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不務正業、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 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疫/逆境中的壽司料理人

肺炎在全世界橫行無忌,減低了大家出外用膳的意欲,大家都選擇留在家裏煮飯,久而久之,廚藝應該提升不少。香港在上個月28日才恢復晚市堂食,在之前,所有餐廳都禁止晚上堂食。上個月28日是小弟生日(是的,已經過去了,又老了一歲,又是孤孤單的過生日=P),我的生日提早慶祝,因為很怕到餐廳吃飯,所以決定與母親和弟弟在家裏用膳慶祝。那麼究竟吃甚麼?我二話不說,自己做壽司吧!

因為,這個疫情,我不敢在外面吃魚生壽司差不多半年,因為餐廳做的,會怕衛生搞不好,幸好幾年前在日式餐廳打工的時候,學會了做軍艦、卷物和壽司,所以,自己買材料,自己做。材料方面有八爪魚片、象拔蚌、赤貝、蝦和挪威煙薰三文魚(三文魚片在壽司店可以買到,但因為衛生問題,所以選用挪威空運的),大概買200多港幣。除了三文魚外,其他材料我用溫水洗了好幾次,然後開始做,大概用了40分鐘做了70個壽司(如果我沒記錯,當年在餐廳工作,我的師兄們大概10~20秒做好一個,年資越久做得越快,工多藝熟)


做好了以後,一口壽司一口啤酒,一個字,正!
我大喊說:好久沒有做壽司!這種感覺真好!

P.S. I

大概三年前,因為實在找不到工作,結果去日式餐廳工作,當時看看能否做滿一年,結果太辛苦,只做了三個月就走了。不過,當時的我也想道,也許做不長,因為自己的工作速度太慢,會拖累整個團隊,沒辦法,歸根究底是香港飲食業工作文化不好,講求快!工時超長(早上10:00~晚上11:00,還要洗廚房!!!雖然,中間有一個半小時休息時間,但是還是累)一星期工作五、六天,每個月只有六天假。所以,我聽說做飲食業的老前輩說,年紀大,腰和腳都變形,晚年過著全身疼痛的生活。所以,香港飲食業從業員的痛苦是誰做成?除了僱主外,不就是香港人自己造成嗎?吃飯要快!早出晚歸夜又蒲(即是晚上吃得很晚很晚……)所以,香港的確是迫得人快要發瘋的地方,而且每況愈下。

有一次,與母親和弟弟到日本四國旅行,看見鄉下和城市的餐廳,很晚開門,很早就關門,即使開得晚,顧客也不會誇張的多,當然,也許那是他們自己的店,驟眼看來,看來日本人似乎比起香港人更懂得生活,實際是不是這樣?

也許有人不認同,我當然也不尋求他們對我的認同,因為,我只是說出我所看到的,和我親身經歷的。

P.S. II

結果,我在日式餐廳工作的最後一個星期,因為我做壽司做得太慢,所以被安排洗碗(不過,之前已經被安排過,因為,洗碗的嬸嬸放假,必須由廚師或侍應幫忙代替),兩個洗碗的嬸嬸剛好輪流休假,最後一天,剛好兩個嬸嬸一起放假,結果我跟侍應一起洗碗,最後,洗得我雙手發痲,越洗越慢……

所以,我可以自豪的告訴身邊的人,我也有洗過碗!我有洗碗經驗XDD(只有香港人才明白我在說甚麼XDD)

同時,也學會軍艦、卷物和壽司,以及簡單的日式料理,三個月的辛勞……一切都值得^_^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