子無限性的延伸,誓言要將進入此地的對象,拉進永不見天日的深淵。

「妳........是.........快來幫幫我」、「啊..............」,「為什麼不幫我,妳這可惡......」帶著悔恨的怨言,就如無處宣洩的猛獸,不斷的咒罵兩人......

「那個..............」拍著狩虞的肩膀,「不要想太多,眼睛閉上,不要聽信任何的聲音,不然妳將無法逃離此處。」因為清楚此地的危險,才用這種說法,來安慰不安的雲夢。

數刻間,兩人順利擺脫了黑影,「呼~還好我發現的早,在慢一步,妳就成了黑暗的餌食。」笑著看著懷中的雲夢,她卻是露出不悅的表情,淡淡回了:「謝謝,放我下來。」

輕輕放下了雲夢,對著遠在天邊的雲巖,嘆了一口氣,他心想,這個任務不是很容易嗎?只是將她護送到老師那邊,事情就能結束了,偏偏她又那麼不配合,真是麻煩的傢伙。

來到中途,眼前出現了無數的光芒,如此的湛藍,將兩人團團包圍,狩虞很鎮定的,跟著光芒的留下的軌跡,小心翼翼地,緩緩穿越玻璃的迴廊。

「距離目的地還有多遠,感覺我們已經走了很長的路。」

「經過此地,在穿越數層後,就能到達目的地了」他用手直指迴廊的深處,充滿了大小不一的光點,匯集處的地方,有一個漩渦盤旋著。

「那個空間似乎扭曲了,真有辦法進入嗎?」看著深遠處,空間因為光點的能量,變得極度不穩定,忽大忽小、忽明忽滅,轟隆一聲,漩渦變得更加的巨大。

這時候,狩虞拿起了背後的巨扇,打開瞬間,扇子的周圍產生了強大的氣旋,輕輕一揮,氣旋在光點處,逆時針旋轉,強制將周邊的暗流,各個擊破,雲夢看得目不轉睛。

「就說沒問題了,有這把扇子的層層加護,在大的渦流也承受不了它的威力。」狩虞表現的相當出色,自信的在舉起手中的巨扇,大力一揮,空間頓時停滯,空中緩緩浮現一扇大門,兩人趁勢,從漩渦的細縫中,順利脫離了,沒多久,空間的大門關閉了。

「吁.....吁.....」

「怎麼了,這樣就喊累,妳這樣不行喔。」看著雲夢一臉氣喘吁吁,頭髮被吹得亂七八糟,在穿越空間大門後,更顯得狼狽不堪,哈的一聲,狩虞不小心笑了出來。

「哼,笑什麼,不理你了。」頭髮稍作整理,轉身就離去,看著雲夢如此不高興,才驚覺自己失了禮貌,正準備要和她道歉時,才察覺雲夢已走遠,「等我一下」急忙追了過去。

在爬升數層後,終於來到了最終目的地:雲巖,充斥著大量的雲層,彷彿置身在雲中的城堡,高有數百公尺,有著湛藍的色澤,在夜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壯觀。

在入口的另一邊,只見小夜,看著天空,長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說:「當個管理者卻沒了自由,真不曉得自己當初,是不是一時鬼迷心竅,才答應這種要求。」

頓時,颳起一陣風,從風中傳出一個聲音,大聲斥喝:「不要嫌麻煩,這就是妳的職責,不准妳推卸。」

「每次都這樣,你親自處理不就得了,根本不需要我。」

此話一出,大氣逐漸凝重,風速漸強,形成了數個渦流,強風瞬間將她吹往數十公尺遠。

聽到這樣的回應,聲音的另一頭,顯得相當不愉悅,用更嚴厲的口氣,說了她一頓,「明明是妳自告奮勇,說要好好管理雲廊,現在說妳幾句,就不高興,我真是看錯了。」

「好..好..好...,別生氣了,我做就是了,只是跟你開開玩笑,這麼嚴肅要做什麼。」

聲音停止了,原本焦躁的風,慢慢平穩了,連同空氣中渦流,逐漸消失。

唉!終於送走了這麻煩的傢伙,自言自語也被聽見,真不曉得他是不是一直都在監視我,算了,還是先去找那兩個人好了,沿著高牆的方向,走回入口處,才發現他們已經先到了。

只見來者,有著短短的耳朵、紫色的眼眸、清秀的五官,加上穿著白色上衣,搭配紅色的裙子,走到了兩人面前。

看著兩人,禮貌地問候:「歡迎,來到雲巖,我是這邊的御主,稱呼我小夜就好了,有什麼不明白的,藉由這門課,相信妳一定對這裡會有所理解的。」

對雲夢來說,明明是初次見面,卻總有種熟悉的感覺,究竟是?

「恩?,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妳到底是誰?」

聽到了她的這番話,小夜只是笑笑的回答:「等等上了這門課你就會明白了,對了妳就是新生吧?」小夜仔細看了她的雙眼,頓時,好像明白什麼,笑著說:「不用太心急,一切照程序走就好了。」

「等等?為什麼一來就要上課。」轉頭看了狩虞一眼,他卻只是靜靜的待著,什麼也不說,但在我看來,他一定知道什麼,才會默不作聲。

雲夢站在一旁,低著頭,像是想到什麼............

一旁的小夜想到還有事要忙,隨後,告別了他們,離開前說:「交給你了,我先進入大廳,準備開課了。」

留下了兩人,此時,大廳的大門,緩緩開啟.....

「走吧!既然都來了,就趕緊進入大廳吧,不要一直傻愣愣站在那裏。」

「阿!小夜呢?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沒注意到。」

狩虞直指大廳的大門,「為了今天的課程,她還要在準備,先行離去了。」說完,逕自拉著雲夢的手,通過大廳的門口,來到了中途.....

「用不著這樣拉我,我自己可以走。」雲夢不高興的,掙脫了他的手,向後退了幾步,「不要離我太近,跟你又不是很熟。」

看到她的舉動,狩虞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兩人各站一方,僵持了一陣子,倏然,小夜出現,冷不防一笑:「你是不是被她討厭了,誰叫你不懂少女的心呢?」

「別在那邊說笑了,時間不是快到了,不如妳自己帶她吧,我先進殿堂了,有狀況在找找我。」說完,狩虞對雲夢說了聲抱歉,就自行離開了,拋下了她們。

「唉,這個人真不解風情,不好意思,他向來都是這樣,無需太在意。」

「好吧!誰叫他對我又是又牽手又............。」說到這邊,雲夢低著頭,不曉得最後說了什麼,望著她欲言又止,小夜心想,看來他是不是做了什麼失禮的事?才會讓她臉上泛紅。

「沒什麼啦!妳不是要帶我上課,那就別管了。」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就走吧。」

走進了通往殿堂的道路上,路途中,遇上了不少的學生,有的耳朵長得特別長、有的毛茸茸的雙耳、有的穿著一襲黑衣...............

兩者一前一後,保持了一段距離,各走各的,行進一段時間後,終於來到雲巖的最深處,上頭的牌匾寫著:夢之殿堂,內部可容納近千學生、是個學習的好地方,雲夢隨便找了位置,靜下心等待。

此時,留著一頭雪白長髮、擁有狐狸的雙耳,謎一般的少女,一臉笑咪咪的,走進了講堂,很有朝氣的喊了一聲:「大家好,我叫夢羽,今後的課程都由我帶領你們。」

學生們各個喊:「麻煩夢羽老師了。」看著殿堂的學生,各個相當有活力,實感欣慰,拿起點名簿,「現在開始點名,聽到自己的名子,請喊一聲。」

「幽莉,在不在。」

只見有著一對尖長的的耳朵、淡藍的瞳孔、留著一頭銀髮的少女,看著老師,輕輕喊了一聲:「老師在這......」隨後,看著她左顧右盼,似乎相當緊張....

「幽莉,妳喊得太小聲了,要不是老師的聽力不錯,真的會寫妳缺席喔。」

幽莉微微點個頭,就像是在說:「不好意思,下次我會大聲點。」這也難怪,幻靈族的境民,一向比較怕生,很少跟其他種族互動,大多生活在極冷的地帶。一個月前,突然要求她從故鄉來異地求學,實在難為了她。

「天夢,在嗎?」

「老師,我在這邊。」一名擁有毛茸茸的耳朵、湛藍的眼眸、高挑的身材,充滿活力的向她揮手著,看起來很有精神,果然是夢玥族,在如此高溫的環境下,面對環境變遷的適應力,遠比其他族群還要高,每次路過那邊,大家總是熱情的招待我,感覺真不好意思。

「光宇,有來嗎?」

「光宇?」,只見一位學生,披著黑色披風,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似乎沒聽見老師的聲音。

「那傢伙又開始睡了,最近老是這樣。」坐在他身旁的學生,在那自言自語的說。

「光宇,前面有位美若天仙的少女,正在向你招手喔。」聽到這句話,變得很有精神,馬上起身,衝到她的面前,「我們還真有緣,要不要跟我一起..........」

「一起怎樣?」

他抬起了頭,看了老師一眼,不滿的說:「什麼嘛!原來是老師,都這把年紀了,就不要老是愛開玩笑。」老師用著冰冷的視線,默不作聲,轉身離去.......

光宇見狀,繞到老師前方,很誠懇地鞠躬,道了歉,這時,老師才笑著說:「知道錯就好,以後這種玩笑不要隨便提起,不然你會惹禍上身喔。」

說起來,他們一族,總是喜歡和其他族爭鬥,擁有無比強大的魔力,有著一雙紅色的眼眸,被那雙眼睛直視,將暫時無法行動,若是惹他們生氣,瞳孔,還會浮現奇怪的文字,不論在什麼狀況下,絕不輕易低頭,很有個性的種族,虹魔族的實力,仍是未知。

「筱嵐,來了嗎?」

「來了。」一個穿著紅色禮服、留著一頭金黃的長髮、個子小小的,相當有禮貌的,站起來,行了個禮,雖然有著人類外表,卻非人類,是境野一族的後代,不需要靠食物,就能生存,只須從外部汲取能量,生活在溫差不大的地帶,即便在雲霧中,也能來去自如。

沒多久的時間,點名結束了。

「還有誰沒點到,請舉手。」

狩虞舉起了手,大聲說:「老師,怎麼沒叫到雲夢呢?」恩?她疑惑著地,將手上的點名表,重新看過一回,確認是否有遺漏名子的學生。

在雲夢的周圍,空氣逐漸凝重,一個黑影閃過,她突感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的視野,漸漸的幽暗,最後,意識被埋藏在黑暗中..............

當她正想問狩虞時,轉頭一看,卻見雲夢一動也不動,他在一旁慌張的,不斷呼喊她:「醒醒....妳怎麼了........」卻不見任何成效,改用其他方式,仍是未能喚醒她。

「發生什麼事了?」只見夢羽走下講台,看著坐在她身旁的狩虞,神情很著急,聽著他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他們在來這裡的途中,曾誤入暗之幽林,遭黑影襲擊。

「我說你阿,難道不清楚這裡的規則嗎?穿越此地不是明智的決定。那個地方,連當地境民都不滿貿然穿越,在告示上,標示暗之標誌,警告來者勿接近,同時也封閉了入口。」

幽林分兩種屬性,一者屬光、一者屬暗,尤其後者最為危險,已有不少外地者在這丟了性命,正因為這裡的黑暗之聲,常用些陰險手段,吸引心靈薄落者的注意,倘若意志不堅定,將被它所影響,逗留在此地,而被奪走了性命。黑暗之聲,自建塔以來,就存在著,正因為無法根除,所以先民用了暗之標誌,將此封閉,你們到底是怎麼穿過的。」

聽著老師嚴厲的指責,他清楚是自己一時的疏忽,沒有注意到眼前的人,根本不是雲夢本人,而是黑影的化身,雖然即時挽救了她,卻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抱歉,這件事是我的一時疏忽,造成她現今的昏迷。」

「這件事不全然是你的過錯,我想想這其中出了什麼問題。」照理說實行暗之標誌後,通道早已完全封閉,要重新開啟,可沒那麼簡單,除非內部封印發生了異變,不然就是,發生了某種能量大量轉換。

前幾天,空氣中產生了不明的躁動,沒多久的時間,境羽的通道,在打開了一剎那,有一道光進入了,可能造成的封印的情況不穩。

「不用擔心,我來想辦法。」說完,夢羽雙手緊扣,作出祈禱的姿態,雙眼微閉,口中默念某種咒語,沒多久,她的身邊發出了湛藍的光輝,浮現了無數的漂羽,環繞在夢羽身旁。

慢慢的進入的雲夢的記憶深處..........

「我是誰?你是誰?」這樣的聲音不斷在腦中盤旋,無止盡的黑暗,將她的周圍,一步步的覆蓋,在黑暗即將吞噬一切時,心中浮現了那句熟悉的話語。

「好了,雲夢,從現在開始,這個名子就屬於妳,過去的就忘了吧。」

不知道為突然想起了這句話,明明自己目前為止,都還保有這段記憶,卻是如此的陌生。

一雙溫暖的手,輕輕地觸碰她的頭,「不要緊的,從現在開始,妳就是殿堂的一份子呢,瞧,妳身旁不就有很多學生嗎?不要封閉自己的心。」

「妳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妳,有想起妳的名子嗎?」

「我的名子應該是........雲....夢。」明明是講自己的名子,為什麼說起話來,卻是無法肯定呢?我到底是不是雲夢?眼前的一切難道都只是我在做夢?

「可是我...........,我究竟是誰?....」

「妳就是妳,沒有誰可以取代妳,大家都在妳身邊。」

在聽了她的一席話,雲夢睜開了雙眼,面前的那位少女,那有如大海般的眼眸,不帶有一絲惡意的笑容,專注著看著她一人,這時才明白了,當初那段流失的記憶,才逐漸取回來。

原本她一直都在一個屬於藍色的星球中,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就在那天,一如往常,她準備到附近的水井汲水,就在行經草原湖畔處,突如其來的怪風,讓她失足掉落在湖中的深處,不論她在這麼掙扎,大聲的呼救,卻始終沒人聽見,沒多久的時間,自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我才清醒過來,只是當我一打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環境,竟是如此的陌生,宛如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是妳出面救了我一命嗎?」

「並不是我,真正拯救妳的,正是那一名御主晴夜,那一晚,正逢三星月境羽通道打開之時,發現妳的時候,生命垂危,只保有最後的一口氣,實行轉生成功的機率極低,在過程中,施術者必須承擔一部份的風險,極有可能造成記憶的喪失。」

「在我們的世界,不能貿然干涉其他世界的外來者,無論生死,放著不管,最後都會回歸自己的世界,她竟然冒著風險、不惜打破規則,也要救妳一命,真不知道她是哪來的勇氣,只為了救一個素昧平生的外來者。」

「居然不知道是她救了我,我卻是現在這樣..............」

「不用心急,慢慢聽我說。」

在言談中,得知轉生的意義,原本殞落的生命,在通過境羽的通道得到了昇華,並獲得重生的機會,其實這樣的機緣並不多,命運的安排下,讓我有了不一樣的境遇。

轉生的條件有三個:首先(必須要在三星月出現的時限);第二(境羽必須在能量最強,足以使通道開啟);第三(必須是在生命結束之前,進入境羽通道),缺一不可。

夢羽語重心長的說了:「在轉生後,將妳安置在神之迷境,數日後,妳才清醒過來,從未想過在過程中,造成了妳記憶喪失,連自己的名子都不記得,才決定為妳取一個適合的名子,而雲夢就是妳的新名子,藉著這個名子,能讓妳安定心神,不在迷失方向,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絕對不要忘了自己的名子,如果碰上鏡子,絕不能在它面前提起誰這個字眼。」

「好了,雲夢,從現在開始,這個名子就屬於妳,過去的就忘了吧,這句話,究竟是?」

「這句是她最後離開前留下的,目的就是讓妳放心在這生活,不要在留戀過去,還特地派了她的門生來協助妳,並且,她也深信妳一定沒問題的。」

原本環繞的羽毛,自夢羽的周圍,緩緩的消失無蹤,「儀式結束,相信她很快就會清醒過來。」

收起不安的心情,重新面對自己後,才鬆了一口氣,好像心中的大石頭,放下了。倏然間,黑暗破除,雲夢回過神來,才逐漸清醒過來。

「妳沒事吧?看妳魂不守舍。」眼前這個人不就是.....

「還好老師唤醒妳了,不然不知道妳還會昏迷多久。」

剛剛那是夢嗎?為何那麼真實?回頭一看,才發現老師和小夜都在場,她們微笑著,正看著她一人,果然這不是夢,夢境所見,我必須牢牢記在心底。

「恩?狩虞你......,怎麼突然。」話還沒說完。

狩虞用那溫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才發現自己的手心異常的冰冷,「對不起,剛剛有失禮的行為,讓妳不高興。」雲夢笑著回說:「不要緊的,我也有錯,謝謝你。」

夢羽鬆了一口氣,對著小夜說:「看起來,這兩人沒問題了,真不愧是妳的得意門生,雖然過程中很所差錯,好在一切尚未太遲。」

「上次看妳使用這個夢境術羽,已經數百年前的事了,依舊是那麼純熟,果然找妳來是正確的選擇,接下來就交給妳了。」

夢境術羽,具有修復記憶的能力,能助記憶喪失者找回失落的時光,實行的效果,取自對象的體質而有所不同,如有更堅定的意志,或許能找齊所有失落的片段記憶。

「交給我準沒錯。」對著小夜比了OK的手勢,她笑著,踏著輕鬆的步伐,從容離去。

那要開始忙了,「麻煩大家各自回到位子上,要開始上課,在課程中有任何疑問,都可以提問,不用客氣,我會在做詳解。」

在天宙中,有數以萬計的星球,而鏡像星球,位於銀河系中的百大星群之一,距離太陽有數三億五千多公里遠,行星本身擁有大量的海洋資源約75%-80%,在溫度高的時候,會產生大量的雲霧,在海上,擁有眾多的島嶼,但因為地理環境險惡,能移居僅有三座島嶼,統稱鏡像世界。

三座島嶼,分別是:天鏡幻域雲鏡聖域夢鏡水域,每座島都是獨立的,島上的先民,為了聯絡彼此,在三座島的中央處,分別建造了天廊雲廊、夢廊三座高塔,其中最特別的就是境羽,是渾然天成,有個通道,橫跨了三島,據說在某些條件發生,才會打開,上次打開,已是數百年前的事了,沒想到,這次開啟,竟來的這麼早。

這三座島的樣貌,簡單來說:

天鏡幻域:三座島中面積最大,擁有眾多的林木資源,地表的溫度偏高,天氣變化多變,時有雷雨,時有強風,季節的變化分明。

雲鏡聖域:島嶼面積最小,終年有雲霧盤旋在其中,溫差較小,因為能見度不高,因此分不清楚晝夜的變化,只有在溫度驟降,雲霧散開,才能一窺全島的全貌。

夢鏡水域:整座島嶼,地表有一半以上,覆蓋著大量的冰雪,還有數座非常廣闊的湖泊,氣候屬寒冷,不時下雪,不時有結凍的現象,很少有機會看到太陽。

島上的三座塔:

天廊:層樓約三千多層,外觀是天空藍的塔,周邊有著巨大的樹林,每一層佈滿了機關,同時有著不同的地理環境,有高山、有森林、峽谷....等等,考驗的通行者,是否有足夠的體力和耐力,還要有足夠的智慧,才能通至最高層。

雲廊:層樓近兩千多層,外觀是灰色的塔,周圍佈滿了雲層,每層樓各有不同的幻物,它會伺機纏住、困住闖入者,甚至可能會傷害,雖不危及生命,但仍須注意,還有一點,凡是暗之標誌的告示,不要輕易闖入,入口雖已封閉,還需慎防,萬一不小心進入,不論看到聽到什麼,都要秉持的正念,才能逢凶化吉,平安脫出。

夢廊:層樓大概一千多層,外觀呈現雪白的塔,外部總覆蓋著冰雪,各層內部有各種幻境,是先民為考驗來者的心性和意志力,會浮現內心的感受的場景,甚至還會出現冰天雪地、大雨滂沱...等各種氣候,如實如虛,端看如何應對。

這三座島嶼有個共通處,各有一面的鏡子,鏡子的材質,不屬於任何島上的物質所構成,可能是來自天宙,根據文獻記載,距今三千年前,某一天,在深夜人靜之時,傳來隆隆的聲響,驚動了睡夢的先民,抬頭一看,忽見天上出現了一個巨石,拉長長的火光,剎那間傳出破碎的聲音,巨石一分為三,分別散落在島上的各處,墜落那一刻,一聲轟然巨響,驚動了所有的先民。

甚至引起了火災,足足燒了三天三夜,數日後,族長集結島上的所有先民,一探究竟,只見現場留下了焦黑的燒痕、巨大的坑洞,再往深處下去,發現了三個疑是透明的石頭,摸起來表面光滑,似乎有著能將光線反射的作用,取出後,收藏在族中的收藏室。

「至於這三顆石頭,現今為何分別放在三座島嶼的祠堂中,有著一段故事。」

幾年後,島上曾發生很嚴重的災難,在災難發生前,有先民看見三塊石頭,發出了異常的光輝,並浮出了青藍光輝的特殊文字,示意要眾民,將三石,分別放置在,島嶼的三座祠堂中,就能將損害降至最輕。

看到的先民,即即急忙忙將這件事,告訴了村裡的族長,但族長卻早有預感,在大家半信半疑之際,要大家照著石頭的指示,分別帶著石頭,逃離至三座祠堂附近,不知道為何族長,竟如此相信石頭的文字,沒多久的時間,災難真的發生了。

大地巨大的搖晃,地表發出了隆隆的巨響,沒多久出現了巨大的裂縫,以三座祠堂為中心,分裂成三座島,所幸島上的先民,都相安無事,大家深信一定是石頭的保佑,才避免的,因此,更將石頭取了名子,稱為天鏡、雲鏡、夢鏡,供奉在三座祠堂中。

「祠堂是什麼意思?特殊的文字?」幽莉不解的問。

「最初只是用來供給島上的先民一個休憩的場所,外觀有著高大尖角的屋簷、四周有著大小不一的白色圓柱體固定,內部的格局擺放黑白相間的桌椅。」

「文字本身,類似我們的故代幻文,字形呈現不規則、有著圖形化,如果是火的意象,文字本身呈現三座小山;如果是水的意象,呈現兩線中間一豎兩線;如果是木的意象,呈現兩線交叉中間一豎。唯一不同之處,在於它的文字,會呈現相反之態,火的意象,文字的方向,會呈現倒三座小山。」

天夢舉起手發問:「天廊雲廊、夢廊,如何聯絡其他島上的境民?暗之標誌所封閉的究竟是?是否有時限問題?」

「每座塔的中心處,如雲巖,有個控制的樞紐,開啟後,便能自塔中的內部,延伸出光點匯集而成的通道,將另外兩座島所連結,但有個大前提,必須和另外兩座島,相互配合,不然通道是無法獨自展開的。」

「實行暗之標誌,正因為裡頭有著強大的幻物,聚集在其中,甚至已造成不少生命葬送,所以先民才集眾民之力,耗費多時和心力,才將入口封閉,沒有時限的問題,但萬一發生了天災異變或是能量大量轉換,將使封印的能量減弱。這次發生學生闖入的情況,最有可能,境羽通道開啟,使得異世界和鏡像世界的平衡,產生了異變,封印的情況不明,請大家不要輕易接近。」

目前我們的族群,分為五大族:

幻靈族:有著一雙長長的耳朵、淡藍的瞳孔,對聲音格外敏感,據說能聽千里以外的聲響,大都身形嬌小,居住在夢鏡水域,善用冰的技巧,連島上的建築,全是用冰磚建築而成的。

夢玥族:有著毛茸茸的耳朵、湛藍的瞳孔,大都身材高挑,不論體力和耐力、適應力都很強,居住在天鏡幻域,生性喜歡冒險,喜歡和其他族互動。

虹魔族:有著強大的魔力、火紅的瞳孔,穿著黑色的披風,應變能力相當出色,總能在危機時,化出重圍,瞳孔中蘊藏的特別的力量,當文字出現時,可能代表著特殊預兆,居住在雲鏡聖域。

境野族:有著人類的外表,同時有著過人的智慧,據說三座塔的建築,就是由他們的先祖一手打造的,不須進食,藉著吸收外在環境的能量轉換,就能生存,隱身在雲鏡聖域

星狐族:有著狐狸的耳朵、毛茸茸的尾巴,外貌有著人一般的五官,個性鬼靈精怪,擁有特別的靈力,據說有著淨惡的祈禱能力,居無定所,對鏡像世界有著無比的關愛。

除了上述之外,轉生者,多數是從藍色星球而來,本是人類,在轉生後,雖不須攝取食物的養分,但對水份的需求量卻大增,遠遠超過其五族,目前轉生者人數最少,人數不過百人,居無定所,分散在各地。

「幻物只存在於雲廊嗎?」天夢繼續問著。

「幻物分布在三座島上的各處,只是雲廊,幻物的密集度最廣。」

幻物的屬性分別是:

屬光:有著不規則圓狀體,常隱身在岩石的裂縫下,一旦發現入侵者,會自內部發出強烈的光芒,化身無數的光芒,追擊所見的目標。

屬暗:沒有實體、任何光芒都會被吞噬殆盡,在黑暗的深淵中,不難發現它的蹤影,對於闖入者,保有著強烈的敵意,有時會化身成黑暗的獠牙,將眼前所見一切撕裂,更善於利用暗語和暗之化身欺瞞來者,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存在。

屬空:平時只是一個螺旋的樣子,隨機依附各種環境中,伺機等待,一旦感之溫度的差異,所存在的空間,必有一部分遭扭曲,甚至會引起劇烈的搖晃,空間的轉變要大要小,全在它的控制之下。

屬風:本體未明,難以看清楚它的真面貌,隨著氣體而游移,憤怒時,會引動周邊的大氣,自四面八方,產生數量不一的漩渦,侵襲來者。

屬木:有著高大的枝幹,能夠快速的移動,甚至能將本身的枝幹,無止盡的延伸下去,所到之處,將被它的擴展的勢力,完全覆蓋。

屬地:潛藏在地表中,偽裝成一顆巨石,具有強烈的破壞性,一旦開始行動,必發出隆隆的聲響,所經之處,盡是大量的裂縫,裂縫中不時出現黑色的觸手,將一切拉下深淵中。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幻物,都具有攻擊性,只要不冒犯它們,基本上是安全無虞的,一旦發現暗之標誌的幻物,盡可能避免與之爭鬥。

「看過夜晚的天空,有著大小相仿的雙月,卻是不曾見過三星月?」光宇接著問。

「天宙中,曾出現擁有強烈光芒的行星,閃耀如太陽般,在行跡的軌道,正巧和雙月交匯,短暫行成了三顆月亮同時並存的情況,下次什麼時候出現,至今仍是個謎。」

「課程到這邊結束,謝謝大家的熱情參與,等下次通知的時間,在來此地上課。」

當大家各自離去後,只有一人獨自走到殿堂外,靜靜的望著離去的學生們.....

「大家應該都收獲不少了,妳說對吧,小夜,接下來就交給妳打理了。」說完,夢羽踏著輕盈的腳步,離開了殿堂。

「我又沒說要答應,她這樣不管,真是不盡責的前輩,什麼事都要麻煩我處理,真拿她沒轍。」在環顧四周後,只有部分的桌椅稍凌亂,稍作整理,應該不會拖得太晚。

整理後,當小夜準備離開之時,遠遠發現了一位學生,站在一旁,看起來似在等人,那個背影,看起來有點眼熟,該不會是雲夢吧?

「都這麼晚,她該不會已經離開了吧。」她正轉身要離開時,背後傳了來一個聲音:「等等!」回頭一看,發現小夜正往這邊過來。

「妳怎麼沒跟大家一起回去了,一個人逗留在這。」

她認真看著小夜,不解的問:「為什麼我還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子?」

「雖然妳的記憶的確有取回,但卻不是完整的,也許是在轉生的過程中,出了某些問題,但妳不用灰心,也許將來某一天,你會憶起完整的自我。」

可是我,到底是爲了什麼來到這裡,過去的記憶,究竟算什麼?她都爲我做了這麼多,我卻對自己的未來,盡是如此茫然。

看著雲夢,靜靜地站在一旁,沉默不語,小夜心想,那一次的見面,是在那麼危急的情況,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一心只想拯救她的性命,從未想過她是否能承受新的生活,這個選擇究竟是不是正確的呢?

只見小夜,抱住了雲夢,溫柔的摸著她的頭,清楚的告訴她:「請妳相信我,不要放棄任何希望,相信自己一定能克服的,我也會一同協助妳,放心吧!」

「謝謝妳.........」說著,雲夢紅了眼眶,止不住著淚水,從臉上滑落而下。

「小夜最後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吧!只要在我能力範圍所及,都會跟妳說。」

「那時妳在離開前,說了切勿忘了名子和不要在鏡子提起誰?這是為什麼?」

「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名子的存在,如同自己一部分,一旦忘卻,心神和記憶將產生衝擊,甚至連自己的本身都將遭遇危險;萬一真的忘了,也不用太著急,去找祠堂的鏡子,祂會告知妳一切的。」

「名子真有可能那麼容易忘記嗎?又不是失憶。」

「一切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一切都要小心點才是。」

小夜拿出了一張紙,想寫出自己的名子,倏然,紙張莫名著火了.........

「妳看連名子都無法紀錄,雖然可以用話語來描述,但那是在當事人還記得的情況下,如果忘記太久,甚至身分都會忘記,更可怕的還在後頭,有關妳的一切,將不復存。」

「但如果是在其他以外的地方,發現了和鏡子相似的石頭,千萬不要對著它說:誰,因為那些鏡子,並不是屬於這裡,而是遠從其他世界所遺留下的,只要聽到誰這個字眼,就會將詢問之人所捲入,去了什麼地方,仍是未知。」

說完,兩人一同離開了雲廊,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我知道,對我來說這個鏡像世界,仍是個謎,卻也是嶄新的開始,該如何前進,該如何去面對,眼前的重重考驗,仍是艱困,但只要不放棄,相信自己和他人,總有一天,我也一定能適應這邊的生活,找回自己的失去的完整記憶。

在這個鏡像星球,屬於我的故事,才正要開始新的那一頁.........

後記:

沒想到,寫一篇文章竟是如此的漫長,第一次花了很多時間,在設定上,這21天幾乎都沒發表其他文章,就是爲了能將這篇鏡像星球物語,完整呈現出來,原本是打算分前後兩篇,在思考很久後,最後決定不分篇,一次寫到底。
將近一萬二的字數,卻仍無法完整,將自己想像中的世界,給描繪出來了,畢竟還有不少,我尚未想到的地方,雖然不是很完美,但我想傳達的鏡中世界的想法,也都完整的表達出來了,希望看這篇的人,能有耐心的看到最後。

社區活動提案|創建一個星球文明

Matters特隆星探索 / [植物學研究] 特隆星食用植物之進程

特隆星文明:那些鲜为人知的物品和职业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