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文字工作者,堅持我手寫我心。

(連載小說)救命 第一章 大人物 之三 有人想害我

發布於


三.

       收到那幾封信的下午,大概因為事出突然,她的手機響過不停。

       不久之前,她的爸爸打電話來,追問她的丈夫得罪了什麼人,可有應對方法,她說她會和丈夫妥善處理,請爸爸放心。

       不久之前,她的同學打電話來,追問她的丈夫做了什麼壞事,現在有何打算,她說她會和丈夫妥善處理,請同學放心。

       不久之前,她的親戚打電話來,追問她的丈夫害過多少個人,稍後會否被捕,她說她會和丈夫妥善處理,請親戚放心。

       不久之前,她的同事打電話來,追問她的丈夫的事有何影響,會否禍及公司,她說她會和丈夫妥善處理,請同事放心。

       終於她心煩氣躁得非把手機關掉不可,她才得到片刻的安寧。這時候,她發現人際關係是多麼的脆弱,人們對於她丈夫的信任,經受不起任何風波,堂堂一個大人物,在這時候,竟與一個聲名狼藉的流氓無異。她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卻恍悟到這個城市的虛偽和薄情,而她意識到這只是開始,真正可怕的事,可能會陸續出現。

       收到那些信時,她一度以為一些心理不平衡人士利用匿名信來含血噴人挑起事端,自從她的丈夫成為公眾人物,她就對莫名其妙的匿名信習以為常,那些無聊的寫信人喜歡躲在暗處對公眾人物指指點點,常常會用最沒教養最惡毒的字詞抺黑社會上的名人,初時她也曾對那些處於困境的人士流露過同情,可是這些沒完沒了的投訴、謾罵、誹謗、揭人陰私的信件一旦習以為常,她就不能不發現大多數發信人的貪得無厭,陰險毒辣,漸漸的她已學會不再理會這些無聊的信件,她的丈夫總是說,我們不去理會那些麻煩的人,麻煩的事就不會來騷擾我們。可是這一次不同,她和眾多親朋戚友收到的那些信件,寫的都是她丈夫的事,而且內容是意想不到的恐怖,信中的描寫又是意想不到的細緻,任何讀過這些信的人,都會相信這些信的內容是真的,可是,任何認識她丈夫的人,讀完這些信之後,都會有同樣的疑問:大人物xxx,怎可能幹下這麼多不可能被原諒的壞事?

       讀完那些信之後,她曾致電丈夫,急於告訴他這些信件的內容,讓他有所防備,及早應變。可是,她的丈夫並沒有接聽她的電話。這本來也是平常事,這位大人物常常需要與另一些重要人物開會,或者出席一些公開場合,沒有機會接聽電話是很正常的情況。於是,她改為致電丈夫的秘書,查詢丈夫的工作單位今日有沒有收過一些古怪的文件,有沒有其他機構的人打電話來詢問關於某些信件的事,丈夫秘書的回應,更令她感到疑惑:今天,x先生參與了業界領導召開的會議和宣傳活動,除了午飯時間,整日都會在會議現場。今日x先生的辦公室既沒有收到不明來歷的信件,除了x先生的太太,沒有任何人來查詢過關於信件的事。

       那即是說,丈夫今日的工作一切正常,似乎並沒有受到那些信件的影響。那一霎間,她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發信的人,刻意不讓丈夫先收到那些信,卻由她入手,同時把信件寄給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上司、她的同事,這樣的寄信安排,絕對不會是任意妄為,對方一定既有企圖且有周詳部署。可是,如果丈夫真的做過信中所說的一系列壞事,寫信的人有計劃地用信件予以揭發,這又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呢!這樣的想法令她相當震驚,她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相信那些信的內容,她知道自己應該跟丈夫站在同一陣線,只是幾封信件,即可動搖她對丈夫的信任,夫妻關係竟然可以如此脆弱,在那些信件密密麻麻的文字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陰謀?

       關掉電話之後,她在茫無頭緒的等待丈夫歸來,同時,她要刻意的若無其事,以免此事影響兒子。其實她每日傍晚,無論晴雨都習慣坐在窗前等候丈夫回來,這時候她就知道她的生活是多麼的依靠和需要她的丈夫。

       終於,被人喚作“大人物”的丈夫回來了,她腦海裡仍在思索一連串難以解釋的問題:“老公,你究竟做了什麼事?老公,你究竟跟什麼人結了怨?老公,這一次真是罕見的事件,我想本市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老公,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這些事都不是真的,可不可以?”思緒雖然混亂,但一連串的問題卻衝口而出。

       她的丈夫大惑不解,但她仍是喃喃自語地說:“老公,告訴我那不是真的……老公,告訴我……告訴我……”

       她的丈夫厲聲問道:“妳先冷靜下來,慢慢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小x在不在家?”

       聽到兒子的名字,她再次意識到不可令兒子捲入這些事情,馬上壓低自己的聲線,說:“你跟我來,我有說話要問你。”

       她快步走進睡房,她的丈夫緊跟她進來。

       關上房門,她即把今日收到的信件遞到丈夫面前。

       “這些信,有些說你十多年前謀害你的上司,還殺了他和他的家人。有些說你參與非法活動,在海外擁有多間空殼公司和龐大資產。有些說你以權謀私,利用權力吞併了很多人的財產,還把不順從你的人逼瘋逼死。這些信,有些披露你在小學時做過的壞事,有些描述你身體上的特徵,連你屁股上有兩顆痣都寫了出來,更有一封把你的飲食習慣和做愛喜用什麼姿勢都作了詳盡報導,他們還把跟你有過性關係的女人都逐一介紹,這些女人包括你的中學同事,你的舊女友,你的同事,你同事的太太,還有妓女,人家連你用什麼方法去引誘年輕女同事上床的細節都詳細寫了出來,老公,寫這些信的人,簡直比我還了解你,他們究竟是什麼人?他們想要什麼?你可不可以讓我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

       她的丈夫一邊聽她說話,一邊快速閱讀那些信。讀完那些信之後,他沒有答話,側轉身子,合上雙眼。她搖搖他的肩膀,對他說:“你為什麼不說話?”

       “有人想害我!”

       “誰人要害你,寫這些信的是什麼人?那些內容是不是真的?”她苦苦追問。

       “我不知道。”他說,“我真的不知道。”

她聽到丈夫的答話,憤怒像突然爆發的火山,一發不可收拾,她含著淚水說:“你說你不知道,你,你這個大人物,你還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呢!你知道由今日中午到現在,本市有多少人收到這些信嗎?你不知道吧,讓我告訴你,我的家人,我的親戚,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所有和我有關係的人,都分別收到這些信,你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嗎?我跟你結婚十六年了,今日我才發現我不知道你是誰!你…..你以為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把事情推得一乾二淨嗎?不可能的,你現在要面對的不只是我,這些信現在散播在很多人手上,你是公眾人物,那些看過信的人一定會把信件的內容傳播開去的,你以為你可以跟多少人說不知道呢?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肯對我坦白,我和小x以後怎麼辦?我們都沒有面目見人了。”說著說著,嘩啦嘩啦地哭了起來。

她的丈夫彷彿沒有聽見她的話,仍然側轉身子,面對牆壁,合上雙眼。

“我今日不停收到親朋戚友打電話來詢問關於這些信的事。我又找不到你,我真的好害怕,我害怕得把電話都關掉了,剛才我在等你回來的時候,我的心好亂,我不停對自己說,那些信是假的,我也很想令自己相信有人想害你,但我越是逼自己不要相信那些信所說的話,信中的話就變得越真實,你怎樣害人,你怎樣騙人,你怎樣跟別的女人鬼混,一切一切都寫得那麼詳盡,一切一切都那麼貼合你的風格,……你說有人想害你,但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你沒有害過信中提到的那些人?你為什麼不跟我說那些信的內容是假的?我…..我到底應該相信你,還是……應該相信那些信?”

       她的丈夫顯然越聽越亂,越聽越心煩,他轉過身來,悻悻然向睡房門口走去。

       “你要到哪兒去?”她問。

       沒有等他回答,她已哇的放聲大哭,她無法止住內心的激動,哭得悽厲無比,哭聲更似是撕心裂肺。丈夫只得垂頭喪氣走回來,同樣激動的擁抱著她,沉重無比重覆著同一句說話:

“對不起!”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連載小說)救命 第一章 大人物 之一 關於他的是非八卦

(連載小說)救命 第一章 大人物 之二 什麼叫做一場誤會?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