竜心改組人民網絡政府cDGHGov

438 8964 71 81 101 雙十 2000000加速世界竜心革命Make Dragon Great Again改組黨派c(hange) 三元論 共愛主義 政亭風 領袖 酸肩 DraGonHeartGo龍心前進 5理係邊撚個,共產黨都照屌 𣎴光復宇宙,銀河革命。太陽獨立,唯一希望。人類自強,地球獨立。超越香港,革新時代。和平友愛,共創未來。新冷戰 不結盟運動𣎴

假若龍心當上共產黨主席,會開放言論讓人民辱罵他 彭德懷辱罵過毛主席,毛主席也罵過史達林

假若龍心當上共產黨主席,龍心會讓人民說「打倒龍心」、「反對毛主席」、「幹習🐷的媽」這樣的話。這樣的話實際上是增進領袖和人民的感情。

彭德懷:在延安,你操了我40天娘,我操你20天的娘還不行?

鬥爭升級:廬山會議彭德懷怒罵毛澤東

7月15日上午,中央辦公廳發下通知:會議延長,日期不定。

彭德懷看了通知後,掠過一絲激動,思忖著:看來我的信起了作用———毛主席接到了信,要解決問題了。

周恩來看過彭德懷的「意見書」後,李銳問:「您有什麼看法?」周輕鬆地回道:「那不會有什麼吧。」

令彭德懷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的是,7月16日下午,在會議上,他看到自己的信被印成文件,毛澤東在信的首頁加上一行醒目的大字標題———《彭德懷同志的意見書》,並加批語:「印發各同志參考。」彭德懷的情緒立即墜人空谷:「我寫給主席個人的信,怎麼成了‘意見書’?怎麼還要專門討論呢?」一種不祥之兆攫住了他。隨後在西北小組的會議上,彭德懷要求收回這封私人信件。

然而,開弓沒得回頭箭!這封洋洋萬言的「意見書」,就象被點燃的柴草堆,形成了燒得彭德懷焦頭爛額的「烈火」。

在7月27日的會議上,情緒激動的毛澤東,以一種高亢洪亮的語音,配以有力的手勢,講道:「……我曉得你彭德懷從延安整風以來就不服氣,憋了那麼久,這次就發到廬山上來了。好傢伙,簡直要把漢陽峰推下去!你我共事30年,你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有意見為什麼不在鄭州會議上提出來?不在成都會議上提出來?廬山會議快結束了,怕是沒有了機會,是不是?所以,就下了戰書!你罵了20天,指名道姓,喋喋不休,還要怎麼樣了?」

失去了控制的彭德懷不由「嚯」地站起來,不顧一切地拉大嗓門吼道:「在延安,你操了我40天娘,我操你20天的娘還不行?」

「哦,你要操娘?!」毛澤東的聲音反而小了,保持著一種固有的鎮靜。他把手裡的大半截香煙用力戳滅在煙灰缸里,將嘴唇抿得很緊,在場眾人的心黯然沈了下去……

其後的情形是,會議延長,鬥爭升級。林彪、康生、陳伯達、柯慶施等人紛紛跳將出來,翻出許多歷史舊賬。彭德懷悲慘的晚年政治命運,從此開始……

8月16日,中共八屆八中全會舉行最後一次大會,毛澤東繼續從理論的高度批斥彭德懷:

「黨內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從來不是無產階級革命家,只不過是混到無產階級隊伍里來的小資產階級的民主派。他們從來不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只不過是黨的同路人。革命是歷史的見證人,革命的群眾運動是大海怒濤,一切妖魔鬼怪都被衝走了,社會上各種人物的嘴臉,被區別得清清楚楚,黨內也是同樣。」

毛澤東講話之後,全會通過了《中國共產黨八屆八中全會關於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定》等文件。從這天起,彭德懷退出了黨中央領導核心,從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實事求是地說,毛澤東與彭德懷在長達30年的歲月里,兩人之間基本上是相互支持、密切合作的,並不是所謂「三七開」。對於這一點,毛澤東後來也予以認同。1965年9月23日,毛澤東在會見即將到大西南「三線」任職的彭德懷時,講話中誠懇地說到:「對你應該一分為二,我自己也是這樣。立三路線時,三軍團有人反對過贛江,你說要過,一言為定。在一二三次反‘圍剿’時,我們合作得很好。反革命的‘富田事變’,寫了三封挑撥離間的假信,送給你、朱德、黃公略,你立即派人將此信送來,還發表了宣言,反對‘富田事變’。反對張國燾的分裂鬥爭也是堅定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還有抗美援朝,都是有功績的。為什麼一個人犯了錯誤,一定要否認一切呢?」

是的,毛澤東以上的懇切之言,才是他與彭德懷之間關係的最好注腳。

毛澤東首次訪蘇:拍桌罵人被「軟禁」

1949年12月16日到次年2月17日,毛澤東在蘇聯進行了為期2個月的國事訪問,簽訂了對當時冷戰格局以及中國未來發展都具有深遠影響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這是毛澤東第一次以大國領導人的身份登上國際舞台,圍繞這次訪問,美、蘇、國、共等各方力量在台前幕後,均展開了激烈較量,留下了許多耐人尋味的歷史瞬間。

早在1947年,解放戰爭激戰正酣時,因為有許多問題要同斯大林商量,毛澤東就提出訪問蘇聯的要求。斯大林以「毛澤東離開崗位,可能對戰事有不利影響」為由,拒絕了毛澤東的訪蘇要求。此後,毛澤東又兩次提出要訪問蘇聯,都被斯大林拒絕。

1949年4月24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攻佔南京總統府,一個月後,劉少奇秘密訪問蘇聯。在蘇聯的近兩個月中,他與斯大林先後會談了六次,為毛澤東訪蘇做準備。這一次,斯大林痛快地答應了毛澤東的訪蘇要求。

7月27日,斯大林在夏令別墅舉行宴會招待中國代表團,當劉少奇在宴會上談到解放戰爭時,斯大林突然向劉少奇表達自己的歉意,他說,「我給你們添過麻煩,我們對中國的情況不了解。」

勸毛澤東接受蔣介石的和談方案,並在電報中稱,中國絕對不能打內戰了,再打內戰就是民族的毀滅。毛澤東對此非常不滿意,他說,「我就不相信,人們要解放,民族就會毀滅。」

1949年初,當解放軍已經取得中國半壁江山的時候,斯大林一方面擔心人民解放軍繼續南進可能引起美國干預,一方面希望把中共控制在莫斯科手中,因此有意出面在國共之間進行調停。但是毛澤東按照自己的既定方針,指揮百萬大軍打過長江以後,斯大林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當初的判斷是錯誤的。正式邀請毛澤東訪蘇。

1949年12月21日,斯大林70大壽。生日慶典上,斯大林對毛澤東熱忱相待,特意安排毛澤東坐在身邊。盡管毛澤東的位置很搶眼,但他的表情依然冷漠,沒有一絲笑容,沉默寡言,原因可能是第一次會談結果令他大失所望。

毛澤東在宴會上的賀詞屢屢被“熱烈的掌聲”所打斷。慶祝大會之后,舉行了演出,毛澤東和斯大林同坐一個包廂。演出結束后,人們還不時地回過頭來歡呼:“斯大林!毛澤東!”

幾天后,毛澤東對柯瓦廖夫說,他這次“不是專來替斯大林祝壽的,還想做點工作。”看來,毛澤東此行的主要目的不是祝壽,他要唱的是“中蘇條約”這出大戲,這才是莫斯科之行的真正目的。

12月22日, 斯大林七十大壽的第二天,毛澤東要求再次與斯大林見面。兩天以后,在斯大林的別墅,兩人舉行了第二次正式會談,這次長達五個半小時。他們談到了越南、日本、印度、西歐等許多國際問題,但對於中蘇之間的新約,斯大林依然只字未提。

這使毛澤東極為惱火,一氣之下,毛澤東索性閉門不出,躲在別墅里“睡大覺”。當柯瓦廖夫來請毛澤東外出參觀時,毛澤東拍著桌子大罵蘇聯人是王八蛋,說他的任務只有三條:“一是吃飯,二是睡覺,三是拉屎。”他還沖柯瓦廖夫發火說:“我到莫斯科來,不是單為斯大林祝壽的。你們還要保持跟國民黨的條約,你們保持好了,過幾天我就走。”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毛澤東與蘇聯領導人沒有任何接觸,也拒絕參加任何公開活動。莫斯科的空氣凝重而緊張。兩位政治強人在較勁——斯大林等待毛澤東轉變立場,而毛澤東則在設法迫使斯大林做出讓步。

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在莫斯科受到的冷遇,很快被西方媒體捕獲,英國一家通訊社放風說:毛澤東在莫斯科被斯大林軟禁起來了。

這條消息不脛而走,一時間,西方各國謠言四起——“毛澤東被迫將中國的東北三省拱手讓給斯大林”、“斯大林對毛澤東軟硬兼施”、“毛澤東在莫斯科進退維谷”……

蘇聯人坐不住了。1950年元旦,蘇聯駐華大使羅申奉外交部長維辛斯基之命拜訪毛澤東。毛澤東向他聲明,因身體不適,取消了在蘇聯各地旅行的計劃,不想參觀工廠,不想作報告,也不想發表公開演講,并且提出“想提前一個月,即在1月底離開莫斯科回國”。

在談話中,毛澤東還有意無意透露了一個消息,緬甸和印度政府表示愿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他還告訴羅申:“不久英國和其他英聯邦國家也將在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上採取明顯步驟。”

面對捕風捉影的謠言和西方國家頻頻向中國示好的消息,斯大林的立場開始松動。1月2日,他安排毛澤東發表一個答塔斯社記者問,以擊破謠言。

此時,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也發佈了一份文件,稱美國將調整亞洲政策,放棄台灣,脫離中國內戰。這給斯大林的印象是,美國不會介意北京同莫斯科締結新條約。

微妙的國際形勢,促使斯大林改變態度。權衡利弊,他終於同意周恩來赴莫斯科,簽訂新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2月17日,毛澤東、周恩來打道回府,并沿途在斯維爾德洛夫、鄂木斯克、新西伯利亞等地進行了參觀。26日,毛澤東一行到達滿洲里。在滿洲里車站,蘇方人員把斯大林贈送給毛澤東和周恩來的禮物——兩輛小轎車轉到中國火車上。毛澤東用蘿卜、白菜換回了汽車,看來,“老大哥”比“小弟弟”要財大氣粗。3月4日,毛澤東回到北京,中蘇兩國的關係也走進了一個新的時代。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