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ine

知道分子,大陆财经记者

北京疫情见闻01

距离北京报告第一例突发本土疫情已经过去五天了。这五天里,有一半时间我在北京的许多角落里奔忙采访,另一半时间在家或办公室里机械地忙碌着,只不过跟其他人一样,千篇一律地陈述和渲染着突如其来的变化。

之所以想写这些字,倒也不是想批评北京,只是想简单记录下落在我们头上的这颗时代的灰尘。它或许会成为一座山,或许只是淹没在时间隧道里的一粒灰尘。

但是没有记录过,它或许就会被遗忘,或者被假装从未出现过。


6月11日公布第一起病例的时候,我当时就打电话给我妈妈说,端午节回不了天津了。原因很简单,其一病因未明,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结束的事儿;其二是我们单位要求严格,五一离京还要层层审批,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轻易放我们回家。

不过当时,几乎没有人想到这次的疫情会跟新发地有关,会涉及到这么多人。第二天还去海淀区参加了一个会议,一个6月初就定好的、400人以上的大型会议。早上见到了组织方的联络人,她说她也担心了一晚上,生怕突然就停办了。进了会场以后,气氛很明显紧张了,有工作人员专门在旁边走来走去提醒大家戴好口罩。据说会场还限制了人数,一个熟识的朋友来晚了一点,要不是我给他留了个座位,他就得跟很多人一起在另一个小会议室里看大屏幕直播了。

中午,我还跟他在那里吃了自助餐。不过确实席间管理非常严格,进餐厅的时候会给你发手套,旁边桌子上摆着各种酒精和免洗洗手液。晚上回家的时候就听说,确诊人数已经变成6例了,小区门口从原本不太看出入证变成了看证加测温。于是原本两天的会议,转天我们谁都没有去参加,整个会议也直接开放了云直播。

13日上午,北京疫情新闻发布会头一次在早上11点开了。这个发布会的时间我记忆犹新,因为当初许多往返京津通勤的人盼着健康码互认,每天都在下午4点等发布会,而这次是头一次把时间提前了这么多。看完通报的消息,我们部门的人就都开始准备各自的方向写稿了,我选择了去菜市场看看蔬菜抢购情况。

群里面, 有同事说早上买菜没有涨价,但快到中午就有人开始反映好多菜没有了。我也在朋友圈看到住在朝阳西坝河的朋友说,盒马鲜生和每日优鲜上都空空如也。

我住在丰台离西站比较近的地方,选择东城-西城-丰台这样的路线,转转超市和菜市场。值得一提的是,小区里离我家最近的这个门是10天前二级响应下降到三级响应时开的,我一直担心它会重新关上,但是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关,只是快递和外卖开始不能进门了。我问了下工作人员,说是11点刚刚下的通知。


一上地铁我发现站里明显冷清许多,七号线菜市口、珠市口这种换乘站也只有一两个人上来。东城区情况不错,永辉超市里买菜的人是很多,但是售货员提到疫情的时候一脸不在乎,菜量也十分充足。马路上大部分人都戴着医用口罩,而我出门的时候因为害怕,特意换上了一个储备的KN95,戴上了塑料手套。

出现第一例疫情的西城区抢购的情况比较明显。我去了单位门口的市场,里面叶菜居然卖得差不多了,有个摊儿上只剩下点辣椒、蘑菇、冬瓜了,摊主跟我说他是从新发地上货的。后来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我都有点后悔,为啥当时我完全没意识到应该提醒他去测一测核酸,为啥也没想到跟他说话也是有风险的。周一再去单位的时候,发现这个市场已经关了……但好在并没有通报有核酸阳性检出。

因为正在吃哥本哈根食谱,我买了点玉米和胡萝卜,带了两捆叶菜,和另一个朋友一起去了物美超市。物美超市虽然叶菜还有,但剩下的基本上也都是歪瓜裂枣。回到丰台这边的超市,看到的结果也差不多,只不过在去超市的路上,看见不少人都拎着大袋子往回走,路边也有几个卖果蔬的地摊了——谁说地摊经济不适合一线城市?

这一天,单位下通知说出京审批收紧,这当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妈妈还想来北京给我送粽子,被我给按住了,省得回去还得隔离。事实上,等到今天晚上看,她根本也来不了。

周日我没有出门。在家里看了看发布会,晚上动笔写了个稿子。这时候北京确诊了36例,我家所在的街道已经是中风险了,不过确诊病例实际上还挺远的,甚至还没西城大爷经过的地方离我更近。周五会议的联系人说,在他们会议办完之后,宾馆就接到通知暂停办会,他们猜未来两三个月也不会有这种会了。

15日是周一,我去上班了。早上特意先去了一趟单位门口的药店,买走了他们店里最后一盒手套。在我结账的这段时间里,几乎每分钟都有人进来问有没有口罩。到了单位,大家明显也都很紧张,我们部门的领导因为这两天吃过生的蔬菜和水果,特意带了一个KN95来给我们开会。当天,单位领导就允许我们弹性工作,每周一来一次就可以了。

比较有趣的是,我早上来的时候仍然按照食谱买了一盒蔬菜沙拉当午饭。而我先生那边的便利店里,中午看寿司和生菜沙拉明显滞销了,大家都不再敢吃生食。

这一天北京再次检出36例,不到8万人的核酸筛查筛出59个阳性结果。新的口径变成了“三级响应,二级防控,一级工作状态”,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直接升二级、一级都是合情合理的,只不过不合程序罢了。但活在这片土地上,程序才是决定我们命运的东西,不是吗。

于是周二就乖乖待在家里,除了出去拿了一次外卖以外就没有出门。当日确诊27人,数字并不算多,比前两天都少。下午国际上发生了各种突发新闻,我先生还看到似乎有说三里屯有疫情的消息,不过也都是风闻。晚上朋友坐公交路过珠市口的时候,看到很多全身防护设备的工作人员在路边消杀。这片区域基本上是一溜儿平房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今晚升级到二级防控,可能是因为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消息,或者是刚刚才走完流程?作为北京市委副秘书长,陈蓓在发布会上的消失和出现,都很耐人寻味。

因为要求中高风险地区人员禁止出境,其他地区需持7日内核酸证明,很多人都连忙开始查如何做核酸检测,有人直接预约了周四的检测。而我虽然被禁止出京,倒也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说这话,这也是建立在我对北京城市管理早已放弃治疗的心态上。跟天津相比,说是常态化,看似严格看似精细,实际上就是懒政。北京把进大门的一关把得死死的,一直要求外地来京14天隔离,但只要进了北京,去任何地方都毫无阻碍也不去管理和记录。一旦风险来了,根本查不到有多少漏网之鱼。

在天津,去任何公共场所都要求主动留轨迹,这样不仅能知道你去过哪里,还能知道跟你前后脚去过的人都是谁。虽然说这种方式也不免带有强制意味,但总好过侵入手机检查定位,起码对我来说,我宁愿和大家一起留下轨迹配合流调,这样大家都更安全一点。在上一轮疫情中,就能看到天津公布轨迹是公布得最清楚细致的。

今天就先记到这里,跟随事态变化,过几天再写吧。

3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