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天涯曲此時】一些大家可能已遺忘了的電影配樂

(edited)
不常寫電影配樂,在細數各位配樂師之際,驚聞希臘琴手Vangelis上星期離世,趁這機會,重新檢視那些不朽名作。

前一篇寫電影《荷李活配樂王》,令自己想起不少電影配樂。而電影明言是荷李活電影,其實在荷李活以外亦有不少配樂大師。而雖然管弦樂是主要的配樂元素,但電子合成器(Synthesizers)的興起,電子配樂也出現了好幾十年。也就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心頭好。

電影《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主題音樂《Chase》

回顧自己的聽電影配樂經歷,我相信第一次購買的電影配樂專輯,應該是1978年阿倫柏加導演的《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配樂由意大利Disco教父Giorgio Moroder 編寫。在那時候是超越常理的,主題曲《Chase》是一首七、八分鐘長的純音樂,但人人都像著了魔,日播夜播,前奏的一段便像催逼走上逃亡之路,然後攀山越嶺,困難重重,音樂其實不斷在重覆,因此看來是沒有岀路,就像一個漩渦,大家便被拉了進去,然後想拼命去逃出來。連帶另外兩首慢版的theme music也相當受歡迎。我頗肯定那時不少人沒看過電影,甚至沒打算去看,但仍會購買專輯,那真是個異數,因為專輯真的是純音樂,只有最後一曲是將Love theme加上歌詞有人唱,但我十分肯定,純音樂版本更受歡迎。

這張專輯可能是自己聽得最多次的電影配樂,而且是電子配樂。其後Moroder也有參與其他的電影配樂,例如《American Gigolo美國舞男》,主題曲由Blondie主唱的 《Call Me》,那時代的人一定記得;同樣《Cat People》有David Bowie主唱主題曲《Cat People (Putting Out Fire)》,也算是時代的記憶。後來,他投得默片年代由Fritz Lang 導演的經典《Metropolis》的版權 ,重新修復,將原本的配樂,換上自己的音樂,而且都配上歌詞,由不同的歌手演繹,當中包括主打歌《Love Kills》,由Freddie Mercury主唱。不過劣評如潮,Moroder的配樂生涯幾乎就此完結。

另一位以電子音樂見稱的希臘琴手 Vangelis ,亦是由電影配樂打進流行榜而聲名大噪。電影《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的主題音樂,不如《Chase》般充滿戲劇性,平平實實,沒有甚麼花巧,卻在當年衝上流行榜首位,也許電影是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關係吧。當年推出的時候,曲名是叫《Titles》,大碟第二面的唯一一曲,長達廿分鐘的音樂才叫《Chariots of Fire》。在這首《Titles》在流行榜節節上升之際,避免混淆,大家都以電影名字稱之,後來在大碟上是稱為《Chariots of Fire — Titles》,不過大部分人都簡稱之為《Chariots of Fire》了事。原來長達廿分鐘的版本相對少人認識,當年也相當考驗個人的耐性,少不更事,面對這種長度約音樂,難免消化不了。倒是後來看了電影,反覆聆聽,我認為那是整套電影的縮寫,以音樂說電影,也是另一層次的配樂。

Chariots of Fire 主題音樂 《Titles》

電影是據真人真事改編,發生在1924年奧運會的故事,但導演Hugh Hudson卻選擇用一種較現代時尚的手法做配樂,出來的效果是劃時代的,寫下新的指標。當時自己也只是剛聽過Vangelis,因為他在早兩年推出一張名為《China》的專輯令我留意,專輯以中國文化元素為主軸,其中一首以李白的詩為本,還有人在曲中朗誦英文版的詩。他做配樂不算太多,後來受Ridley Scott賞識, 為《Blade Runner》和《1492: Conquest of Paradise》兩部電影做配樂。但始終《Chariots of Fire》的主題音樂是最多人認識,而且將一隊運動員在沙灘練跑連繋在一起。也卻因此,此後在任何攪笑慢動作跑步的電視電影片段,不論中外,都用上這音樂,也真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事。

另一部自己特別喜歡的電影是《The Secret Garden》,在1993年重拍時,配樂由波蘭的配樂大師 Zbigniew Preisner負責。故事是改編自Frances Eliza Hodgson Burnett的同名小說,是經典的兒童小說,說一個生於印度的女孩,在一次地震失去雙親後,被安排到英國一個遠房叔叔的莊園居住。她的叔叔因喪偶,兒子又因病長期臥床,心情沮喪,終日愁眉苦臉。女孩發現莊園內一處荒廢了的花園,原來是嬸嬸以前的至愛,她得到另外的僕人的兒子和前園丁之助,將花園重新經營起來,並將臥病的表弟也帶出來,讓他感受生命,最後自然是大團圓結果。故事很簡單,但仍令人感動。Preisner的配樂也很簡單,但一氣呵成,將故事以音符再說一篇,情節歷歷在目,偶爾一些童聲背景,如天使之音,更加重那份天真無邪的味道,也像一道清泉,有洗滌心靈之效。

Hans Zimmer 《The Power of One》

《The Power of One》 這部電影,不算是很流行,但當年談南非種族問題的電影不多,自己當年相當喜歡。不過現在回想,很多人會說那是由一個白人的角度去看種族衝突,有點片面。不過當時Hans Zimmer做的配樂,加入不少世界音樂,非洲音樂元素,可聽性極高,也因此令自己留意這位配樂師。後來他憑《獅子王(Lion King)》而炙手可熱,他也承認,做《The Power of One》的配樂時,給他很多啟發,如果沒有做那次配樂,後來大概也不會有《獅子王》。

最後一提《2010: The Year We Make Contact》(1984) ,電影的配樂由David Shire負責,據說是當年第一張沒有用弦樂只用電子合成器寫成的電影配樂,當日批評聲音不少。今天重新以光碟再版,而David Shire的配樂也得到重新評價,他只是比時代走前幾步而已,卅年,大家終於趕上他的步伐了。而當中找Andy Summers(前The Police樂隊結他手)替電影重玩主題音樂(即Richard Strauss的作品《Also Sprach Zarathustra》,在電影《2001: The Space Odyssey》已出現過)。自己印象較深刻,Summers的版本重新編排,以結他為主,節奏輕快,層次感十分強。如果没記錯,當年(1984)推出時,Summers這首主題音樂並不包括在電影原聲專輯內,自己找了很久才尋得日本版單曲,忍痛高價買入。即使今日,仍然不容易找到。

Andy Summers的版本《2010: The Year We Make Contact》

電影配樂有種特殊的功能,可以將某段片段勾勒出來,我們一聽便能出現一個畫面。上面提的《Chariots of Fire》的主題音樂後來常被惡搞,老實說,大家有沒有馬上想起幾個這樣的片段?


後記:一連兩篇電影配樂文字,突然驚覺希臘琴手 Vangelis上星期已離世,終年79歲。時間的巧合,真令自己吃一驚。他的一生,肯定不止一個配樂師,在多方面的貢獻,很易被人忽略。正考慮寫一篇關於他的文字,當是一個總結,一份致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天涯曲此時】能將電影層次提升的配樂

【天涯曲此時】重新演繹 (Cover Version)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