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我,沒人想被遺忘:全聯中元節廣告

Erica Lu

我自己觀察,比起國外,台灣的業主不太敢做複雜的議題設定,畢竟商業的廣告最大的目的還是要對品牌有好感,這跟媒體處理議題的基本立場就很不一樣。回溯來看,以前的司迪麥口香糖,或是中興百貨比較有態度主張,反而社會多元加上社群發達後,大家怕動輒得咎,所以這次的事件倒是一個很好的觀察,到底我們社會對於廣告的界線,還有我們可以用另一種溝通的形式走多遠。

實驗教育觀察:要造一個世界的汗得學校

Erica Lu

我自己的觀察是,老師父母覺得有證照等於有工作保證,所以多少會拉抬招生

Erica Lu

台灣這兩年出現了三個以專業領域的高中實驗機構,除了汗得,還有由台北市政府支持的影視音學校,還有以藝術設計為核心學,由企業支持的學學實驗機構,其中,影視音這兩年招生都吸引了數百人報名。這樣的現象,其實多少反映了台灣近來產學人才斷層焦慮,但更深一層來看,有兩個方向可以探問:1.學校到底該不該以產業需求為導向來設計?如果是,接著要問,我們該怎麼想像未來需要的人才?比如韋仁正就提到,台灣近來流行烘焙,甚至,很多目前技職學校一直培養證照比賽選手,整個市場需要這麼多麵包師傅嗎?

當然,做為新的實驗團體,裡面一定有很多地方可能過於理想性,我也不諱言,在一些跟家長溝通的語言上,還是有比較重的學院味,但我很欣見的是,他們打破技職的框架思考。

Erica Lu

我知道,因為作者小孩跟我家小孩是同學,我們有一起去拜訪😉

區塊鏈對媒體產業是一個烏託邦,但是也許世界需要

Erica Lu

我比較好奇的是,如果不能跟實體社會中的貨幣連結,或者數位世界的服務還沒成熟到讓數位貨幣有更廣泛的交易效力,就是一種類似電玩世界的點數,某種程度就是紙上富貴,創作者並不能因此獲得回報啊?

進來的盆友們,來這裏自我介紹一下:)

Erica Lu

大家好,感謝強者我朋友的邀請,得以加入。目前是DMA台灣媒體應用暨行銷協會秘書長。曾任《數位時代》編輯總監,關心科技、媒體應用與教育創新相關議題。近期曾與成大資工系蘇文鈺教授合作出探討偏鄉資訊教育議題的《老師,是孩子遲來的父母》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