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五馬分屍般的散落

2/28

發布於
日夜早就顛倒了,世界也是,我也是。

昨日之夢令人在痛苦之中醒來:

夢到我從高中大學同時畢業,心裡有很多話想跟大家說,但是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說,覺得畢業之後大家各奔東西,我的心理上好像少了依附,於是跑到一個山洞裡面躲起來。

他找到我,帶我回他家,像我們沒有分手過一樣。直直走進那熟悉的房間,他開始脫衣服要上我。

我很困惑,我問他說:「你女朋友呢?分手了?」他房間的牆上貼滿了各種表演的劇照:他的、他們的、他們和其他人的,還有他們甜蜜相擁的。

他一邊脫掉我的衣服一邊說:「沒有分手啊,她接受我們這樣子的關係。」我心裡想著:什麼關係?我要什麼關係?我沒有要介入誰的生活啊!為什麼把我帶來這裏?

我開始掙扎,我覺得被強暴。我想要逃,卻硬生生被押回床上。

他開始發怒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妳一畢業就想要離開世界對吧?我才不會讓妳得逞,妳要待在這裏,妳不可以死掉,我會照顧妳。」

我突然覺得很可笑,他要照顧我?他憑什麼?我才不需要被照顧。他憑什麼決定我可不可以死掉?

我開始冷笑,問他所以他女朋友到底幾歲,他說大我兩歲,我不相信。

後來發生什麼事情都忘了,只記得我想逃離那個被強暴的現場,他開始歇斯底里大叫,說:「我家沒有人,妳儘管喊也沒人回聽到。」

我逃不出去,然後就從夢裡醒來了。

醒來的時候分不清楚是白天還是黑夜,日夜早就顛倒了,世界也是,我也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