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约伯记》

房间里的大象探测器

佛教我觉得也并不倾向于经常使用因果报应,这种东西看上去像是自我安慰。。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局限性,也会受世界的随机作用影响,类似塞翁失马,A可能做了坏事又确实得到了B眼中的报应,但是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报应不会在未来反而带来更多的好事呢?这样的话,看到A遭报应就觉得痛快其实是一件很蠢的事,倒不如一开始就谦虚一点好

万物有灵、萌化、与对共情的逃避

分离主义是否可以解决社会极化?

論邏輯的必然和絕對

房间里的大象探测器

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世界,我只是觉得逻辑本身就是对单向流动的抽象,如果时间是不流动的,或者是别的样子的,可能会存在另外的逻辑,如果一个人要从思考中得到结论,应该会发现他那个世界的逻辑(假如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