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惊

译者,写作者,产量很低的诗人

走出孤岛

 (編輯過)
科学上网

这几天依旧是很早就醒了。周六因为忧心忡忡,一早就和朋友咨询安全问题,他打过来电话跟我聊了很久,大意是,持有不同立场的人太容易被推到另一个极端,或者被人利用。这点我的感受太深了,这年头的舆论环境,只要你有立场,哪怕是中立的立场,也很容易陷入斗争的旋涡。

找回我的推特以后,我首先关注了吕频,这个在中文网络失踪的人。总有人说女权主义者受到境外势力资助,但是我看吕频那个关注度以及生活状态,真不像是有人资助的样子。她发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中文,想发英文还需要找人翻译。吕频这样无法直接快速用英文写作的前辈在国外生活想必并不容易。我不知道其他在matters上写作的,已经肉身翻墙的同胞们都是靠什么生活,但吕频这样主要用中文写作的媒体人,可能会失去主要的收入来源。

也不知道侯虹斌怎么样了。侯虹斌有啥错呢?她又没有搞什么。男女平等难道不是基本国策?何以女权主义就只能是西方思想,不能用来促进男女平等呢?女性福利提高了,才有人愿意生孩子,这个道理国家不懂?只是因为提倡了女性本位,触及了父权制,就危害国家了么?可见另一半人的权利和一个公民能够发声的,更公平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总归是危险的。

这几天开始重新联结以前的海外社交账号, 感觉海外同胞没那么关心大陆的事,吕频的follower也不过是圈内的一部分,大部分是国人,小部分是海外记者和中国研究者。但她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所以搞女权的人,尤其我这样以写文章为主的人,可能经常会问自己,我这样以卵击石,是否值得?

这些年愈发觉得,回到大陆,犹如受困孤岛。翻墙的工具换过好几个,而且有些网站翻墙后依旧打不开,Gmail也不能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开始重新关注国际动向,听英文广播,不让自己的舌头生锈罢了。

要说上面决定独尊儒术,我,一个深受儒家思想影响,想要格物致知,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却被建议“退圈保平安”,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了。现在的政府打击女权是必然的。儒家思想里没有女人说话的位置,除了跪着。不给他们生孩子,你还有什么用呢?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合作就是最彻底的反抗。我能做的只有不生孩子,不进单位,不再进入父权制的结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