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柔

躁鬱症體重過重的中年婦女

日曰

我是很幸福的,至少我能安心的養病,讓自己慢慢進步起來,讓自己慢慢好起來

_小說


跟蓉聊天時,她說看我的文覺得我可以寫小說,好像很有趣,她真的很敏銳,因為我已經在寫了啊。


中午跟J與E有約,早早結束了跟蓉的對話就準備出門了,因為提早到,於是我在雙連站2號出口附近逛逛,原本想去小水牛咖啡坐一下,到了才發現他們週二公休,只是天氣實在太好,天空好美,我便四處走走。雙連站2號出口有好便宜的鞋子店,應該可以在裡面挖寶,但時間不大夠,稍微看了一下我便往下一間店移動,是間服飾店,外面的花車擺著一件200元的衣服,感覺划算,我就進店裡逛一下,想著要回實驗室還是買件褲子替換比較合適,畢竟穿裙子不方便在實驗室工作,挑了兩件牛仔褲試穿,還好都穿得下,材質也舒適,這時候L打電話來問我到哪裡了,我說馬上過去展場,挑了一件淺藍色的牛仔褲,結賬時才發現那條褲子要1180元,我立刻進行殺價模式,但功力尚淺,只殺了80元,好吧,我也真的沒有褲子可穿,也只能妥協買下它,雖然服飾店的阿姨很熱情,但我被價錢嚇到像被寒流的風吹過一樣凍骨,所以外面200元的衣服純粹是拐人進去消費的嘛,阿姨果然老江湖。


我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新衣服愛直接穿著走,買下牛仔褲後我當即就穿著跑去展場了,L看到覺得我誇張,還問我是不是在躁期,嗯,也許噢。


剛考上五專時,我雄心壯志的跟媽媽說我都要考到能拿獎學金,想當然爾,我並沒有,五專是很快樂的生活,跟國中的壓力比起來,五專是天堂般的存在,這也是為什麼我英文那麼爛的關係,記得新生時係主任對我們的教誨是要我們好好唸英文,我真後悔沒有好好聽話,每每沒課時,我跟蓉都會跑去圖書館睡覺,沒錯,是睡覺,圖書館的沙發很好眠,跟現在的年輕孩子們比起,我們真的很怠惰,幾年前在新埔站的星巴克畫我的小誌草稿,我聽見隔壁桌的一位女孩子發表意見,她覺得數學爛沒關係,英文好就好,她真的很有遠見,畢竟我們平常買東西並不會用到微積分啊,但英文永遠有用,啊,這句話是阿P跟我說的。


跑到展場發現E已經到了,我先跟她聊了一會兒,她問我為什麼又回去工作,我說就試試看,畢竟有工作才有尊嚴,但看E神情疲憊,我問她是不是最近很累,她說是啊,然後表示她有點職業倦怠,再語重心長的跟我說能不工作就不工作,我驚訝得很,工作狂如她居然會說出這句話,原來辛苦的人不只有我一個,大家都很辛苦。今年5月11日我剛回去工作,沒多久就疫情蔓延,後來又沒多久我因為幻覺變嚴重而離職,我以為我也是夠苦了,可是比起撐不過疫情衝擊而收店的商家,我是很幸福的,至少我能安心的養病,讓自己慢慢進步起來,讓自己慢慢好起來。


現在的每一個決定都會影響到未來的自己,我不知道回去實驗室是對或不對的決定,我沒辦法預知未來,就像我沒想過妹妹會說她覺得我生病後變軟弱了,軟弱這用詞也許不夠恰當,我只是在生病後多了同理心與人情味吧。


寫寫看啊,好像很有趣。蓉這樣說。


我已經在寫了喲。


2021.12.7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