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天涯曲此時】能將電影層次提升的配樂

電影歌曲,電影配樂,是兩回事。

一直對電影配樂都有特別興趣,起初可能是受那些歌曲的吸引,例如《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所有歌曲只有在這電影原聲大碟找到,所以近五十年來一直大賣,家傳戶䁱,瘋魔全球。後來才知道,那只是電影歌曲,甚麼主題曲,插曲,甚至更有片尾曲。而真正的電影配樂,英文叫Film(Movie) Score ,是兩回事。

不久前看了《荷里活配樂王Score: A Film Music Documentary》這紀錄片,雖然是2016年岀版的,但依然充實精彩,可以說是電影配樂的入門指導。而且一眾配樂大師一向只聞其名,從未見其人,連相片也不常見,因此一次過,目睹各人的盧山真面目,也是不尋常的經驗。

我也著實有點訝異,原來在默片時代已有配樂。認真地想一想,默片沒有對白,但如果連音樂也沒有,實在沒有甚麼看頭。但原來當時的配樂,是在戲院內由真人現場演奏的。那是類似教堂用的風琴,但更大型,有多種機關按鈕,製造特殊音效。據說,當時一些電影已有完整配樂,琴師按譜現場彈奏,另一些只有部分預先寫好的樂章,琴師可依現場情況,即興加減,都好考功夫。

星球大戰的配樂曾多次在現場演奏。

到電影有聲,配樂當然更重要,但不再現場演奏,改成後期加工,是電影製作的一部分。配樂大師都是資深,有古典音樂底子的音樂人,因為那時普遍認為,弦樂編排最能觸動人心。當時的Bernard Herrmann, Ennio Morricone, Alfred Newman, Jerry Goldsmith等都各有所長,寫下經典無數。後來電影製作量多了,需要更多配樂師,除了一些古典音樂底子的新晉之外,亦有嘗試用爵士樂手,而機緣巧合下,一些流行樂手亦參與這個行業。

電影中特別介紹Danny Elfman,他在七零年代後期和哥哥合組一隊新浪潮樂隊Oingo Boingo,如果你在那時期有鑽硏新浪潮音樂,或者你可能聽過這個名字,怪怪雞雞的。後來他他哥哥離隊去做電影,再回頭請他去做配樂,受到導演Tim Burton的賞識,多次為堡頓的電影做配樂,由Pee-wee系列,到Beetlejuice 和蝙蝠俠系列,以至蜘蛛俠等,今天Elfman已是頂級的配樂師,但提起他以前的樂隊,相信沒有太多人認識。

Danny Elfman

導演們都有其慣性,合作開的配樂師不易改變,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大部分由Hans Zimmer負責,James Cameron一定是James Horner,但最長久的組合必然是史匹堡和約翰威廉斯,由《大白鯊》到今年的《戰雲密報The Post》,超過四十年的合作,事實上,只有三部史匹堡的電影不是由威廉斯負責(包括《The Colour Purple》和《Bridge of Spies》),而2017年夏的《挑戰者一號》因為後期工作和《戰雲密報》撞正,史匹堡不願85歲的威廉斯太操勞,另請Alan Silvestri掌陀。

史匹堡和約翰威廉斯

而威廉斯這位大師中之大師也真的是前無古人,經典之多可能也後無來者,如《第三類接觸》,《超人》,《星球大戰》,《奪寶奇兵》,《E.T. 外星人》,《侏羅紀公園》,《舒特拉名單》等等,是多少影迷的成長印記,那一小段音樂引子,一兩粒音符,就如天馬行空,跨越時空,連結了現實和虛幻之間,讓我們和記憶,隨時伸手可及,歴久如新。

再發展下來,配樂已不單單是音樂上創作,也是聲音的設計與重現,更是樂器的配搭,甚至不單是樂器,只可稱為會發聲的物體。其中一位配樂師便介紹自己一直儲存的不同物體,不少是路邊攤檔買回來,在旅遊時檢回來,別人眼中等同垃圾。事實上,他上次房子裝修時,工人便誤會為垃圾,全部棄置,現在他又開始重新收集。早前一部坂本龍一的紀錄片便看到他如何在大自然和日常生活中,找尋不同而不是由樂器發出的聲音,配樂,已不再專注在那個「樂」字了。

電影配樂能令電影更有神彩和引領觀眾的感情投入,已是不用置疑。電影中以多個例子示範,頗有一目了然之效。那麼,沒有看電影而單聽配樂又有何作用呢?自己而言,沒有看電影,當然不知道配樂如何,也大概不會買專輯。但後來卻出現了一個反常特例,一部2018年英國電影《信念航行(The Mercy)》,由哥連費夫主演的一個航海故事,影評普遍是差劣,已沒有興致進場,況且又極速下架,應該沒有損失,也不會想配樂的事。但配樂偏偏是Jóhann Jóhannsson負責,而且他2018年初逝世,變成是他的遺作,單這個理由便成了必買之選,就算是個紀念吧。

電影在最最後以導演金馬倫談James Horner的小故事作結,Horner在2015年因飛機失事離世,大概是本片開拍之前,這安排算是向他的一個致敬吧。如果大家一時想不起他是誰,電影《鐵達尼號》的主題曲《My Heart Will Go On》就是岀自他手筆,可能是上世紀最令人難忘的一首電影歌曲,大家可會認同?不過同時,大家有沒有聽過這電影的其他配樂呢?電影歌曲和電影配樂,始終是兩回事。

電影《鐵達尼號》片尾音樂,是不是有種蕩氣迴腸的感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天涯曲此時】音樂文字的怨曲

【天涯曲此時】哈利路亞, 慢步成功路

【天涯曲此時】顛覆我們所認知的所謂流行音樂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